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生命同時在窮苦小鎮的一條幽避的胡同裡降生了,一個男孩,一個女孩。或許是因為緣份。更或許是因為聽信了算命先生說要生下來就定親才能保住娃娃的命的話,兩家大人給定了娃娃親。男孩媽媽指著女孩說:「以後她就是你媳婦了。」男孩咯咯的笑了,女孩卻哇哇的哭了,那年他們什麼都不懂。
在笑與哭中兩年過去了,有一天男孩學會了用筷子,馬上讓媽媽抱他去女孩家。女孩看了男孩用筷子的功夫後,女孩哭了,原因就是他會而她不會,男孩回家後也哭了,原因是他看到女孩哭了。以後再吃飯男孩堅持不用筷子。後來女孩終於學會了用筷子,男孩卻忘了該怎麼用。
三歲了,男孩和女孩都去了幼兒園,中年睡覺的時候女孩尿床了,幼兒園的阿姨洶狠狠的問是誰尿的,女孩嚇哭了,男孩舉手說:阿姨是我尿的。不過阿姨還是看見的女孩的褲子濕了,告訴了女孩的媽媽。女孩生氣的指著男孩說:「一定是你給阿姨告狀了,我一輩子都不理你了。第二天男孩在自己的床上尿了泡尿然後報告阿姨他尿床了,被阿姨罵哭了。
七歲該上小學一年級了,男孩第一學期考試就考了第一,老師和家長都誇了他,女孩也考的很好,但還是生氣的回了家,至此以後幾年男孩都沒有參加考試,直至五年級的時候,女孩興高采烈的拿了個第一回家,而男孩卻沒成績,男孩的媽媽氣極了,把男孩打的躺在床上起不來。後來通過老師才知道不知道什麼原因男孩說什麼都不要考試,說什麼都不要成績,老師只好讓他單獨考試並不公布成績。
六年過去了,男孩女孩考入了同一所學校,此時男孩女孩的父母均下崗只能靠做零活來生活。中午男孩女孩在學校食堂吃,女孩的飯量很小,每次都剩飯,女孩每次都對男孩說:「我不想剩飯的。」男孩便二話不說吃光女孩的剩飯。在初中三年裡仍就一個第一,一個沒成績。中考女孩以全校第一的好成績考入省重點高中,男孩落榜了。女孩哭著問男孩問為什麼,怎麼會這樣。男孩說:「我已經很長時間不學了,只是不放心你一個你在學校。」其實原因還有一個就是,男孩女孩家都已供不起了,但是男孩想讓女孩上學,盡管他的實際成績比她好。這個暑假是男孩最幸福的一段時間,因為女孩天天陪著他,也從來沒有對他生氣耍脾氣,男孩是感覺生活在天堂裡,女孩的笑臉是他所有開心的源泉。
女孩明天就要去省城了,這天晚上兩人都沒睡,在門口坐到了半夜。女孩淚流不止,她不習慣沒有男孩的日子,這麼多年他一直任她欺負,一直照顧著她,沒有男孩在她身邊她覺得怕。
  第二天女孩搭車去城裡半路上她看見了男孩,男孩背著一包袱攔車上了車。女孩問;「你怎麼在這裡?」男孩說:「這裡能省一半的車費。」兩人都笑了,以後女孩住在學校每天都很節儉的生活,男孩住在工地每天都拼命的工作掙錢,按月將放在信封裡寫上女孩媽媽的名字送給女孩。女孩總是抽空去看男孩,男孩每次送走女孩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好好學習考大學。
  在一天女孩來看男孩的時候對男孩說:「有個男生說喜歡我怎麼辦?」男孩愣了,過後對女孩說:「好好學習成嗎?考上大學再說多好。」男孩不敢看女孩,女孩笑著對他說:「我騙他說我有男朋友了。」男孩笑了說:「上大學後會有更好的。」女孩走後男孩好多天都沒有說話,只是拼命的干活,淌下的有汗水也有淚水。三年的時間女孩沒有回過家,放假也在學習,男孩也沒回過,有假期也找別的工作。
三年的拼命學習終於得到了結果,女孩考上了一所名牌學校,得到錄取通知書那天男孩女孩開心的抱在了一起。男孩哭了,他感覺女孩將會離他越來越遠,他只要她過的好,至於他----他覺得受多大的苦多大的委屈都無所謂,兩人一起坐車回家,兩家人知道了都說女孩爭氣,女孩聽了心裡酸酸的。
為了上大學的學費女孩天天在家給別的孩子當輔導老師,男孩就在外找些零活做,到了臨走的時候女孩拿著自己掙的錢和家裡掙的錢終於和男孩踏上了開往大學的車,到了另外一個更繁華的城市。女孩在大學裡依舊節儉的生活還找到了一份固定的工作,男孩也依舊找了個工程隊干活幫女孩攢學費。一天有人告訴說:「外面有個人來找你,說是撿到你的東西要你去拿。」女孩出去看見男孩站在老遠的地方,穿著工地干活的衣服,滿身的土。女孩走過去邊給男孩拍土邊問男孩;「你怎麼說是撿我東西的人?怎麼不說是我老鄉或者我朋友啊?」男孩笑了笑說:「你看我穿的這樣,說是你老鄉朋友還不給你丟人啊?」說完女孩說哭了,對男孩說:「你怎麼這麼想,我啥時候嫌棄過你啊。」男孩哄著女孩不哭了,從兜裡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個帶有鑽的頭夾放到女孩手裡說:「我看到城裡人都帶這個,你帶一定比他們好看,女孩哭的更利害了。
