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澤的碎碎唸

放學回家的午後,澤澤很自動地拿起了書包,翻閱著聯絡簿,查看著今天有哪些功課要寫。澤澤寫完了注音換數學,數學寫完了就換閱讀,一樣接著一樣,終於~澤澤吐了一大口氣,整個身子後仰攤在沙發上,因為~今天的功課完成了。才沒一會兒,澤澤轉頭問了一旁的媽媽:「媽媽,我可以看電視嗎?」媽媽:「你功課都寫完了嗎?」澤澤點了點頭:「嗯~~都寫完啦。」媽媽:「那昨天的訂正呢?」一聽到"訂正"二字,彷彿已經可以知道最終結局的澤澤,搖搖頭且帶著沮喪的語氣回答媽媽:「還沒。」媽媽:「你先訂正完再看電視吧。」有些失望的澤澤起了身,在走到房間的路上,就聽到澤澤一直在碎碎唸:「就是一定要先訂正,就是一定要,為什麼就是要先訂正......... 」邊走邊帶著重音地唸著,當然這些貌似無禮的話語也聽進了老婆的耳裡,讓老婆也有些了火氣。

原來~孩子,想要自主的心開始萌芽了。

孩子的自主權

我先安撫著老婆的情緒,再去找澤澤談一談。我:「兒子啊~功課都寫完啦。」還沉在情緒中的澤澤沒有什麼理會,我繼續說:「爸爸知道~你想要先看電視,對不對?!」聽到爸爸說出他內心的想法,澤澤終於開了口:「對阿,我想要先看電視。」我:「不過,媽媽要你先訂正完再看電視?」澤澤:「對啊。」我反問:「所以~你....不想要聽媽媽的囉?」澤澤點了點頭。

那個依從著爸媽一路成長的孩子長大了。當孩子想要從他的生活中,得到更多的主控權,應該調整的是父母?還是孩子?

讓孩子試著"詢問"與"討論"

我笑了一下說:「嗯嗯~~我的兒子長大囉,有想要安排自己時間的感覺喔,爸爸覺得很棒。不過........」澤澤聽到"不過"二字,小小驚了一下。我接著說:「不過,你剛剛明明不想要接受媽媽說的方式,那為什麼要接受? 而~感覺上是接受了,但卻在那生氣,邊走邊唸。這樣,你不高興,媽媽也會不高興啊。」澤澤沒有應答,我問:「那~你覺得應該要怎麼做,會比較好呢?」澤澤小小聲,帶著不確定的回答:「要....問媽媽?」我摸了摸澤澤的頭,說:「沒錯~你可以"詢問"跟"討論"。詢問媽媽為什麼要先訂正再看電視,了解媽媽的想法,再跟媽媽討論是否可以先看電視,然後一看完就會立刻訂正作業的另一個解法。總比剛剛生著悶氣好吧!」

孩子聽話、任何事都順著爸媽,當然會讓爸媽比較輕鬆與方便。不過以長遠的來看,你會希望你的孩子長大後有主見,可以妥善地管理自己的時間呢?還是凡事都是聽命於他人安排,或是爸媽一不在,生活就一團亂呢?我想答案應該是前者吧。

既然是前者,那當孩子想要自主的心開始萌芽時,我們其實可以開始引導孩子,讓孩子可以試著講出自己的想法,與爸媽溝通與討論。而爸媽也可以適時地調整自己的界線與底線,在有限的範圍內,給予孩子極大的自由與選擇。而非只有接受與不接受,這一拍兩瞪眼的答案與結局。

因為「讓孩子學習對自己負責,是父母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澤澤聽完後說:「好~我知道了。」我:「嗯~那下次你要記得試試看喔。不要生氣在心裡,要試著跟媽媽詢問與討論,一起找到最好的答案。」澤澤:「好。」我再問澤澤:「這一次,你要去跟媽媽討論呢?還是先訂正完再看電視呢?」澤澤想了一想,回我:「我先訂正好了。」「好,爸爸知道了。」說完,就離開了。

父母的界線與規矩

我們都知道把既定的功課做完,無事一身輕,可以放鬆地做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們也會理所當然地要求孩子。但「先把功課做完」是被父母逼的呢?還是孩子在自我安排後的親身體驗呢?我想如果是在自發性的感受下,一定是大大的不同。況且,我們大人也會有一下班回到家,不想要做事,只想要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的休息時刻,那~為何孩子就一定要「先把功課做完」呢?!

最後跟老婆描述了剛剛與澤澤講話的過程,我也不忘提醒著老婆:「之後澤澤跟我們討論寫作業時,沒錯,作業是孩子的事情,但是~因為他年紀還小,所以我們依然有監督跟指導的責任。八點半就是要進房間準備洗澡睡覺,所以再怎麼樣,功課一定要在那個時間內寫完,父母的界線與規矩要明白的讓孩子知道,並且提醒著孩子,然後讓孩子在這個範圍內自主地安排寫功課的時間。隨著孩子長大,我們的界線與規矩再逐步地放寬就好。」


來源:親子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