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之前...想問問大家....你們是如何看到「流川楓終於懂得傳球了」?...我覺得對於一直搶籃板的藍領我來說,突然隊伍裡一直打球很好的人給我傳球了,就好像是一直努力的我終於被認同一樣XD



只是这个问题可以引申出一个非常宏大的问题:流川枫的篮球能力究竟如何?

這裡有一位網友何明瀚給出了自己的分析:敝人一時技癢,想挑戰一下這個命題。

...圖文略長...相信灌籃高手粉絲迷不會錯過

流川楓給人的印象,一直是球隊進攻核心、投籃無敵的吐槽神將、睡夢羅漢。相比不斷進步的櫻木花道,流川楓似乎從出場之後一直就是神一樣的進攻核心。在領悟三威脅之前,除了學會保存體力之外,個人能力沒有任何成長。

能力有沒有成長,咱們說不清楚,因為原著裡沒有相關內容。每次流川楓拿出一件新武器,我們都感覺他是「早就有了,只是現在才拿出來用」。

不過他現學現賣,跟澤北偷師了一招低手拋投是肯定的。除此之外,我們似乎找不到他「曾經不會XX,經過苦練終於學會了這門絕技」的證據了。

也就是說,流川楓這個角色的全部成長,就是那一句「學會了傳球」。

為什麼?為什麼學會傳球是這麼厲害的事情?

他以前也會傳球啊!傳過很多好球啊,還有個空接呢!



為什麼一看他傳球了,安西教練會高興成這樣?



到底這個成長在哪裡?

要說成長,必須要說手術前和手術後。

-------------------------------下面是對原始版流川楓的分析-------------------------------

首先要承認的是,流川楓的確很會投籃。各種角度各種距離,出手各種快,進得各種不講理。快攻也是一把好手,上籃扣籃補籃分球都有,而且都玩得溜。

但是——進攻核心?

不論原著中怎麼大肆渲染,流川楓其實並不是湘北的進攻核心。

的確,他的單打成功率很高,高到湘北很多時候不需要跑戰術,只要「把球交給流川楓」就可以了。但是他的單打,除了得分之外沒有別的作用。既不能吸引包夾,也不能組織和策應。

除了得分,他在進攻中幾乎毫無作用。

觀點一:流川楓並不是湘北的進攻核心

現在免不了要說一說「進攻核心」。

進攻核心有兩種,一種叫得分核心,例如牧紳一;另一種叫組織核心,例如籐真。不論哪一種進攻核心,都必須起一個最重要的作用,叫做「大幅度強行改變對手的防守策略」。這個作用,流川楓完全沒有。

組織核心就不多說了。籐真一上場自帶光環,通過對球的調度和分配,使所有隊友都能在最合適的時候得到球,對手的防守策略則會被完全打亂,不知從何守起——這就是組織核心的作用。

得分核心則是靠一己之力撕破對手防線,逼迫對手放棄原有的防守陣型,轉而使用更多的人手去應對他的進攻。

換句話說:包夾。

舉例如下:



(上圖:練習賽,仙道面對雙人包夾)



(上圖:對海南,牧紳一面對四人包夾,四人哦)



(上圖:對山王,又是雙人包夾澤北。好吧這個包夾不是非常標準……)



(上圖:對山王,深津背打,吸引到包夾。此後助攻河田拋投得手)

大猩猩被包夾的次數就更多了,隨便截兩個圖:



(上圖:對豐玉,遭受三人包夾後分球給櫻木中投命中)



(上圖:對嶺南,旁白配圖中遭到雙人包夾)

流川楓呢?

顯然不是組織核心。

但悲劇的是,他也不能算一個成功的得分核心。

整部著作中,流川楓都沒能享受哪怕一次陣地戰中的包夾。

即便是在打海南把清田虐出了翔、打陵南跟仙道搶分、打豐玉獨眼破南烈的時候,也不曾見到對手使用包夾。

一次不包夾也就罷了,始終不包夾,為什麼?

