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回農村的老家看父母,但只能在家待一天一夜,第二天早上5點半就要走,臨走的前一天晚上,兒子跟母親坐在老房裡一直聊到深夜。

臨睡前,兒子有些遺憾地說:“媽,這次太匆忙,等下次有空,我一定在家多待幾天陪陪您,還要吃小時候您親手包的韭菜餃子,那個味道太好了,我一直都想著呢。”

之後,兒子便到里屋睡覺了,可母親卻沒了睡意,她走到另一間屋,叫醒已經睡下的父親,說:“老頭子,你趕緊起來,去問問誰家菜園裡有韭菜,跟他打個招呼,割點兒回來,娃想吃韭菜餃子了,我得給他做。”

躺在床上的父親一聽,立即明白,連說:“好,好。”然後迅速穿上衣服,下了床。母親又說:“老頭子,你動靜小些,別吵醒了娃,他明早還要走呢。”

此時,正是初冬的深夜,外面很寒冷。父親開始在村子裡挨家挨戶敲門,借割他們菜園裡的韭菜,冬日,菜園裡韭菜很少,好在敲了數十家門後終於找到了。村里各家各戶的菜園都離村子很遠,加上夜路不好走,等父親割完韭菜回家已是夜裡11點多了。

接下來,兩位老人開始擇韭菜,把兩斤多韭菜擇完、洗淨後,差不多已經是凌晨了。接下來是擀餃子皮,然後包餡。這一切如果是在明亮的燈光下完成,不需要太長時間,但事實上他們都是在手電筒的光亮下完成的——兩位老人怕開燈驚擾了兒子的好夢。

這一切都做完是凌晨3點多,兩位老人想了想,還有一會兒得煮餃子了,乾脆別睡了,給兒子燒點兒熱乎的水,這樣,他一起來就有熱水洗臉。 5點30分,兒子的手機鬧鈴準時響了,兒子從睡夢中醒來,一睜開眼睛,便隱約聞到一股似曾相識的香味,這香味越來越濃,最後在廚房里達到了鼎盛,一大鍋韭菜餃子在翻滾呢。

看到兒子,母親連連說:“娃快趁熱吃了吧,你最喜歡的韭菜餃子,吃過再刷牙。”吃呀,先吃,先吃。 ”站在一旁的父親幫母親的腔,並立即將餃子盛進碗裡,雙手遞到兒子的面前。

兒子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隨口說出的一句話,父親和母親就當真了,兩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竟然為了餃子一夜未眠。那是一碗滾燙的韭菜餡餃子,很香,很香,吃得兒子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