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次抱我,可以嗎?」看著她乞求的眼神裡蓄著點點淚,他不禁軟下了心,一把拉過她,抱在懷裡。熟悉的珍妮詩洗發水香味撲鼻,身上永遠充滿檸檬草的清新。這些,都是曾經多麼的使我沉迷啊。就在以為將要習慣,這樣過一輩子的時候,才發現她並不適合自己。她太好強了,堅強如她,總讓他自尊心受損,他沒有感覺她受他的保護是一種幸福。­



  日久生情無形之中達到了默契,她能感覺他對她的感情有了異樣,只是彼此,一直沒開口。 朔風,確是凜冽。­

  看完電影,深巷有一股蕭索與冷瑟。牽著的手不知何時早已放開,或許,冥冥之中就遠離了心,而自己渾然未覺。­

  終究還是沒有說出,都明白,擁抱,在分開那刻已然無法繼續,不再有下一次。­

  忽然,懷中嬌柔的軀體小小的發顫,像是有些害怕,又不想讓人知道的樣子。所以,很快地,只是僵直地站著。躲在他的懷裡,貪戀的汲取他身上的體溫。即使再小心翼翼,再努力忍住不掉淚,烘熱的溫氣撲面,還是啜泣了一下,儲蓄已久的珠子斷了線,跌入了黯黑的冬夜。­

  慌忙中,他亂了手腳。剩余的理智還佔據著他的腦袋,但雙手已違背了他的意志,緊緊地抱著胸口的人兒。­

  「心為什麼會有一點點的難過呢,呵呵,也許是天氣的緣故吧,太冷了!」她猛然掙脫他的懷抱,轉身,離去。­

  她的離去,心頭的痛一點一點地加劇,恍惚的游蕩在枯黃的深巷。失去了寶貴的東西,擁有時不知道,她已經融入血液午原來,他是那麼的愛她!­

  本能反射的拉住她的手,手與手觸碰的瞬間,是一道冰涼!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是有意無意的推脫,總以「我的手太冷了!」借口不牽手,因為寵愛,所以一直縱容她。這也是她一直感謝他的縱容她的任性。­

  毫無疑問的,這次她也毅然決然地甩開他的手,她和他都錯愕了,是啊!這麼久了,亦習慣了。「我的手……」欲解釋,閃念之間沒有說出原先的話,都要分開了,再推脫借口,也沒有意義了。­

  「太冷了,是吧?」不由自主地接上她的話,他的眼裡再也藏不住憤怒,流洩的目光讓他有一絲的無奈,因為太愛!­

  她的手一直都很冷,即使炎熱的夏天,也冒出汗,而她的手依然很冰。空閒的時候,手都放在口袋裡,而寒冷的冬日,再沒理由不冷了。她知道,其實他不相信的,因為愛到寵溺,讓他漸漸習慣她的任性,漸漸讓不相信變成習慣。­

  只是,習慣有一天會破滅,不再繼續,才發現,原來一直習慣自欺欺人。­

  口袋阻不斷冷風的入侵,藏在口袋裡的雙手仍會凍紅,甚至僵硬。­

  他找到她躲在身後的手,緊握著。她的手陣陣的冰冷傳至內心,後悔之心源源生起。她是愛他的!她的強是不忍他我著他的手發抖,她害怕他的冷有一天會讓他離自己而去,畢竟沒有人能抵擋冷。­

  眼裡湧現的記憶穿過歲月,透過黑夜的帷幕,卻逐點明晰。不以為意的愛總藏在細微的體貼之處,而他一直誤解她。­

  牽著她的手沒有放開,她也沒有掙扎,靜靜地享受他給予她獨特的愛,從手心的緊握,至無限的愛。­

  手與手,握住的是暖暖的愛。冬日裡偶爾的一片陽光都會讓人們倍感歡欣,而一絲的暖和,更是一種無以言語的幸福。而他給她的絲絲溫熱,都是她畢生最溫暖的時光­

  擁抱著,擁抱著……

  謝謝你的愛。­

  對你我會付出我全部的愛讓你不再寒冷。­

  夜色忽然有些欣喜,月亮,有些曖昧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