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班情景
                   

1.病號(家屬):我來拿化驗單。

我:拿誰的?

答:拿我的。

(能不能說名字啊,我知道你是誰啊。)


       

2.病號(家屬):我來拿XX的化驗單……找遍了也找不到。

我:化驗什麼的?

答:驗血的。

我:驗血可以查幾十項,請問您查的是哪一項?我好方便給你找。

答:不知道,就是驗血的。 崩潰ing……


       

3.病號(家屬):我來拿XX的化驗單……繼續找遍了也找不到。

我:讓你啥時候拿?

答:明天下午。

我:讓你明天下午拿,你現在來拿什麼!

答:我就是來問問提前出結果沒。

(如果我能打過他,我就打他了。)


       

4.抽血中……

問:為什麼抽那麼多?

答:需要用多少抽多少,要你的血也沒用!

問:可以拿去賣啊!

答:就你這點血,夠驗個血型錢的不!!

病人:我瘦,沒血,你給我少抽點!(瘦跟貧血沒有什麼關系吧!)

病人:我的血為什麼那麼黑啊!(因為靜脈血都是這個顏色!)

病人:能看出我是什麼血型嗎?(你以為我是二郎神啊,肉眼看血型。)

病人:為什麼我這止血的棉簽,你不給我蘸酒精?(因為酒精是消毒的,不是止血的。)

遇到這類問題的同胞們頂起~


       

5.病人:為什麼你把我的胳膊抽了個大包?

我:你揉了嗎?

病人(義氣凜然):揉了!

我:給你說了,按緊別揉,越揉包越大!


       

6.一病人正用棉簽猛揉那剛抽過血的胳膊……

我:你那別揉,容易起包。

答:又死不了人!!


       

7.給小孩抽血,小孩大哭。

小孩家長:好了,不哭了,一會打死她!讓她還紮咱!

(無語了,不跟你一般見識。 同行們,給小孩采血,被小孩罵過的,有木有?被小孩用另一隻手挖過的,有木有?被小孩踹過的有木有?)


       

8.洗手手,下班班。好開心。突然就有病號闖進來。

我:不好意思,我們下班了。

病人(哀求狀):再幫我們化驗一下吧,住的遠,不方便。

OK啦,咱心眼好。這下不要緊,病號開始源源不斷了,下不了班了。強製性鎖門,下班。 病號A:為什麼給他抽,不給我們抽! 病號B:我要去舉報投訴你! 病號C:你出來咱倆單練!累一天,餓成那樣子,懶得跟你閑扯。


       

夜班情景                    


       

夜班當然是在值班室嘍,但是病人往往不知道,都是敲化驗室的門。聽見敲門就趕緊出去。


       

1.病人(相當火大):化驗室的人呢!

我:我就是啊。(我不是人啊?)

病人:敲了半天為什麼不開門!

我:因為我在值班室啊……(無語)

病人:為什麼不在化驗室!

我:大半夜的不可能坐那等您來啊,要睡覺啊!

病人:我要投訴你,值班就不應該睡覺!

你去投訴吧,照您那說的,萬一一夜沒病號,我啟不是要在那坐一夜不開張?


       

2.睡得正爽,砰砰砰敲門。

我:誰呀?(女孩子嘛,問一下安全)

答:我!(你是誰呀……) 開門。

問:收費室在哪!

(你不認字啊?算了,為了防止被舉報,我忍你!)


       

3.剛睡著,敲門。

問:有水嗎?

算了,開門給你倒水。

問:有一次性杯子嗎?

答:沒有!!!

問:為什麼沒有杯子!

(你以為我賣水的啊!一夜起來個七八十來次,不過大多數人還是很好的,會問候一下工作辛苦了,那時心里總是暖暖的。)


       

可憐呀,你聊天被投訴,穿高跟鞋被投訴,看你哪不爽都投訴,算了,你們生病了心情不好,不跟你們一般見識。

我們不開玩笑,不聊天,你們又嫌我們冷血。

上一天班,同樣的問題你們會問我們幾十遍,我們也是人,也會被問到煩,你們會覺得我們傲慢。

我們笑了,家屬去世的不爽,我們不笑,你們感冒的也不爽。

醫護人員,大多都是不被人理解的,因為隔行如隔山。

我們上班期間不能私聊,你們覺得我們看不起你,不願跟你們多說話,卻不知道,可能一走神,就是一樁醫療事故。如果可能,我們也希望大家都不要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