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徐一竹,遼寧省沈陽市人。


  現住址:新民市
  殺生對象:一條一米長的野生黑鯰魚
  魚的來曆:2008年春節收到的禮物
  魚的特征:來我家里整整一年多,從未喂過任何食物,依舊歡蹦亂跳
  殺生目的:為了給剛剛做過心髒換瓣手術的母親做魚湯,補身體


                                           

  殺生過程:2008年春節剛過,我陪母親從沈陽市陸軍總醫院心髒科住院處回到家中。母親由於常年高血壓,最終壓壞了心髒瓣膜。不得不冒著另一種生命危險(當時她已64歲了)在東北最好的心髒手術醫院換了美國進口的不鏽鋼金屬瓣膜。出院後,一直躺在床上,父親不用力扶她,她都起不來,下不了床,連上廁所都很困難。這時父親開口了:“把那條大魚做了吧!給你媽補補身體。再說這條魚到咱家一年多,從沒吃過任何食物,已經瘦了一圈。”我望望剛從死亡線上掙紮過來的母親(因為當時有幾位老人和孩子手術後再也沒醒過來)覺得她還算幸運者。再回想自己每天24小時幾乎不合眼,在病房里守護了近40天,累的自己都心肌缺血了,想讓她快點好起來。再看看她胸口上一尺多長的大刀口,我潸然淚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情急之下我來到了衛生間,把大鐵盆里的魚整個拽到我房間的陽台上,控淨水,又取出一個大盆,兩盆相扣,上面又壓了一個重物,避免它掙紮而頂開盆蓋兒!我想智慧殺生,不用親自動手,在無水無空氣的情況下結束生命!等待期間,我翻開了有關烹飪鯰魚的菜譜,認真記錄下來……


                                           

  兩個小時後,我打開了盆蓋,令我驚訝的是:這條魚竟然沒有死,而且還一動一動的。此刻,我又靈機一動,取來了家里存放了三十幾年的近一米長的擀面杖(純木質的很沉)對準魚頭,開始瞄準,一下又一下打了下去。每打一下,魚就奮力跳一下,它跳一下,我就奮力打一下。就這樣,我和這條魚進行了打與反抗的鬥爭。打累了,我就坐到床上喘喘氣,接著繼續打,直到它一動不動為止,我才徹底停下來,放下了擀面杖。最後那一刻,我記得特清楚,魚頭抬的很高,瞪著溜圓的眼睛望著我,眼神中充滿了憤怒,憤怒中又夾雜著一絲哀求,再也沒有蹦起過,它終於不動了。魚頭上,陽台的瓷磚上,玻璃上,濺了許多鮮紅的血點。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就這樣,在2008年正月初五的早上:
  八點到十點鍾,我上演了一場活悶魚。
  十點鍾到十二點鍾,我上演了一場棒打魚。


                                                       

  這條魚,不知夙世與我家有多大的因緣,來到我家。又不知夙世與我結過怎樣的冤仇,被我一個文文靜靜從未下過廚的女子,活活打死在我的房間里。


                                                               

  然後我把事先準備好的開水澆在魚身上。在不鏽鋼的洗碗池里,魚靜靜的躺著,被殘忍的我一遍又一遍的翻轉身體,一遍又一遍的澆著滾燙的開水。最後,兩壺水澆淨了,我用竹筷子往魚身上輕輕一刮,魚身上黏乎乎的黑皮被刮了下來,很薄很少,就那麼一點點,連一湯匙都不到。這條魚,一點魚鱗都沒有,真的挺特殊。


                                                                       

  我把魚放在菜板上,用菜刀剁下了魚頭,整個放進了做湯的鍋里。按菜譜做好後,恭恭敬敬地端到母親床邊,還勸母親趁熱喝,有營養。剩下的魚身被自己用菜刀剁成一塊塊的,裝入塑料袋中,放入冰箱,冷凍起來。兩點鍾,一切結束,這條大鯰魚就這樣,在2008年大年正月初五,在我手下,曆經六個小時,永遠的隕滅了(這條魚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


                                                                               

  果報:


                                                                                       

  緊接著,殺生的果報來了。第二天,下午一點多,我在沈陽市醫大一院骨科病房里陪同學女兒準備手術。突然間開始哭,情緒失常,接著給異國他鄉的妹妹打長途電話什麼也不想說,一味地哭。再後來,頭就不聽使喚了、昏沉,記憶力明顯減退,總是上不來氣。喜歡待在黑暗中,即使是大白天,也要拉上窗簾躲在床上,不肯起來,也起不來,嘔吐不止,不進任何食物。因病痛纏身,沈陽各大醫院都跑遍了,藥也開了,中藥、西藥、國產的、進口的,就是不見好。最難堪的是:滿臉除了四周邊界,其餘都是黑乎乎的。四樓鄰居老太太問我:“孩子,你的臉怎麼像兩張黑皮似的?”突然間的變臉,令許多人吃驚。我也困惑,就是找不出真正的病因。無奈又跑到沈陽醫大二院盛京醫院,找到了尹菊主任,向她哭訴:“醫生你看看我這張臉。”醫院幾位教授級的醫生聯合給我治療,卻毫無結果。我放棄了去醫院治療。


