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自己,不必去傾訴 !

  認真想來,生命的每個個體都是孤獨的 。不管是生命的獲得,還是生命的失去 。當一個人意識到生命個體的 “ 我 ” 存在時,就意味著這個個體孤獨的產生 。隻有在生命最後消亡的剎那,來於自然的回歸於自然,這個孤獨也就完整的結束了 。沒來由的一陣胡思亂想,可能裡面珍藏著自己的秘密、糾纏著無盡的慾望、暴露著一切痛苦的源泉,爆發著一段極端壓抑的思想,以及一股無法言傳的憂傷,一切都這樣莫明其妙,一切又這樣崇高聖潔,隻是無法向世俗明言,無法變成要去追求的目標和夢想 。

  難耐沉鬱的時刻,也許可以向人傾訴 。可單調的語言能否表達真正的內心 ? 內心的釋懷到底是換來一聲嘆息、幾顆同情、還是一縷憐憫?對像是誰,知心幾何,或真心或假意,或坦誠或謹慎,一通釋懷過後,一樣回歸自己的世界,得到了什麼,還是一樣的虛空遙遠 。就如同你個體的病痛,除了你自己之外沒人可真正體會 。而你能做的,也隻有忍受 。

  何必傾訴 。屬於你的,隻有自己的感受,這痛苦和孤獨如生命的誕生一般神聖 。也許隻有母親才能感受胎兒的痛苦和歡樂,而你已經誕生了 。也許隻有上帝能夠憐憫人間的憂傷,可你並不那麼虔誠,上帝也幫不了你什麼 。無法傾訴 。在世俗的天秤裡,一個弱小的生命不過是一頭待宰的羔羊 。狼不必理解羊媽媽的痛苦,兔無法向鷹說明生存的願望 。所有的痛苦、羞辱和不幸,可能帶著極端的情感,閃著被誤解的憂傷,那些都是你自己的事,面對它們,慢慢咀嚼,快快消化,也許能變成求生的本能,和快速逃避的伎倆 。

  不必向所有人傾訴一路成長的苦辛 。因為有一種生命不是每一個人都會懂 ; 也不會向大家告白我對生活的忠誠,因為有一種生命有自己的深度和過程 ; 更勿需說生命道路有多麼坎坷,因為有一種生命再多苦難都能擔承 ; 不用直言歲月中有一杯苦澀的羹,因為有一種苦難造就是了一種豐富人生 。不想說缺憾是一種美,因為有一種缺憾伴著一種殘忍,隻能用信仰來支撐 。

  一個人走路,一個人思考,一個人努力,越來越理解生命痛苦的實質,知道快樂背後永久的遺憾,以靜穆安祥的心靈去體驗孤獨和痛苦,體味其中屬於一個人的崇高 。於是學會清淡的珍貴 。清於己,清於家,清於事,清於人 ; 淡於名利,淡於權勢,淡於一切慾望 。於是珍惜自己,於是灑脫自己,想笑的時候笑,想哭的時候就哭 。即使穿著一般、地位卑微,即使氣喘籲籲,汗流浹背,也一樣活出精神,活出尊嚴 。

  時間是最好的魔法師,在它的手裡,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的改變中悄悄成長 。堅守著自己的秘密,在孤獨和痛苦裡,在寂寞無助中,懂得溫暖別人、安慰自己、學會堅強 。生命原本脆弱,但我們必須堅強地活著 。生命原本孤獨,但世界一樣擁擠 。情感的世界是一方聖土,即使遠離陽光,包裹在心的深處,也一樣有著溫度和光亮 。每個人都是一個世界,每顆心都是一座海洋,安靜自己,不必去傾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