答案是:不值得。

流川楓的進攻,有球時更接近早年間的科比(為了不拉仇恨,我強調一下,是「接近」),無球時更接近現在的詹姆斯哈登。長時間持球在手,中距離單打和外線干拔為主,無球移動少且不喜歡利用掩護,反擊快下非常積極。

單看他的集錦,感覺這貨簡直無敵了,投籃無死角且抗干擾能力強,總之各種硬來,各種不講理。可是平均的命中率,卻依然處在「讓對手有點疼但是還算可以忍」的程度上。這個當然我給不出數據,純粹是從對手的防守策略上看出來的。

對手確實被打得挺疼,但是為了這點疼痛,就使用包夾,給對手放出一個空位?

不值得。

忍忍就過去了,反正他體能很一般,不可能長時間保持高命中率。

只有這樣去理解,才想得通為什麼這麼牛逼的一個得分手,卻從未享受過包夾的待遇。因為不值得。

但是練習賽時的仙道值得。赤木值得。澤北值得。牧紳一更加值得。

以上這些人,是貨真價實的「不放棄原有的防守陣型去限制他的話就疼得受不了」。流川楓則還沒達到這個檔次。所以他只是得分尖刀,不是進攻核心。湘北的進攻核心,有且只有一個:大猩猩。

不過本文主要不是分析大猩猩,所以赤木的內容就點到即止。

觀點二:流川楓無球時的作用非常小

接著說流川楓。縱觀全書,流川楓僅使用過一次掩護。



(上圖:對陵南,繞赤木掩護後接宮城傳球後上籃得手)

他超強的個人單打能力使得他根本不需要通過大量的無球跑動和繞掩護來擺脫防守,只需要隊友拉開,讓他在合適的位置(從各角度的中距離到各角度的三分線外)站穩了要球就行了。

他在非快攻中的接球,一般來說只有兩種情況。

1.大量的三分線外要球。然而這個我竟然沒能找到直接傳球的圖……等我下次更新看看能不能找一張。我是從他大量從三分線外發起進攻,推測這種情況是很多的。

2.比三分線外更多的,是中距離要球進行單打。這個圖就多了,我隨便選兩張上了。



(上圖:對海南,上半場結束前的一波流:罰球線背身要球,此後直接轉身跳投投進)



(上圖:對海南,上半場結束前的一波流:腰位背身要球,此後假動作接內轉身突破得分)

除了以上兩種方式之外,很偶爾的,會有赤木吸引包夾或搶下進攻籃板、櫻木搶下進攻籃板或無主球後直接分球給空位的流川楓的情況。這個基本屬於計劃外的接球,可以忽略不計。



(上圖:對海南,大猩猩進攻籃板後分球)

也就是說,流川楓在無球的時候,極少通過自己主動的移動或跟隊友的配合來給己方製造機會。這樣做的缺點就是:在他無球時,防守球員在一定程度上敢於離開他去協防。

例如:



(上圖:對海南,清田在陣地戰中協防大猩猩)



(上圖:對陵南,包夾赤木的是仙道。流川楓哪去了?)



(上圖:對陵南,櫻木連續籃板球後仙道協防籃下。不過反正櫻木也不會傳給流川……)



(上圖:對陵南,仙道再次協防赤木。流川楓的後腦勺上寫滿了驚訝)

作為對比,同樣是側翼球員,你什麼時候看到對手放棄了無球的仙道或者澤北,跑去協防別人的?也就是說,無球時的流川楓,威懾力更是不如以上得分核心們遠甚。

無球跑動形式單一的結果,首先是容易被預判。



(上圖:對陵南,被仙道預判傳球路線搶斷得手)

其次,在出現被預判的情況之後,緊接著發生的就是:



(上圖:緊接著的一個回合裡,由於擔心被搶斷,隊友就不敢隨意傳球給流川楓)

這裡可以為大家解答一個疑惑。一直以來,很多人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一對一跟仙道打平的流川楓,在這段跟仙道的關鍵飆分大戰中,突然就沒打贏呢?

當然不是因為流川楓的投籃更差。關鍵,就是這一次失誤、一次不接球。分差就此從9分變成了4分。

而這兩次失敗,原因就是流川楓的無球跑動太差,導致自己球都拿不到。

進攻核心?球都拿不到的進攻核心?

