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醫科大學附屬兒童醫院由於對一個不達入院標準的患者的處置,醫生被無端毆打。        


       

你可以說是「有端」。        


       

站在患者家屬的立場,不住院患者醫療費報銷比例會減小,不住院患者家屬會支付往返醫院的交通費,不住院醫生不能保證患者百分之百沒事。所以患者家屬不由分說,開打。        


       

醫生不收患者入院同樣「有端」:患者病情沒達到住院標準,病房沒有床位。        


       

且不論患者是否應該住院,如果讓一個未經世事的孩子來評價,他肯定會說:打人不對。看起來是幼稚的、孩子氣的話,對嗎?可是,就像說出皇帝的新裝不存在的那個孩子一樣,孩子說出來的往往是真理。        


       

我們可以做個簡單類比:        

你去餐廳吃飯,進門後服務員問你,先生你預訂了嗎?沒有,對不起諸位,沒座了。            


           

這時候你去其他餐廳,或者回家去做飯是正常人的反應。            


           

你說我要是去其他餐廳又要花的士費,不行。服務員還是安排不了,就直接開打。            


       

我想這樣的事放在任何場合,其是非曲直無需討論,為什麼到了醫院就會存在爭議呢?        


       

然後報警,警察來了,定性為「醫患鬥毆」,因為醫生有推搡等防衛動作。還是用一句孩子氣的話來說:他先打我的。        


       

後來那人居然連警察都敢打,這才被拘留。那麼是不是該定性為「警匪鬥毆」呢?而且毆打他人、損壞公物、襲警,已經觸犯法律,但對當事人僅僅是行政拘留。警方對打人者的寬容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次日中午醫護利用午休時間自發進行了和平抗議,這一次重慶警方出警迅速,連特警都來了,收繳橫幅、威脅、驅離,果斷麻利。        


       

此事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責成各科室負責人將科室員工帶離現場。對比之下,反差如此之大,令人不解不服。        


       

此事引起各級部門和領導的高度重視,還表現在對那個患者的高度重視,要不講條件地對患者進行治療。可是不但備感屈辱的兒童醫院醫生拒絕為其服務,重慶其他醫院也拒絕為其服務,甚至成都的醫院也拒絕為其服務。我相信即使把她送到武漢,送到長沙,大多數醫生也不會願意接待這樣的患者。        


       

你盡可以站在道德高地說救死扶傷是醫生天職,但你不能要求任何人在身體甚至生命受到威脅時為他人提供醫療服務。何況患者病情也並不屬於需要接受緊急治療一類。        


       

你盡可以大顯悲憫地說患者是無辜的,但你的慈悲心有沒有想過醫生何辜?        


       

你還可以心懷社稷地說穩定和諧壓倒一切,但你無權以犧牲一個群體的安全和尊嚴為代價。        


       

王小波說過:        

我認為,在人類的一切智能活動里,沒有比做價值判斷更簡單的事了。假如你是隻公兔子,就有做出價值判斷的能力——大灰狼壞,母兔子好;然而兔子就不知道九九表。此種事實說明,一些缺乏其他能力的人,為什麼特別熱愛價值的領域。倘若對自己做價值判斷,還要付出一些代價;對別人做價值判斷,那就太簡單、太舒服了。講出這樣粗暴的話來,我的確感到羞愧,但我並不感到抱歉。因為這種人士帶給我們的痛苦實在太多了。
           


       

對與錯、是與非,本來很清楚,本來無需辯論,到了需要我們辯論的時候,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        


       

這是病,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