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有個同學叫啊年,小時候常常和哥哥在家裡,因為家中並不富裕所以只能在房間裡裝一把大的吊扇,夏天的時候很熱,所以就經常打地鋪。啊年的房間很簡陋,裡面什麼裝飾都沒有,只有一張舊書桌和一張舊的雙層床,那生鏽的鐵窗上掛著破舊的窗簾,偶爾有月光透過,影子看起來真的有些恐怖,不過啊年已經習慣這樣的日子。



啊年升4年級的那個夏天,是百年大旱,天氣燥熱,他唯一晚上令自己睡得安穩點的就是在冰冷的瓷磚上打地鋪。這天晚上啊年的哥哥出去上班沒有回來睡,他只好自己打地鋪,他把所有能讓風進來的通道都打開了(窗戶,門..)。把一切都安頓好了以後,啊年進入了夢鄉......



半夜風扇呼呼的吹著,不時發出支支的聲音,窗外的月光透過鐵窗照在了啊年的身上。忽然!啊年發現一個人影從門口朝他走來,不停在說著什麼,「。。。。。」啊年心裡越來越害怕,心跳加速,似乎有一個魔鬼正在靠近....「啊!」隨著一聲大叫,啊年從夢中驚醒,原來這只是個噩夢,夢裡的一切就好想忘記了似的啊年只記得一半...已經害怕得出一聲冷汗的啊年,朝四周張望著,一切都正常,不過這一夜注定是個不眠之夜......



五年過去了,啊年上初二了。對於自己四年級發生的事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啊年還是照常自己一個人睡(哥哥上班除了星期六日,都沒有回來睡),夏天照常打地鋪。初二這年暑假,一天晚上啊年照常打地鋪,可是奇怪的事發生了,啊年做噩夢了,而且這個噩夢的內容和四年級的時候發的噩夢是連接的,,,夢裡有一個滿身黑呼呼,似乎是被燒焦過的人,口裡不停在說「我很慘你就收留我吧!!別趕我走,別趕我走......」這回啊年有點害怕了...心中有些發慌。不過由於自己都已經是初中生了,啊年只好默默地告訴自己,只是一個夢沒有什麼的。不過時隔沒有多久,奇怪的事情再次發生了。這天晚上啊年沒敢在睡地板,睡在鐵架床的二層上,不過睡到半夜,啊年發現自己的哥哥從床圍往上爬,雙手抓住床尾的鐵,白著眼盯著自己,臉色蒼白,於是啊年就很害怕,想起來看個究竟。但是就在這是,身體好像被什麼壓住了,動彈不得,怎麼動也動不了,啊年就想大叫,不過無論怎麼叫都叫不出聲音...啊年在用自己的意志,在抗衡著...這時哥哥那恐怖的臉龐忽然消失得無影無蹤...自己也好像從某種控制中得以掙脫...起來看看哥哥的下床空空的什麼也沒有...這時自己才想起今天不是星期六天哥哥沒有回來睡...心裡越想就越害怕...整晚都沒有睡覺...



第二天和媽媽提到了這件事,媽媽也覺得很奇怪,可能這屋子不干淨。於是媽媽找了個問香的問了一下,問香的說「你們家的鐵床不是一手的,是二手的,這個鐵床曾今發生過命案的,這床上的冤魂不散,於是隨床寄居在你門家,那晚是因為你兒子的頭發太長超過了床沿,所以小鬼覺得好玩就幫你兒子數頭發,結果被你兒子發現才會發生後來看到的哥哥的幻影..這一切都是那東西在作怪,只要把鐵床搬出你們家就沒有事了...」回頭想想媽媽才回憶起,原來問香的說得一點也沒錯,是因為當時家裡太窮了,也只好買二手的床...媽媽和啊年都大驚...



於是回家後媽媽把床當廢品賣了,自那以後再也沒有什麼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