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融入擺動,音樂家曾宇謙從小就被稱為神童,一舉成名國際級音樂家,《三立新聞》取得今年四月時,他和台北愛樂青年管絃樂團演出,當時奏的曲子就是這次奪得柴可夫斯基大賽銀牌的曲子,看著曾宇謙長大的台北市立國樂團團長鄭立彬說,他資質好從小苦練,一天至少練琴4到6小時,想變音樂家不容易,初學時更是手長滿水泡,長期練琴手又痠又麻,帶您揭開他們幕後訓練的辛酸史。

       

身體融入旋律擺動,音樂家曾宇謙今年四月跟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同台演出,表現超完美,小時戴著圓眼鏡,看起來很活潑,總指揮鄭立彬看著曾宇謙從小神童變成一流音樂家,背後付出很多努力。台北市立國樂團長鄭立彬表示:「他很多的時間跟精神,大概多是花在練習上面,我想一天至少練4到6小時跑不掉的。」想變國際級音樂家不簡單,從小養成,揭開訓練心酸史。

       

目光離不開琴弦,明明是暑假,小學一年級的遊小妹,放棄跟同學玩樂時間在琴房苦練,老師揪出錯誤,離檢定考試時間越近,越不能犯錯,一個禮拜狂練5小時,遊小妹已經學兩年,剛開始拉小提琴時手磨出水泡,練太久整隻手又痠又麻,但還是苦撐下來。家長遊太太表示:「小手指會起一些小水泡,脖子這邊架久之後都是紅的,後來都會手痠阿那些,就是滿心疼的。」習琴學生遊小妹說:「不能出去跟朋友玩,很孤單。」

       

有人逗趣形容音樂是一條不歸路,隻要全心投入就無法回頭,要培養一個音樂家至少花900萬,音樂教室中每個苦練的身影,眼神都期待著未來變成音樂界閃亮的新星。


283131.jpgimgad (1).jpgU1175P8T288D4F8274DT200703301647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