他是一個啞巴,一個大字也不識,家境貧寒,為了糊口,在村裡的一家紙箱廠上班。

  18歲那年,有一天,他騎著自行車進城游玩,繁華的小城讓他流連忘返,這裡看看,那裡瞧瞧,時間飛快地過去了。等他想起要回家時,天已經黑了。他迷路了,回不去了。

  這一走,就是15年。

  這十幾年裡,他到過哪些地方,沒人知道。沒人聽得懂他嘰裡哇啦的聲音,他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更沒人知道。只知道他不停地找啊找,尋找著回家的路。他身上沒有什麼能標志他的身份和地址的證明,除了一個刻著他的名字的印章。然而就是這個唯一的印章,也被他在河邊洗手時不小心掉到了水的深處。

  就這樣,他的記憶越來越模糊,離家的路途越來越遙遠。

  直到四年前,他遇見了她。

  那天,他依舊衣衫襤褸,四處流浪,路人避之唯恐不及。他看到了她,把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比畫著:幫幫我,我要回家。

  如果不幫呢?

  那我就自殺。

  這哪裡是恐嚇,分明是哀求。

  脖子上的刀冰涼。眼前的他,眼神充滿了驚慌和絕望。

  女孩心裡感到一絲寒意,然而她並沒有失去理智。她從他連哭帶喊、少人能懂的哇哇亂叫中聽出了悲傷,從他的手勢中大略知道了他的遭遇。

  她決心幫助他,幫他找到親人,找到家。在別人異樣的眼光中,她真的承擔起了照顧他的責任。其實,她只是一個在江蘇打工的女孩,每月收入不足千元。不但要維持自己的生活,負擔他,還要四處尋找他的親人。

  女孩美麗善良,如果不是遇上他,她可以找到一個好的男子,結婚生子,過上平靜的生活。她如此義無反顧,只有一個願望,就是為啞巴哥哥找到他的家。

  女孩甚至找到了媒體,只要聽到哪裡有消息,她就要帶著他趕過去,多少次,充滿了希望,又多少次,失望的淚水爬滿了臉。

  四年,整整找了四年。終於,歷盡千辛萬苦,在江蘇衛視《人間》欄目的幫助下,啞巴男孩工作過的工廠被找到了。一個曾經的同事一眼就認出了他,他長高了,長大了,而他卻記憶模糊,不敢相信。直到一個老師傅趕來,他一下子從回憶中驚醒,工廠,師傅,家人,一切都是真的,魂牽夢縈的親情,他真的找到了,他張開嘴,叫著哭著喊著跳著,臉上鼻涕眼淚一起盡情地流著。

  主持人通過女孩問男孩,女孩就要走了,你傷心嗎?

  男孩笑著搖頭,不傷心,她是個好女孩,好朋友。

  女孩的臉上分明有一絲落寞一閃而過,她告訴主持人,她只是把他看成一個大哥哥,她幫助他,只是緣於同情。

  電視上的男孩憨厚地笑著,與家人團聚的喜悅和興奮包圍著他,他不知道別離就在眼前。

  男孩的家境今非昔比,弟弟早已成為資產雄厚的酒店老板。男孩的家人希望她能成為他家的一員,但女孩說,真的,一切都與愛情無關。

  只是,是什麼信念支撐她吃盡了苦,受盡了旁人異樣的目光,四年裡風裡來雨裡去,為了一個素昧平生的啞巴?

  女孩坐上了出租車,車子緩緩啟動。電視畫面中是依舊憨厚笑著的男孩,充滿了失望和焦慮的父母,還有深感遺憾的主持人。

  情急之下,不知道主持人用了什麼魔法,打著手勢終於讓男孩明白:女孩走了,永遠地走了。男孩從懵懂中醒來,瘋一般地沖出演播廳,跑到剛剛啟動的出租車旁,沖著車中的女孩嘰裡哇啦地說著什麼。他固執地伸手去拉女孩的手,抓住後緊緊地握著,再也不松開。

  女孩終於下了車,在男孩的擁抱下,攜手而去。

  故事結束了,我願意看到這樣完美的結局,如同倉央嘉措的詩:來我的懷裡,或者讓我住進你的心裡,默然相愛,寂靜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