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副總統拜登首提“中美共定世界規則”。且不說此話是不可信、是否意味著美對態度的轉變,就算可信也沒有必要。            


           

首先,美國不可能與中國共定世界規則。            


           

美國的戰略是獨霸世界,即使全世界都認為已經進入大變革時代,即使全世界都力主建立多極格局,美國也仍然堅持獨霸的戰略思維。既然美國要堅持獨霸,就不會允許任何國家與之共享製定規則的權利。            

           

美國副總統拜登            

在中國面前,美國一直強調要遵守規則,美國也一直以世界秩序的維護者自居。現行的世界規則是由美國製定並主導的,首先考慮的是美國的利益。要重新製定規則,就意味著犧牲美國人的利益。在一家獨霸的情況之下,不要說美國,即使是換任何國家都不會輕易同意改變和製定新的規則。            


           

美國自認為是世界霸主,上帝的化身。美國也一直不承認自己的衰退。如果要重新製定或改變現有的世界規則,就意味著自己否認自己的規則,意味著承認自己的衰退和無力維護世界秩序。這是斷斷不能的。            


           

其二,所謂的中美共定世界規則,實際上就是“G2論”的老調重談。共定世界規則,即意味著共同在世界上稱霸。中國無意稱霸世界,更沒有必要與美國一同來在世界上稱霸。            


           

其三,“G2論”本身就是一個圈套,中美共定世界規則同樣也是一個圈套。如果中國同意與美國共管世界,也就等於放棄了永不稱霸的承諾,也就意味著中國還是要爭霸。目前世界正處於大變革時代,建立多極世界已成不可逆轉之勢。在這種情況之下,中美共定世界規則本身就不符合世界的潮流。這會讓本已對中國崛起有擔心和恐懼的國家更加的疏遠孤立中國。這反而不利於中國的對外交往。            


           

其四,中美共定世界規則並不利於中美關系,甚至有可能損害中美關系。中美兩國雖然都是世界大國,但曆史與文化背景有著明顯的差異,意識形態與發展道路也是不同,發展目標也各不相同。這決定了中美兩國是兩股道上跑的車,走的不是一條路。            


           

既然目的地不同,中美兩國隻可能是若即若離的並向前行,交叉前行必然引發碰撞,而如果要並軌前行,不但不容易接軋而且在並軋的瞬間也容易發生碰撞。雖然拜登把中美關系比作婚姻關系並稱離不得,可是捆綁的婚姻不會幸福,遲早會離婚。中美有核心利益衝突,不可能達成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