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觀察環境,原因是個性時猶豫不決,常常在站小吃攤前會有一種不知該選擇什麼的煩惱。今天該吃滷肉飯?還是要吃陽春麵?如果需要減肥應該隻能吃燙青菜,但是如果隻吃燙青菜又太空虛。選擇看似很多,但最後我還是選擇最熟悉的那幾樣,因為花太多時間選擇,選到最後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工作也是這樣,大學畢業後明白自己除了文憑以外,什麼都沒有,所以隻要學系相關的空位職缺,我就會把履歷像灑網一樣投到天際,隻希望能得到一份事少錢多離家近的工作,事實上也沒有這樣的工作,所以隻好抱持從零開始的心態,什麼都能做,也肯做。

逐漸工作了幾年,有了經歷後,就慢慢發現很多事情可以做,但也不想做,很多事情當初都可以做,現在卻不能做。

學生時代可以忍耐在大熱天下發宣傳單,菜鳥時期可以騎著摩托車穿梭在大街小巷發傳單,最終幸運找到一份不用在日曬雨淋的職位,最後隻想要離家近準時下班的優閒工作,儘管當初想著各種不同想要完成的夢想,不過夢想在天邊,實際的是自己一直都往舒適圈走去,不願意在回到太陽底下揮灑汗水。

所以當我提出「35歲退休」的概念,被一堆人睜大眼睛狂電。

「不趁現在年輕賺錢,你以為當你回來的時候就有人要用你嗎?」
「邊工作邊旅行不好嗎?你幹嗎一定要走那麼極端的路?」

少部分的人羨慕我竟然有勇氣拿下半輩子的穩定來當賭注,說實在我根本不清楚有什麼好「恐嚇」的,每個人的背景都不一樣,隻是我選擇了這樣的結果,就像一堆人喜歡問如何像你這樣可以常去旅行?或著是怎麼存到錢去旅行?其實我真心無法回答各位,因為這就是「我的選擇」,如此簡單而已。

第一次的長途旅行告訴我「獨自旅行」沒有想像中困難,不要怕失敗 ,不要怕挫折,頂多跌倒拍拍屁股再站起來就好。

在旅行做了很多夢,有種迫不及待回家實現的願望,但回家後發現全世界都沒有改變,改變的僅隻有自己,沒人了解我的內心澎湃,而我也不懂為何每個人隻重視排隊美食跟繁文縟節的禮俗,深深感覺自己活的像異類,這是剛回來半年的感觸。

我隱藏自己的內心,穿上現實的外衣,學著融入回原本的生活,但下班後用力寫文章跟塗鴉繼續完成旅途的夢;學著跟異類的自己共存,而不是否定它的存在,也努力幫異類的自己找下一個出口,就這麼剛好走到了這一步。

最令我感到訝異的是當你努力找出走的同時,發現身邊有許多跟一樣的人,對於現狀不滿,對於人生有其他的想法,原來自己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寂寞。

就像在旅途時即使隻剩下一個人,也會碰到不同的人,陪我走過一段又一段不同的路程;或許是搭公車,或許是搭飛機,或許隻是從街頭走到街尾,或許隻是在站路邊一同喝茶,轉身離去我們再也不會聯繫,卻能明白其實自己不孤單。

明白自己選的路很艱困,但隻要勇於承擔,也會開出不一樣的花朵。        

當然還是很多人為我擔心,問是否退休之後就不工作了嗎?答案當然不是,這隻是一種從穩定職場退下來的概念,先去一段遠途修行,回來之後或許打工,或許寫書,或許演講,或許創業,或許開個小書店,但我相信每一個或許都是朝著夢想的方向前進 。

曾經經歷了長途旅行,在過程中一直想像未來的模樣,回來經歷三年的工作,在現實跟理想中一直在找尋平衡的重量,卻一直相信北京女孩所說『Dream Job』的存在,也夢想成為一個讓人看起來就在發光的女孩,想找一種喜歡的感覺去生活 ,而不是為了生存去活著,僅管這是一種很實驗的冒險。

這點最不諒解的應該是父母,他們最期待的唯一的女兒可以過著穩定、幸福的人生。但是經歷一場旅行 ,數十年工作的經驗累積 ,我常常捫心自問「接下來的人生難道就是這樣嗎?」或者「夢想一定要等賺夠錢才能實現嗎?」

好不想等待到老了,累了,倦了,什麼都不想要了才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徘徊,要彷徨,要等待那個對的人出現;我到底在害怕什麼?自己還是別人的眼光?

不想再被小事情糾纏,一個跌倒就在想前面會不會有更深的坑洞,一句耳語就在想是不是全世界都在議論我。轉過身越過一個山頭,走過一趟長途旅行,跌倒數百回,崩潰過數千次,才發現最應該在意的是現在跟未來,而不是那些跌跌撞撞的過去,不應該想著怎麼逃避那些不想面對的問題,而是真實放下那些心裡的委屈 。

能救自己的不是旅行,是自己。能選擇出走的是自己,不是旅行。能放棄自己也隻有你,沒有別人。

所以不要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這是我的選擇,也勇於去承擔這樣的選擇。

有些事情必須嘗試過,才能說放棄,不要什麼事情都停留在原地,那隻會一事無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