作為對比,仙道的接球方式就多種多樣了,甚至還有這麼一個標準的勒布朗式擋拆錯位接球:



(上圖,對陵南,仙道一個標準的勒布朗式擋拆錯位接球,緊接著造了宮城的第四犯)

這才是進攻核心該有的實力。

不論有球無球,都能形成持續的、全方位的進攻威脅。

總結一下上面這幾段:

1.流川楓在無球狀態下,威懾力很小。

2.流川楓的無球跑動少且形式單一,所以無法形成持續的、全方位的進攻威脅。

觀點三:領悟三威脅之前,流川楓在進攻中的戰術意識很差

說流川楓之前,要先說湘北。

湘北這支球隊的技術構成,可以說是一支籃球隊比較標準的配備。之所以說是比較標準,是因為他們無論攻防,都有著明顯的短板。

防守上來說:內線有正面封蓋之王和無敵的協防者,還都是防守籃板機器。雖然協防者在常規時間裡太不穩定,但是關鍵時刻還是很給力的。僅從理論上來說,湘北的內線防守能力其實是超過了單核的山王工高的。野邊將廣只會搶防守籃板球而沒有協防能力,小河田更是上來攢經驗值的。只有大河田,一邊頂著櫻木的進攻籃板,一邊高機動性地協防赤木,還能自己主動進攻幾下。真是太牛逼了。

下面是另一個顛覆印象的事實:湘北的外線防守,其實是靠場均4個搶斷以上(有人統計過)的宮城良田撐起來的。除了對牧那一場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之外,宮城良田的外線防守其實是水準以上的。雖然也被板倉和深津利用身高差打過幾個,但是並不影響大局。反而是很多關鍵時刻的搶斷,更加寶貴。

相比之下,流川楓和三井壽的防守遠不如宮城良田穩定。

事實上,他倆的防守短板是一樣的:防無球隊員時精力不集中。

比方說:



(上圖:對陵南,仙道無球擺脫流川楓)



(上圖:對陵南,福田無球擺脫三井壽)



(上圖:對陵南,仙道又是無球狀態不知如何就擺脫了流川楓。流川楓的後腦勺好上鏡)

當然了,櫻木這個缺點只會比他們更大。但是誰讓櫻木速度快敏捷高,常常能將功補過呢?而且除了陵南有福田之外,別的球隊都沒有擅長無球跑動的大前鋒,所以櫻木的這個缺點很少被暴露。流川楓和三井壽就不行了。

這倒未必是因為他們就是集中不了注意力。我認為,他們的體能才是限制他們防守水平的主要因素。

三井壽多次體能不繼,只能把剩餘的全部體力拿來投三分,就不多說了。

流川楓其實也是個體能不夠的。他的體力(以及集中力),一般來說只夠他短時間爆發。

但是他是得分尖刀,還要長時間負責對位對方的箭頭人物。所以自己持球和對球防守時,體能是節省不了的。那麼,想要節省體能,只有兩種方式。

一種是減少自己進攻中的無球跑動,只保持最基本的牽制力。

另一種是防守無球隊員時減少自己的集中力。

流川楓兩種都在做。即便如此,他也每場都還要歇一會兒(除了對陵南)。

也就是說,三名外線球員中,只有一人能集中精神去防守。這樣的外線防守,怎麼會好?

所以在對陵南、豐玉這種擅長通過跑動尋求空位機會的球隊時,湘北的防守就很容易被突破。

之所以他們每次都是從外而內地潰敗,正是這個原因。

(這裡再次強調一下:我沒見過流川楓有任何一次是通過無球反跑擺脫對手然後接球的。如果有看到的同學請告訴我一下,我好給流川平反。)

總之呢,外線的對球防守本來就平平(大家都知道),可是真正能夠集中精神,給對手的無球球員造成威脅的,也只有一個宮城。由他繼任赤木當隊長,其實是很有道理的。

所以說,湘北的外線防守真的不怎麼樣。這就是他們的防守短板。

進攻上來說:

