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出車禍,整個車頭都撞壞了,一進家門就向老母報告這個意外。「真走運,」八十多歲的老母說,「幸虧你開的是那輛舊車,要是開你新買的賓士出去,損失就大了。」

「錯了啊,」我這老朋友大叫,「我今天偏偏就開了那輛新車出去。」

「真走運,」他老母又一笑,「要是你開舊車出去,只怕早沒命了。」

「咦?你怎麼左也對、右也對呢?」我這老朋友沒好氣地問。

「當然左也對、右也對。只要我兒子保住一條命,就什麼都對。」

有個老同學,前些時才捐了一大筆錢給慈善團體,最近就諸事不順,甚至跑三點半。

有人問他:「你會不會後悔捐了那麼多?」

「悔什麼呢?」他居然一瞪眼,「你知道我女兒出生的時候是臍帶纏頸嗎?連醫師都嚇了一跳,幸虧生得順,在產道裡沒耽擱,要不然就出毛病了。

所以每次我看見腦性麻痺的孩子,都好同情,又私下對女兒的健康好慶幸。」

他說:「所以我們不能因為行善就等著善報,而要想我們已經得到太多上天的關懷,更應該把老天的愛分給別人。」

影片《深藍世界》,描寫一批捷克飛行員在德國入侵之後,投效英軍,加入戰場的真人實事。

二次大戰結束了,身經百戰,歷劫歸來的男主角回到故鄉,去他未婚妻的家,先看到他寄養的愛犬,與那愛犬相擁。

接著看到正在晾衣服的未婚妻。未婚妻已成為少婦,見到他先嚇一跳,接著掩面哭了,說早聽說他死在戰場。

男主角立刻懂了,背著沈重的背包轉身離開,走出門,有個小女孩坐在籬笆旁。

當男主角的愛犬跟著走的時候,小女孩喊:「那是我的狗。」

男主角楞住了,先問那小女孩的名字,再對自己的愛犬說:「不要跟我,留下來。」

電影結束了。坐在一旁的女兒問:「他為什麼不帶狗走?他已經沒了未婚妻,狗是他的,他為什麼不帶呢?」

「他自己失去了,他不要那小女孩也失去。」

我拍拍女兒:「而且,他能活著回到故鄉,已經是上天保佑,謝天的時候就不應該再怨人。」

女兒一臉懵懂的樣子。我笑笑:「總有一天你會了解,天地原來可以如此寬廣,愛原來可以如此豁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