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主將負責打仗、士兵負責圍觀的場景,在曆史上基本上沒出現過。        

       

關於古人怎麼打仗的問題,恐怕很多人的第一印象都是來自於電影電視劇或者演義小說(以《三國演義》、《水滸傳》為首)。兩軍對壘,然後雙方的首席指揮官出來單挑,不管帶了多少士兵,他們都不參加戰鬥,主要任務就是打輸了搶屍體,打贏了趁勢追殺。

       

       

稍微有腦袋的人一想就知道這玩意兒不對。如果都這樣打,那士兵的作戰能力和數量完全就是一個擺設了,勝負的關鍵隻在於首席指揮官單兵作戰能力的高低,那舉全國之力培養一個武術冠軍,帶一群小孩子就能天下無敵了。那麼古人是怎麼打仗的呢?打仗有什麼講究呢?        

       


       

我們得從周代開始講。        

       

為蝦米是周代開始而不是夏商開始呢?一是因為夏商的時候軍隊建製極不發達,所謂的打仗差不多就是臨時聚集一幫子人打群架(大部分是奴隸,做農活是一把好手,打仗倒不見得),不管是涿鹿之戰還是牧野之戰,隻不過是參與打群架的人更多一些而已,主要武器就是三樣:板磚鋼管西瓜刀(在重慶就是板凳鋼管西瓜刀);主要防禦的話就是銅質盔甲,即使有這些護甲,戰鬥過後也是遍體鱗傷,為了快速舒筋、活血、散瘀、精致狗皮膏也成為了當時將士打仗必備的良藥,並且每到戰爭供不應求。        


到了東周春秋時代,各個諸侯的實力發展得差不多了,已經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和人力參與到戰爭中了,並且有些腦瓜子靈活的家夥開始發現打架也要講策略了中國正兒八經的戰爭才算開始從打群架走向打仗。        

       

跟誰打呢?肯定不能跟周天子打。你要是打周天子,你就是造反,要遭到其他諸侯國的圍毆,結局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悲慘世界》,隻能挑單個諸侯國來打。        

       

打之前,你要派秘書先寫一封公告,主要內容如下:某年某月某日,你丫在參拜天子的時候放了一個屁,放完了不但不道歉還偷笑,這是對天子的極不尊重,連我這樣的老好人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我要討伐你!        

       

這封公告要表達的中心思想有三個:1、你不對;2、我幫周天子出氣是正義之師;3、其他諸侯國你們聽好了,誰幫他誰就是反對周天子(這個帽子扣得很大)。        


然後雙方約定時間,選一個開闊地準備打仗了!        

       

這里有兩個問題:一是萬一約定時間到了一方不出現咋整。這個問題不太容易發生,因為那時候的人對“信義”看得比什麼都重,可以打不過,但是絕不可能丟面子,否則今後在江湖上就混不下去了,要遭到全人類的唾棄。而且那時候沒有這麼複雜的移民政策,一旦國君丟臉了,有正義感的國民就會搬到其他國家去,國力就會大大削弱。        

       

第二個問題就是,為什麼要選擇開闊地。那時候沒有騎兵(我在以前的文章說過,是趙武靈王胡服騎射之後,中原大地才開始有騎兵的),打仗主要靠戰車(步車結合,跟現在的坦克戰法差不太多)。如果沒有開闊地,這個仗就不用打了,因為戰車根本去不了。        

       


       

戰車的配置一般是三個人,一個人拿著弓箭負責遠距離狙殺,一個人拿著長戈負責近距離搏殺和清除障礙,一個人負責當駕駛員。駕駛員身上隻有一把短劍,一般情況下不需要他親自動手殺敵,輪到他動手的時候,戰車基本上已經被干翻了,他的短劍除了自殺之外沒有別的大用處。        

       

車兵一般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但是步兵的素質就堪憂了,一般由農民或者奴隸組成,他們克敵製勝的方式還是最古老的傳統——打群架。        

       

打仗之前雙方列好陣勢,但是不是某些人說的一字平面展開,因為這樣的陣型沒有厚度很難發揮協同作戰的優勢。所以當時排的是方陣,而且不能太密集,車與車之間要留下足夠的間隙。        

       

這個間隙的作用就是雙方衝鋒的時候,讓對方的戰車通過的。為什麼要給對方的戰車留間隙呢?雙方的戰車以高速衝向對手,然後車上的士兵用戈戳人或者砍人或者砸車,一個衝鋒之後,雙方掉轉車頭擺好方陣繼續衝鋒,直到某一方認慫為止。如果不留間隙,這就不是打仗了,是對撞,誰都舍不得——戰車很值錢的好伐!        

       

打仗的時候,首席指揮官是不用上戰場的,他的作用就是站在一杆特別的大旗子下面,麾或者纛,除了判斷戰場形勢之外,目的隻有一個:“兄弟們,哥哥我在這里,哥哥沒跑,哥哥始終跟你們在一起!當然,誰特麼怕死,哥哥也看在眼里哦!”        

       

那時候沒有無線電沒有信號彈,所以指揮方向的是旗子,指哪兒打哪兒;發布命令的是樂器,擊鼓進兵,鳴鑼收兵。        

       

然後就是車兵打車兵,步兵打步兵。為什麼會形成這樣的約定俗成呢?首先是步兵不願意打車兵,就好比現在的步兵不願意跟坦克裝甲車對干一樣,明顯干不過;其次是車兵也不願意打步兵,因為我打你的步兵你打我的步兵,到最後步兵死完了還是車兵打車兵,白白消耗兵力而已。當然,一旦戰車被干翻了,那就另當別論,步兵衝上來撿軟柿子也不是不可以。        

       

一旦某一方打輸了,那肯定就是跑,跑到戰車去不了的地方就丟下戰車跑。一般這種情況,贏家都不會繼續追下去(戰車去不了,沒辦法追,現在坦克兵也不願意下車跟對方的步兵肉搏),戰車衝過去堵住逃跑的路,步兵負責抓俘虜和搶戰利品。一場戰鬥就這麼圓滿地結束了,然後大家回到談判桌上,該賠錢賠錢,該割地割地。        

       

那麼有沒有首席指揮官親自上陣衝鋒的呢?那是肯定有的,但是絕對不是小說里面寫的那樣出來單挑,最多不過是帶頭衝擊對手而已。這種情況,一般都是為了鼓舞士氣用,你要真指望他勇冠三軍七進七出殺掉對方幾十員大將,那基本上不可能——我先不說你有沒有這麼好的武藝和運氣,你有沒有這麼好的體能就是一個問題。泰森霍利菲爾德這麼牛逼,比賽的時候打三分鍾還得休息一會兒呢。        

       

這樣的打法直到春秋末年因為孫武的出現才得以改變,他寫了一本書叫《孫子兵法》,正兒八經地把打仗變成了一門藝術。從訓練到戰備到兵種到調配到陣地到戰法到謀略,孫武基本上都設計好了,跟現代作戰的基本思路已經差不了太多,也更不會出現主將單挑的情況了。        

       

所以說,到了戰國時期,我們的老祖宗終於才算學會打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