內線有得分強點和進攻籃板機器,保證了內線進攻的命中率、威懾力和大量的二次進攻機會。

外線有投籃無死角的得分尖刀、穩定高效的專職三分投手、快攻天才和眼疾手快的控球者,保證了常規火力、關鍵時刻的得分能力、外線的穩定威懾力和強勢的攻防轉換。

但是湘北的進攻短板也非常非常明顯:他們沒有合格的組織者,因而沒有戰術配合。

除了攻防轉換確實非常犀利之外,在大部分的陣地戰中,湘北的戰術只有四種。

第一種:赤木單打。這個戰術跑得特別特別特別多,隨便翻一下就是一張。我就隨便上倆圖吧。



(上圖:對陵南,赤木卡出位置,向外線的三井壽要球)



(上圖:對豐玉,赤木卡出位置,向外線的安田要球)

第二種:流川楓單打。這個圖也很多,每場總有那麼好幾個。複製一張前面放過的。



(上圖:對海南,上半場結束前的一波流:腰位背身要球,此後假動作接內轉身突破得分)

第三種:嚇死你們吧!三井壽的外線突破!



(上圖:對海南,湘北球員完全拉開,三井壽單打神宗一郎)



(上圖:對山王,三井壽單打一之倉,運球突破後助攻赤木暴扣)

第四種:應該有人猜到了吧?櫻木的單打!在對位球員防守弱的時候櫻木還是能頂一頂的!



(上圖:對陵南,櫻木單打福田)



(上圖:對山王,櫻木單打小河田)

以上四種,都是單打。

在打山王開發出「三井壽繞赤木掩護後接宮城傳球空位三分」這個戰術之前,別說三人配合了,湘北就連個穩定的二人陣地配合都沒有。即便是單打,也只有很少的比例會轉化為分球,大部分都是自己出手了。說的就是你啊流川楓。

再看看人家陵南。有仙道在陣,三名鋒線時不時就來一套小配合,玩得特嗨。

截個新的給你們看:





(上兩圖:對陵南,仙道與魚柱的精彩配合)

所以相比陵南和山王這種擁有超級組織者的球隊來說,湘北這種全員單打的球隊,根本連「組織」這兩個字怎麼寫都不知道。

只不過:

陵南只有仙道福田兩個強點,魚柱只能算半個。

海南只有牧紳一阿神兩個強點,清田只能算半個。

豐玉三個強點,但最強的點臨陣熄火,只剩兩個。

相對於這些球隊來說,湘北扎扎實實的三個強點,讓他們有資本用單打來跟對手決勝負。

另一個湘北的優勢,則是進攻機會的積累。換句話說,二次進攻比對手多了太多,同時失誤也不比對方多。這裡要記櫻木一個大功,不論是籃板還是搶斷,都很犀利。

進攻機會多,讓湘北敢於反覆使用低效的單打。

單打強點多、進攻機會多。這兩個優勢讓湘北在遇到山王之前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戰術水平極差。

不過畢竟他們算是倉促成軍,沒有戰術也可以理解。

直到遇到了山王,兩個優勢都化為了泡影。兩個單打強點被壓制,還被一個前場雙人緊逼打出無數失誤,所以進攻機會上面也被完爆了。

這個時候湘北才知道,有戰術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現在終於可以說回流川楓了。

即便是在湘北這樣一支戰術意識很差的球隊裡,流川楓的戰術意識依然可以說是倒數第二。

在打山王之前,湘北一共打過兩次陣地戰的多人配合(是的只有兩次)。一次是對陵南,宮城突破分外線三井,三井又塞內線赤木,得分。

然後就有了這張圖:



(上圖,對陵南,宮城三井赤木精彩「中外中」配合後,流川和櫻木前排強勢圍觀)

另一次則是赤木、三井和櫻木花道的配合!

