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猴子聽得懂人話,你跟猴子說:「現在給你一根香蕉,還是等一下給你六根香蕉,你會選哪樣?」猴子一定選現在拿一根。如果你讓孩子選,孩子一定會選等一下拿六根。因為猴子比孩子笨,牠不知道有未來,而孩子就是未來。是的,菲力斯(FelixFinkbeiner)認為大人和猴子很像,你不能相信他們會拯救未來,大人滿腦子都是現在。孩子要靠自己來創造未來。

菲力斯住在德國慕尼黑附近的小鎮波金(Pöcking),2007年他才9歲,為了準備星期一在班上的報告,他在Google上查到旺加里.瑪塔伊(WangariMaathai)的事蹟。

瑪塔伊出生在非洲肯亞,她是農工的女兒,後來拿到獎學金到美國學生物。回到肯亞後,在1977年發起一個名為「綠腰帶」的運動。就是要大量種樹,給非洲大陸種出一條綠色的腰帶,挽救長期的濫伐、濫墾對水土的破壞。並且希望藉此運動鼓勵當地的婦女挺身出來參與社會的改革。到了2004年,在她的推動下,已經種了超過四千五百萬棵樹。因此榮獲諾貝爾和平獎。

菲力斯看到一點:瑪塔伊能達成了這麼大的成果,並不是有得到很多金錢的支持,她得到的資源其實非常少,卻成就了偉大的事蹟。他想:「小孩也可以做點什麼事!」

他在班上的有關地球暖化的報告,同學都很喜歡。老師鼓勵他講給校長聽,到每個班上去演講。菲力斯得到越多的迴響,他越覺得不能光嘴巴講,不做是沒用的。兩個月後,他跟爸爸要了一點錢買種子,在3月28日種下他的第一棵樹,開始了他的「為地球種樹」(PlantforthePlanet)的第一步行動。

不到一禮拜,「為地球種樹」很快就擴散到其他學校。很多小學生打電話給菲力斯,想要加入這個運動。他們開始架網站、設計活動。要做的事情越來越多,光靠課餘的時間,根本不夠用。菲力斯問他爸媽:「如果我們有錢,可以請一個員工嗎?」

菲力斯找到一間有環保認證的汽車公司豐田Toyota,他打電話向豐田公司募四萬歐元,要用這筆錢為組織雇一個全職的員工。豐田的德國總經理佛伊瑟(LotharFeuser)一口答應,他說他很好奇把錢給一個9歲的小孩,會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拿到錢後,菲力斯開始去演講、去宣傳。他在豐田的全德國業務員年會中演講,不只募到一萬一千歐元,而且使這些業務員在自己的銷售區域,與當地的學校合作,共同去推動種樹的運動。這下「為地球種樹」有了全國性的組織。

過了一年,2008年4月菲力斯要開記者會,宣布他們已經種了五萬棵樹。前一天晚上,他爸還對他說:「如果明天沒什麼人來,不要太失望喔!」結果第二天的記者會,會場媒體擠爆。「為地球種樹」運動上了全國媒體。6月菲力斯到挪威參加聯合國兒童會議(UNChildren’sConference),被選為聯合國環境計畫理事會的理事。他在演講中說:「如果現在的大人是錯的,那我們的種樹運動在未來就可以大大改變大人的錯誤;如果他們沒有錯,那我們種樹也不會白種,因為那會使我們的未來更美好!」

才過了3年,菲力斯的種樹運動已經種了100萬棵樹。他的爸爸回憶說:「當初菲力斯種的第一棵樹是棵酸蘋果樹。我當時以為事情不會成功,早知道會這樣,我就會買一棵好一點的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