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政府醫療投入不足,製度設計不合理。醫護流失嚴重,醫生長期超負荷工作,越來越難以滿足患者需求。醫患糾紛隻會越來越多。
           


       

2.將醫療定位為消費,誤導患者和家屬,使其認為花錢就應有好的結果。一旦不如意,就會產生糾紛。


       

3.全社會缺乏對生命的敬畏,從而缺乏對生命守護者的敬畏。這與中國傳統文化有關。在中國,醫生從來就不屬於上流社會。


       

4.醫療消費個人負擔比例太大。所謂“親兄弟明算賬”,涉及到經濟問題,從來沒有和和氣氣,好商好量。


       

5.醫鬧成本太低,甚至零成本。“小鬧小賺,大鬧大賺,不鬧不賺”。“鬧了不白鬧,能賺誰不鬧”。


       

6.醫院行政化,醫院領導是官員而非職業經理人,隻對上級領導負責,不對醫生護士負責。為保仕途,息事寧人。最終總是一線工作人員受傷。


       

7.醫生非自由職業者,受嚴格的行政手段約束,難以憑技術水平生存。與臨床無關的科研、論文等耗費了醫生的大量精力,使醫療水平難以提升。


       

8.醫療行業協會軟弱,名不副實。不但難以保障醫療工作者權益,還往往成為醫護個人維權的障礙。這也是行業協會行政化的弊病。


       

9.執法不公。涉及醫療糾紛,患者一方自然成為“弱者”,受到同情甚至縱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何來“弱者”“強者”之分?更有甚者,“舉證責任倒置”使得每個醫生都是戴罪之身。


       

10.缺乏對傷醫事件的防範與預警機製。與其高呼嚴厲打擊,不如防患於未然。即使將凶手碎屍萬段,能換回被害醫生的生命?


       

11.媒體對醫療行業長期以來的詆毀和誹謗,嚴重歪曲了事實。不但將“看病難、看病貴”這一錯誤理念植根於大眾心中,而且成功的將其原因歸結於醫生的道德敗壞和唯利是圖,使醫生百口莫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