還是對陵南。前面是這樣的:赤木被包夾後傳給流川楓,流川楓給宮城,宮城又傳回赤木。到這裡為止,其實是一個「赤木單打不成,轉一圈又交回給赤木」的狀態。流川楓同學居然在陣地戰中傳球了,提出表揚。但是可惜的是這依然是「赤木單打戰術」的一部分,而不是陣地配合。



(上圖,對陵南,赤木被包夾後,球轉了一圈回到赤木手上)

之後,才是這次配合的實質:







(上三圖:對陵南,赤木分球給三井,三井又傳給切入的櫻木,平民射球得分)

其實,這又是一個「中外中」戰術。

而在以上兩次「中外中」戰術中,最沒存在感的不是櫻木,而是流川楓。

當然了,從劇情來說,櫻木應該是蒙的。但流川楓的戰術水平已經可見一斑。

另一個事實是:在對山王的終極一戰中,流川楓的團隊意識,是全湘北最後一個出現的。



(上圖:對山王,高頭評點當時湘北的戰術體系)



(上圖:對山王,堂本評點當時湘北的戰術體系)

湘北終於有了一套自己的體繫了啊喂!還是臨時靠球員自己領悟的!

安西教練我記得你還熬夜畫戰術板來著,畫的究竟是什麼啊喂!

咳,回到正題。戰術是有了,打得也挺好。但還是那個問題:流川楓在哪裡?!

總結一下這個觀點:湘北是一支陣地戰沒戰術的球隊。流川楓是其中除了櫻木之外最沒有戰術意識的球員。

------------------------手術前的流川楓分析完畢----------------------

下面要開始分析的,是流川楓的「學會傳球」對他(以及湘北)來說,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提高。

三威脅

首先要明確的概念是:這個傳球並不是普通的傳球,而是三威脅中的傳球。

三威脅:突、投、傳。

三威脅的姿勢:



(上圖:對山王,流川楓的三威脅)

不過這個動作並不是三威脅的標準起手姿勢,而是開始了試探動作。

另外要強調一點,三威脅並不是一種動作,而是一種屬性。一個擁有了三威脅屬性的人,不論什麼姿勢下都有三威脅的作用。

三種威脅中,突和投大家都懂。由於你的行為有兩種可能性,所以防守者需要同時注意兩種可能性,分散精力且容易吃晃。

上一個澤北的精彩突破:





(上兩圖:對山王,澤北一個眼神之間輕鬆突破)

大部分時候,流川楓的投突兩重威脅就已經足以讓他單打成功了。

可是澤北比他速度快,比他更靈活,最重要的是比他的單挑經驗豐富。



(上圖:對山王,流川楓騙不過澤北)

澤北對流川楓的壓倒性,從澤北的防守方式上也可見可見一斑。

像清田這種貨色,防守流川楓時是這樣的:



(上圖:對海南,清田防守流川楓,一臉緊張,身體貼近)

澤北的動作是這樣的:



(上圖:對山王,澤北防守流川楓,一臉輕鬆,隨便一站)

總之,流川楓的雙重威脅對澤北完全不奏效。

以上內容,認真看過SD的人,都會理解。但是我相信大家心目中的問題其實是:為什麼多了「傳球」這個威脅之後,澤北就猜不透流川楓的心思了呢?

進一步地問:他傳球關你什麼事?你就只防他突或投不就行了嗎?

下面我就給大家全面解析一下「三威脅」對於對手的威脅度。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這張圖:



(上圖:對山王,流川楓關鍵助攻)

這個圖裡面有這樣幾個信息:赤木呆站著。因為他認為流川楓肯定是要自己出手的,他只用在禁區邊緣等待搶進攻籃板即可。

小河田舉著手。他是在等待萬一流川楓真的突進來了,他好及時補防。

澤北阻止流川楓繼續向內側移動。因為他貼得緊,所以要提早防止流川楓用速度向內側突破。

以上三個人,沒有一個意識到赤木的位置是被放空了的。

於是傳球,然後2+1。

假設此時的流川楓具備了三威脅的屬性呢?

