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搶單到搶購,從搶車票到搶紅包,如今還演變到“搶生源”。人們崇拜搶的強者,卻不滿搶的結果。“搶時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差的時代。                


       

從搶單到搶購,從搶車票到搶紅包……如果用一個動詞來描述當下國人的普遍心理,也許就是這個“搶”字!

           
“搶”是不是部分國人偶發的心理和行為狀態?但近日北大清華上演的“搶生源”鬧劇,讓我敢於斷言,這是一個標準意義的“搶”時代。

           
怎樣算是“搶的時代”?先要滿足三個條件:1.普遍性的,2.最不必搶的也在搶,3.最斯文的人,也不顧搶相難看。

           
北大清華“搶生源”被圍觀,源於它成了上述三項條件全滿足的符號化象征。固然,高校不是活在真空里,但從某種意義上說,高校仍然是與“時代病”保持最審慎距離的一個群體。可是,當中國高校中擁有最多資源的北大清華也在搶,當中國文明理想最高寄托的北大清華也要通過肢體衝突來搶,證明“搶”已經沒有了底線和邏輯,成為彌漫性的社會習慣。當然,北大清華斯文掃地的搶生源事件,並不是“搶時代”到來的標志,它隻是又一個醒目的注腳,昭示著這樣一個時代的存在。

           
“搶”在中國,是有傳統的。你看打麻將,就有搶杠、搶胡。八十分撲克,定主(將)牌,靠的也是搶,不像西方引進來的橋牌,定主(將)比得是叫牌的高低,而不是快慢。

           
“搶”在今天的流行,最容易想到的原因就是資源有限。僧多粥少,搶是一種分配方式。

           
但資源有限是永恒的——過去體現在各種票證:糧票、布票、肉票……現在表現為各種指標:戶口指標、牌照指標、職稱指標……資源永恒也是普遍的——美國最好的大學也就那幾所,終身教授的崗位也不是見者有份,資源永遠無法滿足每一個人。

           
“搶時代”的形成更深層的原因,還是規則總在變。

           

記得在1980年代,父親和一群朋友常自嘲是“三五”干部——五十年代參加工作、五十來歲干部、五十來塊工資,他們年輕時被教導要論資排輩,好不容易從老紅軍離休,熬到老八路離休,正準備好好作為,1980年代又開始搞干部年輕化,他們統統靠邊站。這好比慢慢地排著隊,快輪到自己了,又通知全體向後轉,隊伍倒著排。


           

1990年代,單位分房,規定中級職稱以上的可以分三房,沒有中級職稱的隻能分兩房,我一位同事,覺得獎金比工資高很多,職稱工資可以忽略不計,評職稱不積極,結果隻能分兩房,被老婆罵得要死,自己也後悔得要死。第二年,趕緊把中級職稱評上了,可是單位再也沒有分過房。到了21世紀,濤聲依舊。前兩年高考,奧賽還可以保送加分,突然就不行了。已經搶到了,自然歡喜,而新規矩變了,後來者隻能自認倒黴。

           
沒有人知道規則什麼時候會變,也沒有人擔保規則永遠不會變。當學生的,誰能知道10年後高考製度如何改革?10年後高考科目會不會變?誰能預見10年後政治科會考什麼內容?正在工作的,不知道10年後要多少歲才能退休。沒有房子的,猜不準十年後的房價;有房子的,不知道產權70年後地價要補多少。有車子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限行;沒有車子的人,擔心城市隨時可能突然限購。活著的人,害怕退休金趕不上CPI;死了的人,顧不上墓地產權到期後接下來會怎樣。

           

人對不確定的東西,容易產生恐懼;無數的人不約而同地恐懼,就容易產生恐慌。隨便一個謠言,就可以造成此起彼伏地搶購鹽、搶購板藍根,彰顯出社會的脆弱。


           

人們常說農業國家是容易保守的國家,其實,五千年中國文明史,證明中國是一個最善變、最愛變的國家。就拿生存最重要的土地來說,幾千年來一直在搞土地改革,直到現在還沒有改完,還有一大票小產權房等待扶正。以至於一提到“土地”,馬上就想到“改革”!

           
在這樣窮則思變、不窮也思變的國家,搶是比發展更硬的道理!可是,在這樣一個搶字當頭、不搶才怪的民族,契約精神如何建立?

           
其實,國人並不是不愛遵守契約,隻是他們更愛修改契約!

           

搶是被迫,搶也是主動!幸運的是,絕大部分搶是遵守規則的,所以不是強盜那樣地搶,而是害怕規則變得太快那樣地搶。


           

搶,就這樣深刻地影響著中國。搶,是國人的生存方式——春運時搶火車票;搶,也是國人的娛樂方式,春節時搶紅包。如果隻有搶的焦慮,沒有搶的狂歡,國人早就崩潰。但悲劇的搶,最終成為喜劇的搶,標志著搶文化已經滲透到我們的血液里。

           
搶,根本改變中國的是價值觀念:人們接受搶的規則,卻不認同搶的前提;人們崇拜搶的強者,卻不滿搶的結果。這樣一個分裂的價值觀,讓“搶時代”成為最好的時代,但同時也是最差的時代。

           
這是一個搶的時代,但我們不能永遠做搶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