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欠世界各地的婦女一個道歉。具體來說,是給呆在家裡的媽媽道歉。
下面是詳細的說明:
我曾經像很多男人一樣有這種想法:做母親的跟孩子呆在家裡,整天要麼不是減肥就是無所事事。過去,當我下班回家時,我常常因為妻子沒有完成一些家務而變得很激動。我不止一次地想到,「整天坐著看電視一定是很高興吧」。
我錯的是有多厲害啊?我大錯特錯!
幾年前,我的妻子開始去辦公室工作,而換我呆在家裡。起初,我認為這是難不倒我的事,我會把家裡事情處理的更好、更有效率。作為一個呆在家裡的爸爸,我做的第一件事是重新排列櫥櫃及冰箱。我將冰箱裡所有的東西排列整齊、標籤、面朝外、分類擺放各種類食品、調味品等,我為自己感到非常驕傲。

▼想知道我的冰箱是什麼樣子嗎?


我有一個很好的開始,我以為可以帶著這種氣勢將房子保持乾淨,並且在我妻子下班回家時做出豐盛的晚餐。但我只持續了大約一個星期。現在回想,我完全不確定我是如何持續這麼長時間的。
我從來沒有想過與孩子們整天在家裡會面對這麼多的困難及日常挑戰。以下列出更準確的事件來說明我的意思…
6:00:起床,為我的妻子準備好咖啡,給我的兒子洗澡,整理好他的書包,確保他的家庭作業已經完成,並確保他刷牙了。
6:45:我帶兒子到公車站,他乘公車上學。
7:01:我走進門的時候,正好聽到我三歲女兒哭著要求吃煎餅及喝果汁。她喜歡在床上吃早餐,同時看她的電視節目。
7:02:女兒得到煎餅及果汁,這時她可能會安靜下來,但並非經常這樣。
7:15:我想洗澡。但我不能。
7:30:妻子離開家去工作。
7:30 - 9:00:這段真是一段艱難的時間。有時我會回到床上跟兩個女兒一起再睡一會兒。如果我不在床上,她們會在7:30起床。老實說,我真的不能處理兩個女孩的矛盾。她們如果太早起床,中午時會暴躁脾氣,這讓我無法應對。另外我每天晚上工作到午夜,有時候我需要額外的睡眠。但是我不能安靜的睡覺,每15分鐘我就會被踢醒一次,或者她們爬上我的頭頂,或要奶嘴。
9:00:三歲的女兒要求我(她們把我當成一個「爸爸的咖啡館」裡的僕人),她想要「雞塊跟果汁」。我告訴她現在吃雞肉跟果汁還太早了,她立即發了五分鐘的脾氣,直到……她得到了雞塊及果汁。但她並沒有給我小費。
9:05:我試著與我的筆記型電腦坐在沙發上,嘗試去完成一些工作。
9:06:我18個月大的孩子坐在我的頭上吃雞塊、喝果汁。



9:15:我從我的頭髮上刷下雞肉屑,並清理沙發上的殘渣。有時她吃燕麥棒,將它清理完畢是一個很困難的工作。
9:17:換尿布。
9:20:我在沙發上坐下來休息。
9:21:她們要求看電視節目海綿寶寶。(小插曲——我喜歡他們請求某些事的方式。)
10:30:18個月大的女兒小睡,三歲的看電視、玩她的玩具、每20秒問我一個問題。
10:35:我終於洗澡了。
10:45:換尿布時間,尿布變臭了。
11:00 - 12:00 PM:我能坐下來完成幾件工作了。
注意:現在是中午,還有許多家務沒完成。
12:00 - 12:30:孩子們吃午餐(有雞更驚喜!)我烹飪了7道菜的晚餐並試圖保持廚房清潔。
12:30 – 2:00 PM:我終於打掃好廚房並洗好了一些衣服。如果我很幸運,我可以有一些時間去收拾那些總共19000多元、躺在客廳的地板上的玩具跟積木。如果我超級幸運的話,還能平安的走過客廳而沒有踩到一個尖銳的玩具。真奇怪,玩具公司認為將這些玩具賣給孩子是安全的,這簡直就像走過一片地雷區,在房子裡充滿了敵意的恐怖分子。
2:00 PM – 2:30 PM:我幫女孩換衣服,我們步行到公共汽車站。是的,你沒猜錯,結果她們還穿著他們的睡衣。
2:30 – 3:00 PM:女兒在公共汽車站等待她們的哥哥下車。
3:00 – 4:00 PM:女兒躺下小睡,我兒子在他的房間。當兒子到廚房翻櫃子找零食時總會有一場災難。這時段我可能可以補上一些工作,但並非總是如此。
4:00 – 5:00 PM:當我的兒子跟女兒爭論各種毫無意義的問題(包括他們的領土)時,我得去調解他們:
兒子:「爸爸,悉德走出我的房間,她碰過我的重要東西!」
女兒:「不,我沒有!」
兒子:「你就有,悉德!你碰過我所有重要的電腦資料,它發出雜訊!」
我:「悉德,是你弄出雜訊來的嗎?」
女兒:點頭。
我:「為什麼,你只是想激怒他嗎?」
女兒咯咯地笑:「對。」
5:00 PM – 6:00 PM:我輔導我的兒子做他的家庭作業,然後打掃房間、地板、做飯。
6:00 PM:妻子回家,我們吃晚飯。我太疲憊了,無法記錄太多日常生活中的細節,有時我感到懊惱挫折,讓自己獨自在前廊吃晚餐。
標注:以上是一個還算美好的一天。
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狀況發生。我還沒有說那些天翻地覆的一天呢。一個小時就能把你打敗:各種隨機的混亂都會發生,我必須清理積木、清理地板上的洗髮水、洗潔精、狗的水盤、重新摺疊孩子們扔在房裡的乾淨衣服、寶寶扯掉尿布後在廚房地板上留下的尿、花一個中午的時間去給孩子洗澡,因他們在泥潭裡嬉戲、把孩子們扯下來的窗簾重新掛上、他們把抽屜當作汽車,在房子裡四處拖動,之後我還得把抽屜放回櫥櫃等等等。
無論是丈夫還是妻子下班回家,他們都不知道配偶白天在家裡的經歷。例如,有一天我的妻子下班回家,我允許女兒在外面的車道上玩。這是美好的一天,我坐在草坪椅上看著女兒。她下車,問「晚飯怎麼樣了?」我告訴她,我在等待她回家,這樣女兒們也可以在外面玩,她看著我說:
「你最近是怎麼回事?」
這是真的嗎!?我花了12個小時照顧三個怪物,而只想要花幾分鐘時間讓自己呼吸一些新鮮空氣,而那是我妻子回家時,我聽到的第一句話?
所以,最後,我真誠地向所有家庭主婦道歉,我為我曾經對她們說過那些負面的話、開玩笑而道歉,你們真的不容易。事實上這是我做過的最艱難的工作。


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那就和好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