赤木會更主動地找到好的突襲位置,讓大河田來不及過來協防。小河田會花更多的精力在赤木身上,假設流川突破成功,他的補防速度肯定會降低。最關鍵的澤北,則因為不知道身後的情況,不敢隨便給流川楓一個大大的直塞傳球的空當。所以他貼防的移動就不敢這麼快,阻擋流川楓的幅度也不敢這麼大。

也就是說,一方面為隊友的無球跑位提供了更多可能性,一方面分散了對手無球隊員的注意力,一方面又為自己的另外兩重威脅打開了一個門縫。以上就是三威脅的作用。

仙道也是擁有三威脅屬性的人。

以這個漂亮的突破為例:





(上兩圖:對陵南,仙道假傳實突)

這個球雖然沒有投籃威脅,但是因為有了傳球的假動作,仙道便騙過了流川楓,也騙過了除櫻木外所有的無球防守者。然後的突破也就非常輕鬆了。

三威脅所影響的,絕不僅僅是面前的這一個對手。一個擁有三威脅球員的球隊,無球跑動會更主動、更有目的性。面對三威脅球員的球隊,防守的五個人都要精力非常集中,同時又要兼顧兩個位置。


三威脅,就是這樣一個掌控全局的屬性。

改變局勢的傳球

不過,三威脅都還沒有完全體現流川楓的能力。再以流川的第二個傳球為例進行分析。







(上三圖:對山王,流川分球給空位的三井,三井又助攻赤木得手)
我相信很多人沒看懂流川楓這次傳球有多犀利。

1.在這次進攻當中,山王全隊的注意力都在流川楓身上,三井和赤木都是空位。

2.赤木這次跟流川楓不在同側,所以澤北這次就擋在了流川楓給赤木的傳球路線上。

3.於是流川楓快傳三井,三井快傳赤木,在大小河田都來不及補位的時候快速進攻得手。

這一次雖然沒有給自己多創造出什麼機會,可是這個傳球是閱讀了對手防守陣型之後給出的「改變局勢的傳球」。跟以前的傳球比起來,天壤之別。



(上圖:對海南,流川楓突然發現面前有個機會,給了吧!)

以前的流川楓都是這種「咦這球不給實在不行了啊」的傳球,現在則有了「改變局勢」的傳球。

這就是境界的區別。

湘北大升級

對山王一戰,湘北的每個球員都升了級。而其中升級幅度最大的,無疑是流川楓和櫻木花道。這兩個人的改變,直接為湘北帶來了飛躍。

前文已經說了,在打山王之前,湘北一共有兩個短板:防守上,外線薄弱。進攻上,缺乏組織。

先說防守好了。

對山王一戰中,外線薄弱這個短板雖然沒有被補好,但是由於內線櫻木花道的強勢崛起,湘北可以說是猛然擁有了日本高校籃球界最強的內線協防者。

有請福田為以上事實作證:



(上圖:對陵南,福田評點櫻木花道的協防)

櫻木花道單憑身體素質和反射弧,就已經足以成為可怕的協防者。在對山王一役中,居然還史無前例地加上了自己的思考。



(上圖:對山王,櫻木花道思考後組織的冒險協防,一擊即中)

當初我看到這裡都驚呆了:這這這……這還是那個胸大無腦的櫻木花道麼?

櫻木花道的協防威懾力是如此之大,以至於此前被協防了兩次的澤北史無前例地被嚇阻在了禁區之外。



(上圖:對山王,澤北在櫻木的協防威懾下選擇了中距離彆扭地出手)

什麼叫防守核心?和進攻核心是一樣的作用:能大幅度強行改變對手原有的進攻策略。

所以說,在對山王這一戰中,櫻木已經正式成為了湘北的防守核心。

也許看了上面的內容,有讀者會推測「流川楓學會了傳球」給湘北帶來的升級是「組織能力」。

嗯,確實帶來了一點。但是這並不是「流川楓學會了傳球」給湘北帶來的最大財富。

這倒不是因為流川楓的傳球能力比仙道弱,而是因為流川楓的體能不足。要知道,想像仙道那樣同時兼顧自己得分、組織球隊以及防守對方核心球員(牧紳一),需要的體能之大,是不可想像的。



(上圖:陵南對海南,田岡茂一判斷仙道的疲勞度)

也就只有陵南這麼嚴酷的訓練,才能磨練出仙道這種強大的體能。



(上圖:陵南對海南,賽前陵南球員回憶過去痛苦的訓練)

流川楓沒有這種體能。

所以他不可能在整場比賽中持續地給湘北帶來組織能力。湘北的常規組織能力,依然主要要靠宮城、三井和赤木這三個被低估的傳球手來支撐。

那麼流川楓給湘北帶來的升級,是什麼呢?

