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單單美國就有883萬隻豬被宰殺。每隻豬大約含有10-13品脫血(取決於豬的重量),按照這樣推算應該有11479萬品脫豬血被排入水溝。但也許你已經注意到了,我們並沒有被豬血淹沒:事實上,只有少部分豬血會被浪費。那麼這些血能用來做什麼呢?

血食
整個屠宰產業為了實現浪費最小化和利益最大化,會嚴格控制每一個流程。只有濺出來的血液才不能用,除此之外,這些血液大部分都不能食用:這些東西雖然人不能吃,但是它們可供家畜食用。有時候,人們會把血漿和紅細胞分離開,然後將血漿作為小豬的飼料。小豬斷奶斷太早,這樣做為其提供蛋白質。不過這樣吃同類安全嗎?一個多世紀以來,人們一直在這樣做,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去找相關的科學研究來緩解一下你激動的心情。(不過雞血可不能這麼做,雞應該吃素。)

除了喂養同類之外,血液還可用來做肥料(有人認為鹿不吃用血喂養出來的蔬菜,因此可以防止鹿吃掉你種的蔬菜)。

人類食物
我(原文作者,下同)很喜歡血腸,當它和蘋果還有楓糖一起烤的時候可口又美味。不過我的妻子不吃這種東西。為何?因為它是用血做的,和其他西方人一樣,她更習慣吃肉。(小編:當然,在中國吃麻辣燙加一塊豬血再好不過了。)







異種輸血
看到這裡也許你會覺得有點噁心,這並不能全怪你。異種輸血即將一種生物的血輸入到另一種生物體內。仔細想想其實還挺有意義。Wilbur在牲口棚中,準備屠宰。Ben爺爺在屋子裡面,因為Ginny奶奶剛剛砍掉了他的一個胳膊,所以他失去了很多血。屠夫Wilbur已經準備好要用自己的血來拯救Ben爺爺。真乃一石二鳥。

拋開上面的玩笑話,Jean-Baptiste Denis於1667年實施了第一起異種輸血。當時莎士比亞已經死了51年,那時候的世界也是一個勇敢的新世界。這一實踐救活了一些人,也殺死了另外一些人,之後被禁止。Karl Landsteiner在19901900年發現了血型之後,這一方法又重新得到利用。而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科技更加發達。轉基因令人們能夠利用豬血和豬的器官來拯救生命。不過豬和人之間的輸血和器官移植仍需要克服很多困難。

不過這樣一來又會出現新的問題,應該為了救命而混淆物種基因嗎?長期下去會怎樣呢?無論答案是什麼,血液都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誰會知道它的用途會這麼大?
請加入FB社團 {[M] 夠屌文章就讚一個}喜歡,請追蹤,分享我~
更多文章與你分享~
請訂閱~{{MaTain娛樂/心情/生活}}((Cvtv星模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