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男人追求女人,卻應該從心開始,首先要掏空她心裏的所有東西,特別是摧毀她心裏對其他男人的良好的記憶。要對女人進行徹底的洗腦,讓女人感到自己的腦子很小,裝不下其他東西;天下的男人很多,只有我最優秀,對妳最好。然後把自己裝進去,而且有強烈的排斥性,不能讓它裝其他東西,特別是其他男性。真正體現孫子兵法“攻心為上”的策略。也說明男人因為戀愛而凸現優點,因為婚姻而凸現缺點。可愛壹瞬間,讓人討厭壹輩子。
  
  男人如貓,優雅安靜;但也會聞到腥味就跑。喜歡迂回包抄,喜歡獨處,有時顯得很溫順,很會討人喜歡。
  
  男人如貓,說明男人很會討女人高興,在戀愛的過程中,百依百順;在沒有成本的前提下,會毫不吝惜自己的最美麗的語言,誇贊對方的美麗、賢惠;表白自己的忠誠,自己的愛如磐石般不會改變。但貓如果不吃腥,就不能叫貓了,那只能是退化的貓,它也就缺少了生存的條件。所以男人容易變心。所以男人經常會對曾經愛過的女人痛心疾首地說:對不起。並且用諸多的理由說明,不能愛妳不是我的錯,是另外壹個女人的錯。我愛吃魚,也愛吃熊掌,但二者不可兼得。男人精通兵法的圍魏救趙、趁火打劫、聲東擊西、暗渡陳倉、欲擒故縱、混水摸魚、金蟬脫殼等。
  
  賈寶玉說:男人是泥做的,所以都汙濁;女人是水做的,所以冰清玉潔。
  
  不知道賈先生是不是壹個女權主義者。或許是他身邊有太多的美女,就想討她們的歡心,所以充分利用男人愛說假話的特點,無限度地進行抒情。但他討好了女人,卻得罪了男人。泥有泥的好處,可以種莊稼,可以蓋房子,可以制陶器。水也有水的缺點,沒有定性,難以把握,如果妳能控制它,它就溫順;如果不能控制,就會泛濫,有巨大的破壞力。況且現在的水,並不是都是澄澈透明的,有些水比泥還骯臟。好多男人都掉到水裏,或者淹半死,或者沒頂,或者嗆暈,或者在水裏掙紮。所以說男人是泥做的,並沒有錯誤;只是後半句錯了。說女人是水做的,未必就壹定錯,也是後半句錯了。也許男人真的是泥做的,他們總想找壹個愛自己的女人做妻子,找壹個自己愛的女子做情人.(妻子不影響市容,但賢惠;情人的要求與此大概相反)
  
  有人認為:男人是藥。壹個男人被封為毒藥是無上的光榮,因為大部分男人只是普通成藥。
  
  是毒藥,是因為他會俘虜女人的心,女人明知沒有結果,不可能,傷心憔悴的只有自己;會毀掉自己,但還是要吃,甚至上癮。雖然知道吃得越多,中毒越深,但仍然要吃。女人會對男人:為妳生,為妳死,為妳相思壹輩子。
  
  是普通的藥,是因為它能治病,在壹段時間內無法離開;但不是壹直都需要。胃藥、止痛藥、感冒藥、消食藥等總不能天天都吃;只在需要的時候吃壹點。還認為,有些男人是瀉藥,跟他在壹起,壹輩子就完了。最損的是:有些男人是避孕藥,不要他沒安全感,要他有副作用。但這些看法,似乎都有壹些錯誤,因為既然是藥,它就有治療作用,當然也有副作用。對男人不必要那麽苛刻,人總要有惻隱之心,總要有壹點辯證法的思想。
  
  但不管男人怎樣,但總不能擺脫壹種因果輪回: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有人說:有時候男人是神,讓女人崇拜!有時候男人是夢,讓女人迷離!有時候男人是山,讓女人依靠!
  
  有時候男人是火,讓女人燃燒!有時候男人是童話,讓女人做詩!但女人讓男人是什麽,男人就得是什麽!所以男人依然是因為女人而生存,而爭鬥。
  
  還有人說:三十歲前,相信男人口中的理想的,是個浪漫的女人;三十歲後,仍然相信男人口中理想的,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蠢女人。由此說明男人會撒謊,會騙人,會承諾;有些話自己沒有說出來之前就知道,這話是假的,但依然還說;有些話是掛在嘴上,根本就沒有經過心。男人熱戀時有用不完的聰明;女人熱戀時卻易變得無與倫比的愚蠢。也說明女人是容易被糖衣炮彈擊中的,女人寧可相信男人的話是真的,堅決不相信那些話是假的。雙發配合非常默契。
  
  人只有想利益最大化的時候,才容易上當。因此女人總是想從男人身上獲得最大的利益,所以上當受騙也就在所難免。有人說:婚前,男人說:“妳是我的壹切。”女人會說:“我屬於妳。”婚後,男人會說:“我是妳的壹切。”女人會說:“妳屬於我。”還有人說:壹個女人嫁給壹個男人,是希望這個男人有所改變,但他並不改變;壹個男人娶壹個女人是指望她不會改變,但她也會改變。角色身份的轉變,會使男人和女人,有不同的心態;但都默認了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