沒過多久,女孩又接到一個電話是和男孩一起干活的人打來的,說男孩干活時被砸斷了胳膊,現在住進了醫院,當女孩到醫院時,男孩的一只胳膊已經沒有了,人躺在病床上,女孩淚流滿面的走到男孩面前,男孩睜開眼睛看到女孩馬上興奮的告訴女孩:」咱們有錢了,你的學費明天就能交上了。」女孩聽的糊涂。男孩告訴女孩:「我前幾天剛買了保險,嘿嘿。」女孩明白了,男孩怕交不上女孩的學費就買保險故意出事砸斷了胳膊。女孩哭著說:「我寧願不念了也不要你這麼得來的錢。」第二天學校給女孩下發了已交學費的通知單。男孩拿著剩下的幾千錢回了家,開了一個小商店只夠生活。在男孩回家之後女孩寫了無數封信,但男孩一直沒回,女孩放假從不回家在學校打工,男孩卻始終狠著心不去看她,天知道他有多想她。終於在女孩大四那那年男孩去看女孩,現在的女孩儼然已經長成了一朵出水的芙蓉,清欣脫俗。男孩的心涼了,本就不敢對她說心裡話的他此時只有把感情埋在心底了。兩人想見本該是開心的相互擁抱,但女孩給男孩的只有冷臉。女孩恨他,恨他當年為什麼那麼做毀了他的一生,恨他這麼多年來音信全無,恨他為什麼說不理她就不理她,恨他曾經說過到了大學再說的話可是她都大四了他還未曾開口。兩人在一起一直都是默默不語。男孩回家了,女孩在車站呆了一個晚上,也哭了一晚上。
幾個月後的一天男孩家裡來了個女人,是男孩家裡給男孩說的媳婦,男孩家人自知配不上女孩,女孩家似乎也不太同意女孩和男孩在一起。很快婚事就定了下來,男孩給女孩打電話告訴她,他要結婚了。女孩顫著問是誰,男孩說:「是鎮子邊上一個農村的姑娘,人挺好只是少了一只眼睛。」女孩放下電話馬上請了假買了車票回了家。她去男孩家看見男孩在用僅有的一只手在炒菜,本想過去幫他卻看見一個女人端著盤子走出來。女孩哭了,她哭著走到男孩面前對男孩說:「是我先和你定親的你不記得了嗎?我們是定過娃娃親的。」男孩也哭了對女孩說:「你該有你更好的生活,而且我已經殘廢沒能力照顧你了,再說兩家父母也不同意我們在一起。」
女孩跑回家跪在父母面前說起了往事「小時候男孩怕女孩不理他自己在床上尿尿報告了阿姨挨了罵,小學男孩怕女孩學習成績比不上他而生氣好多年沒考試,被男孩媽媽打在床上起不來,初中他替她吃了三年的剩飯,高中為了女孩上學男孩故意砸斷自己的胳膊``````````女孩說完兩位老人早已老淚縱橫女孩的父親說:「你要是不嫁給他報國恩,你就不是人啊。」``````````
女孩畢業了,很順利的找到了一家外企工作,月工資兩萬多元,在工作的第四個月後女孩回了家,他們鎮上的所有人都羨慕死了女孩,同時也都可憐男孩。女孩的穿著打扮早已遠離這個窮苦的鎮子,但男孩看到女孩後卻真的死心了,她該屬於上層社會而不是他這個既窮又殘廢的人。
女孩給女人了5000元錢,女人雖然拿了錢准備走卻留給女孩鼓勵一生的話「人這輩子真心愛一次挺不容易,他給了你一生的幸福你只能用你的一生去回報他。」對啊,她本來就要用一生去回報他,她從沒想過要背叛他。從小到大,從初中時他說他要離開她的一剎那,她就覺察到她這輩子就屬於他。
女人走了,女孩帶著勝利的喜悅走到男孩面前,對男孩說:「現在你可以對我說本在大學你就該對我說的話了吧?」男孩在心裡早已說上了上萬遍,可是他一看到她就不敢說。男孩呆呆的看著她,他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不敢相信這個今非昔比女孩還會看上他還會想著他。男孩搖搖頭:「我不想耽誤了你。」女孩氣極了哭著說:「你在為我墜學打工的時侯我的心就早已給了你,這麼多年你所做的是平常人能做的嗎?」女孩抱住男孩給了他一吻,男孩的眼淚流到嘴裡是甜的,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他終於用盡全身力氣抱住了女孩顫抖著對女孩說了他一生想說的話:「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