先賣個關子,讓我慢慢道來。

流川楓學會了三威脅之後,湘北的進攻構成是這樣的:赤

木坐鎮中鋒,即便是單打被壓制,但只要給出一點點空隙,就可以高效得分;

櫻木花道的進攻籃板給了湘北隊大量的額外出手機會。想同時限制住櫻木和赤木的進攻籃板,幾乎是不可能的;

外線的三井壽則是尤其擅長逆風球的炮台射手,還有一手漂亮的傳球,可以圍繞他和赤木組織常規戰術;

流川楓的三威脅則是能發揮隊友全部能力的核心戰術,湘北關鍵時刻的主武器;

而既擅長搶斷,又能高效地推動攻防轉換的宮城,支撐著湘北的副武器——防守反擊。

這樣一來,湘北就有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比賽節奏:

1.開場依靠自己的數個進攻強點,試探性地進攻。假如對手有可以強吃的弱點,著重攻擊。



(上圖:對山王,上半場初段三井壽單打)



(上圖:對山王,上半場後段主攻櫻木)

2.假如陷入拉鋸戰,則圍繞三井和赤木這一內一外的火力點,組織常規戰術。



(上圖:對山王,湘北組織起常規戰術)

3.關鍵時刻,依靠流川楓的三威脅,不論有球無球,全隊都可以發揮全部能量參與進攻。



(上圖:對山王,流川楓關鍵時刻三威脅)

4.從始至終貫徹著的快速反擊。



(上圖:對山王,流川楓快攻中分球三井,三分命中)

配上面這幾張圖的意思是:對山王,湘北就是按照我上述的節奏打的。

而此前的湘北,只有第一點——單打,和第四點——反擊。

所以對海南的時候,上半場靠的是流川楓一波流,下半場靠籃板和反擊才膠著了那麼久(不過下半場有一半是旁白交代過去的……)。

對陵南的時候,上半場的進攻完全就是狗屎,一共就得了26分。下半場也是魚柱下場後大猩猩突然無解,才拉開的比分。之後魚柱返場,湘北就又陷入困境。

對豐玉,湘北的進攻更加是大猩猩的單打表演秀。流川則主要負責給南烈加持「致盲」狀態。

接著說湘北。

上述的第二點和第三點,都是湘北對山王一戰中的升級內容。但面對山王這種球隊,常規戰術可以給你帶來優勢,卻不能帶來勝利。

當山王切換到了關鍵時刻的戰術——澤北單打——的時候,湘北假如沒有一個能與之媲美的核心戰術,那就永遠都贏不了。

幸好流川學會了三威脅。

自此,湘北終於有了一個可以在關鍵時刻倚仗的進攻核心。換句話說:終於有了一個可以打巨星球的人了。

這,才是流川楓給湘北帶來的最大升級。

作為比較,在此之前,湘北的旅程是這樣的:

打翔陽,比賽末段靠防守保持了領先;

打海南,關鍵時刻兩分惜敗;

打陵南,靠四眼哥哥三分拯救球隊;

打豐玉,末段被狂追,幸好此前優勢夠大。

我相信一直以來,大家對湘北都是「常常落後,但是靠著關鍵時刻的出色發揮,終於贏下了比賽」這種足球小將式的印象。

然而事實是:關鍵時刻主力球員的進攻疲軟,是湘北的一貫作風。

總結一下提高後的流川楓:

擁有三威脅屬性的流川楓,直接從「得分尖刀」無痛無副作用完美蝶變成了「進攻核心」。於是湘北從單核變成了雙核。

由於學會了三威脅,流川楓終於為湘北提供了他們一直缺乏的東西:核心戰術。

於是湘北從平民球隊變成了巨星球隊。



-----------------------總結的分割線-----------------------

以上,就是流川楓學會了傳球的全部意義。用最精煉的話來說:學會了三威脅,流川楓就從此前的「得分尖刀」進化為了「進攻核心」。
.
.
.

看完之後我終於明白:流川楓終於把籃球運動視為個人運動昇華為團隊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