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此次匆忙趕行程,一個半月內連續二度造訪台灣。昨天從桃園機場起飛回紐約的那一剎那,心中充滿了不捨。美食、美酒、美景,是我從前對台灣的印象(拍謝,旅遊類節目看太多),可我如今最捨不得的是台灣的「人」。記得很久以前有人曾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那時的我對此半信半疑,心中默默碎念道:「這是旅遊局的廣告文宣吧?哪家行銷公司做的啊?還不賴~」(職業病上身)。現在我只想把那說話之人找出來膜拜一番!我在台灣的那些時日,出門就能輕易找到幸福感。所謂幸福感,歸根究底要看這地方的人民心中有沒有愛。心中是否有愛,能從這些人對陌生人的態度、對老人殘障人士的關懷中看出一二。我在台北遇過兩位計程車運將,他們都告訴我,如果在我與孕婦老人之間做選擇,他們會優先考慮載他們。他們問我會不會因此生氣?我說不會,我反而覺得高興。在這個人人為己的世界,還有那麼一群人願意把道德、良知、關愛放在利益之前。這事,值得灑花瓣放鞭炮。我這次回上海對朋友提及我的台灣之行,友人 A 表示:「我去過台灣!感覺有點破舊。台北除了 101 啥都沒有,舊房子一堆,很像我們大陸的三線城市。城市建設如此落後,怎麼能跟我們上海比?」友人 B 聽了憤憤不平地說:「看待一個地方的好壞,不能只看硬體。硬體只要有錢便可更新,軟體才能真正顯現一切。就拿上海來說吧,整個城市很華麗,可居住在這裡的人民呢?我們真的快樂嗎?在這裡,只有官二代、富二代才會感覺到快樂,他們才能享受我們這些平民老百姓努力再久也無法擁有的東西。再說,人民素質也沒有跟上硬體發展。先不要去批評那些外地人如何野蠻如何不講衛生,難道我們上海本地人就不插隊、就不隨地吐痰嗎?我們跟台灣老百姓比起來,夠有錢了吧?!可為何我們的素質還是如此?這說明光靠錢,並不能解決我們的軟體問題。因為不能跟別人比軟體,所以我們只能嘲笑對方的硬體不如我們。這是典型的自我安慰與自我感覺過度良好。」嗯,這位也值得膜拜一下(點頭如搗蒜)。講真的,我不僅很想把自我感覺飄飄然的大陸同胞搖醒,我還超想把每天活在暗灰世界自怨自艾大喊「台灣是鬼島,大家趕緊逃」的台灣人一巴掌打醒。台灣的好,是你自己沒看見。我有發現,會一直覺得台灣啥都不如別人的台灣人,十有八九都沒有出過國(就算有出國也只有去過日本)。引用一下我當年對某台灣朋友說過的話:「跟台灣人相處久了你便會發現,台灣人最大的問題是自卑。他們總是喜歡拿著自己的短處去跟歐美日的長處比,讚嘆歐洲的福利、美國的地位、日本的一切。除此之外,還會一邊羨慕大陸的經濟發展一邊嘲笑海峽對岸人民的素質。「其實這些都是自卑心作祟。老話一句,有陽光就會有陰影。歐美日國家的醜陋面與種種不堪只是你沒有瞧見罷了,他們真的沒有你相像中的那麼好。大陸也是如此,經濟發展與人民的素質提昇從根本意義上來看就應該明白不可能成正比。一個國家要迅速發展,首先選擇拋棄的就是道德,這也是為何古人會說『欲速則不達』。在羨煞其它國家的同時,請多看看他們那些優點背後帶來的缺點。台灣人實在沒必要一直如此跟別人比較下去。等他們看清了一切,就會知道台灣的『人』才是這片土地最寶貴的資源。只要2300萬人民團結、不要二分化,台灣的未來依然美好。對著自己人指責不能解決問題,太自卑與太自大的人民,都無法讓自己的國家邁向更好的未來。」我知道,此時一定有人會說:「別太把台灣人當好人,沒瞧見食安事件中的那些害人精嗎?」孩子,商人無國界,你不能把商人和台灣人劃等號。每個地方都一定會有沒良知的人存在,送給大家一句話:「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癡」。我數年前出席一個台灣友人在紐約新家舉辦的聚會,聚會上我愉快地跟大家打招呼。席間有人從我的對話中聽出我的大陸口音,她問:「妳知道廁所在哪裡嗎?聽說中國人都喜歡到處撒尿。」我淡然地回答說我知道,並且提醒她不是每個中國人都會不看場合上廁所,請不要以偏概全。我淡定的背後是受傷,無論我如何自我安慰,仍然無法釋懷(搥胸)。我回家後跟父親討拍拍,父親說:「覺得被台灣人歧視了是不是?別難過,沒必要為了一個人去否定其他99位待妳如知己的台灣人。好好珍惜有善意的人,充滿惡意之人的話,不要放在心上。」這也是我想送給全體台灣人民的話。真的無需因為一些特殊個案去否定自己,台灣最美麗的風景,依然是人(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