                                                                                               

  一位學佛的朋友看我被折磨的如此痛苦,建議我從因果上找找原因,勸導我去寺院學佛。最初,我不懂。我們世間人認為寺院是出家人呆的地方。我不來。最後,血壓40-80、頭昏沉、嘔吐不止、又長臥不起。到醫院打葡萄糖,頭部兩側突然間麻木。醫生、主治醫師過來了,見此趕緊注射補鈣和預防抽搐的藥,放棄了治療。就這樣,我在血壓40-80間、體重80斤(1米62的個兒)的慘狀下,連滾帶爬,來到了大悲古寺。強呆了十天,又回去了。受不了這里的環境,太艱苦了。


                                                                                                       

  兩個月後,我再次來到了大悲古寺。由於長期血壓低,根本做不了三時系念法會,又想回家。這時,聖果師父看我背著收拾好的包裹,先我一步走向接待室,對接待室人員說:“這麼重的病人應該特殊照顧。”讓工作人員把我安排在安靜的寮房。然後問我:“你還回家嗎?”我流淚了,搖了搖頭。


                                                                                                               

  接下來的日子,在這片佛門淨土中,我老老實實的修行,看經書、看因果報應的光碟。漸漸明白了,不光我們人類有生命,動物也有生命。他們也如同我們人類一樣,需要呼吸、需要精心嗬護。這里的人,見了地上的螞蟻都繞著走,不去傷害。時間久了,我懂了,我傷害的那條魚也同我們一樣,有幸投胎到世間。我們要像愛護人類一樣的愛它們,而不是為了飽口福,殘忍的傷害它們。走進了佛門,我懂得了因果報應,懂了不該殘害生靈。這時我知道我做錯了,我對不起那條魚。我開始懺悔,我靜心念佛,干活,聽《十善業道經》,做法會,小心翼翼善待身邊每一個有生命的眾生。在寺院里,我學到了許多在世間學不到的知識,我真的很慚愧,當初的魯莽行為製造了這麼嚴重的後果。我開始醒悟了,以後再也不造殺業了。我每日把念佛、聽經、做法會、做義工的功德全部回向給那條魚和有緣眾生,希望它們能明理,早日化解我和他們之間的冤業……


                                                                                                                       

  一次法會上,我在專心念佛時,整念了二十五分鍾。這時,奇跡出現了,我感覺到一團黑乎乎、滑溜溜的東西,突然間從我左邊後背里面倏地拔了出來,然後這團黑乎乎的東西急忙忙奔上法會的法台。我的心髒立即輕鬆了許多。我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是那條魚,那條我親手殺死的黑鯰魚。


                                                                                                                               

  次日聖果師歡喜的對我說:“你臉色好多了,人也有氣力了。”我笑了,笑得很開心,很開心。在這之後,我更加虔誠的念佛、做法會、干活、懺悔、讀誦《金剛經》。


                                                                                                                                       

  如今我的臉色基本恢複了正常,氣質也變好了,記憶力也恢複了。

  2010年11月份,我來到佛友王桂雲老師的家里。他們一家三口覺得很奇怪:往昔唉聲歎氣、滿臉黑、骨瘦如柴、眼睛直勾勾、眼神凶巴巴的我,怎麼變了個人似的?我詳細講了這四年的種種經曆。聽了我的陳述,他們很是感慨:“原來殺生的果報這麼重。”我想通過他們把我殺生的故事講給更多人聽,讓人們明白殺生的果報。

  

反思:

  這四年來,我失財、失健康、受病苦折磨。家人不理解我,父母還責備我,我心中很委屈無助。

  這四年來,我流了無數的眼淚,無人理解我。我真的不知所措,有要強的心,卻無健康的身。然而接觸了佛法,我懂了這一切,都是殺生的果報。

  如果當初我退了學佛道心,回到世間一意孤行。我想,我不會有今天。

  感恩聖果師父。當初,是她把我留在大悲古寺,細心照顧我,引我走進佛門。
  感恩林長給了我這次懺悔機會。
  感恩大悲古寺。在我生命的最低穀,是他們的慈悲救度,挽回了奄奄一息的我。
  也感恩大悲古寺所有的同修們。

  我終生不忘。

  最後奉勸世人:殺生前,先想到後果。然後,再想該不該種那個因……

  再次警醒世人:切莫殺生!不要再走我這條殺生之路。因為“它若死時,你救它;汝若死時,人救你。眾生原同一種性,隻是業緣別形體。”

  (附言:如果當初懂佛法、明因果,把魚放生,會是怎樣的結局?)

  壬辰年

  正月初三

  於大悲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