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9日訊)滿腹怒氣的大馬女雙兼混雙選手黃惠齡,因不滿大馬羽總毫無計劃而忿然退出國家羽球隊。25歲的黃惠齡在星期日向羽總會長東姑丹斯里馬哈里爾提交辭職信,同時也把信件副本傳給羽總總經理吳志強、秘書黃錦才和賽事委員會主席郭孟興。

惠齡:別想爭取奧運資格

惠齡坦言羽總毫無未來計劃兼懶洋洋的態度是她離開國家隊的主因。
心灰意冷的惠齡表示:“現在打羽球已毫無意義,連國家隊也毫無計劃,我已可以忘了爭取2016年裡約奧運會資格的想法。現在打羽球已無任何目標可嚮往。”

“我在英國完成學業後,在7月重返國家隊,但隊內對於未來計劃卻一拖再拖。”

直到現在,惠齡也還沒有固定的女雙搭檔,她重返國家隊後,和許嘉雯與陳炳順奪得了霹靂公開賽女雙與混雙冠軍,並與嘉雯闖入韓國大獎賽半決賽。

薪水少了一半

惠齡也對她該獲得的薪水提出質疑,她自7月以來只獲得1千300令吉月薪而非原本應得的3千令吉,因為羽總不能做出應有的改變。

惠齡還對羽總的部份行政管理失策極度不滿:“我對國家隊的教練與球員沒有意見,但對羽總管理層非常失望。”

“在10月的兩站歐洲比賽(法國超級賽和德國黃金大獎賽)前兩週,羽總竟然告訴我們沒有預算而必須退賽。”

不滿羽總管理失策

“退賽的理由竟然是沒有預算?羽總早已為我們報名參賽,所有球員已準備好參賽,這顯示羽總在計劃方面的嚴重缺失,但他們毫不關心。”

“教練與國家體育理事會和國家體育研究院的職員關心這些事,但他們並沒有權力處理任何事。”

“現在正是一些對羽球瞭解不多的人在掌管大權,我國羽球在這樣的情況下要如何繼續前進與進步?”

為羽總發展不惜當`壞人’

惠齡希望她決定大膽地發表內心談話可以帶來改變並利益其他國家隊的球員。

她說:“我相信我的發言也是很多隊友的心聲,他們也很不開心,但卻不敢說出來。”

“我不介意成為`壞人’,因為我認為需要有人把問題公開說出來。我希望羽總能為了大馬羽球更好而做出改變。”

惠齡接下來將向非羽球相關的職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