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二位八仙爆炸中的傷者走了,他全身99%燒傷,第一位80%燒傷。最初兩天,無數人來問「還好麼?」「找到了就好了吧?」我都隻能笑笑,回個「不是很好,但不用太擔心」,其實我的意思是「擔心了也沒用」。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跟大家說現實的情況。

燒傷是天下最殘酷的傷。而因為對它不了解,使很多人低估了它。有時候,面對什麼都不知道的大家,我忍不住說,其實他們比你們想像的更不好。一般情況下,任何一個醫院接收到超過50%的燒傷已經是高危病人,生命危險,非常嚴重,但這一次,好像上天開了一個玩笑一般,上百人重度燒傷,百分之八十、九十燒傷的都有不少,簡直難以相信。說是地獄,人間煉獄,一點不為過。

這一週,會是艱難的一週,燒傷前幾日沒有浮現出的問題都會逐漸出現,大面積燒傷的傷患會有一些逐漸離開。事實上,超過80%燒傷面積的患者生存率本來就是微乎其微。醫護人員都頂著難以想像的壓力,因為大眾都覺得,進了醫院應該就好了,但其實,根本不是。燒傷毀壞了皮膚,人體第一層也是最重要的免疫系統,隨時處於感染狀態,而人體內部的系統也全面紊亂,如果再有吸入性的傷病,呼吸道、肺部感染等問題,更是棘手。還要看是幾度燒傷,一度是紅腫,二度是水泡皮膚脫落,三度就傷到真皮層,細胞壞死,皮膚泛白創傷面發黑。一般深二度以上的傷就一定會留疤。

所有傷者進醫院後第一個手術,就是為了避免因燒傷導致的四肢內部壓力過大而做的筋膜切開手術。那些傷口是長長一條,人為切開,貫穿四肢的。接下來就是清創,清創更是要多次、大面積的把附著在身上的死皮人為去處。而換藥的過程,粘連著皮,滑過肉,大多的傷者,即便注射了強力的嗎啡還是痛到生不如此。

生命跡象穩定了,才是植皮。自體植皮或者皮庫。皮庫的來源就是過世者的皮。一般自體植皮排斥反應小,比較推薦,需要摘取患者頭皮、腳底或大腿內側等的皮膚。其他日後的復健就先不提了,更是漫長的過程。傷到真皮層的皮膚無法再生,沒有毛孔,無法排汗,手指腳趾等關節無法彎曲,需要長期訓練等。而疤痕更是如影隨形。

很多人為他們集氣。但其實,當你更了解他們在遭受什麼,以及會遭受什麼的時候,你才能重新審視你會說的話。我希望他們都好起來,但什麼叫好起來?那一句「加油,快起來」,我想說但說不出口,因為我知道,清醒的他們會遭受多大的苦痛,可能伴隨著嗎啡的昏睡,對他們來說還比較好受。我親眼看到他們,所以不知道該怎麼祝福,後面的路那麼長,到底要怎麼辦。不醒來是危險,醒來更是悲劇。幾秒鐘,毀了多少個年輕的後半生和他們的家庭。        

我有把我所知道的,患者可能會出現的心理狀況,如消極、憤怒等都告訴了患者父母。隻要有了心理準備,知道會發生什麼,才能更好的面對和處理。傷者到後期最排斥的話可能就是「加油」,他們會咆哮「你們為什麼那麼自私,痛的是我,你們根本不能體會!」他們會手足無措,會憤怒會沮喪,會因為不斷的挫敗和疼痛而崩潰。所以我希望關心他們的大家可以更加了解燒燙傷,你們才會更加理解醫生,才能更知道怎麼幫助患者和他的家人。燒傷真的不合適探望,需要更多心理上的重建和體諒。        

走的人真的就是離開了地獄了,我為他們欣慰,不再有痛苦。而留下的人,我不能感同身受你們的苦,但是無論如何,有很多人愛你們,記得這些就好。未來的路,我們一起走。


283131.jpgimgad (1).jpgU1175P8T288D4F8274DT200703301647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