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華天是要騎著“武鬆”打老虎的,結果老虎沒打著,卻先被“武鬆”害了。

這位外形俊朗的中英混血兒,賽前曾被看好是衝擊馬術獎牌的首位中國運動員。不過,兩次亮相卻充滿了遺憾。

在9日的盛裝舞步比賽中,華天的坐騎“武鬆”竟然怯場,丟分不少。而在11日的障礙賽中,華天出人意料地在大好形勢下,跌落下馬。這次失敗是致命的,華天被取消了比賽資格。

年僅19歲的華天,有著太多成為中國未來超級體育明星的潛質。他的母親擁有英國的貴族血統,他現在還是世界最著名的貴族學校——伊頓公學的學生。伊頓公學是為世界培養精英中的精英的地方。雪萊、凱恩斯都從這里走出,英國的威廉王子也剛畢業沒幾年。華天為了代表中國參加奧運會而放棄了英國國籍。貴族血統、貴族教育、貴族運動加上愛國情結,這怎能不令國人興奮。所以,在大賽之前,華天已經成為一顆耀眼的新星。倘若能夠在本次馬術三項賽中有所斬獲,華天旋風不但將橫掃中國,而且也將征服西方上流社會。這都是劉翔和姚明所辦不到的事情。隻是這一切都受製於比賽的結果。現在看來,我們還要繼續為華天再等上4年。

作為貴族運動的馬術項目,對於我國體育的舉國體製來說,投入大產出少,是一個很不劃算的項目。購買一匹普通的賽馬就需要上千萬元,參賽費用也在500萬元左右。“國家馬主”搞這個也還是有巨大的經濟壓力,所以還是把馬術運動交給了社會。也正是因為沒有國家馬主的身影,無論中國馬術隊員取得怎樣的成績,我們都不應該指責。為了資助趙志文參加奧運會,他的父親變賣了在法國經營多年的餐館,東莞的農民馬王李振強為了賽馬更是傾家蕩產。總之,他們沒有花費一分“公幣”。

雖然,華天並不是唯一參賽的中國馬術運動員,他卻是其中年齡最小國際排名最高的。對他有所期待很正常。不過,我們這次能夠報滿馬術項目的參賽名額本身就是進步。本來,就是抱著在本土比賽貴在參與的信念而來,因而對於一切結果,大家的心態也會平和接受。而且,不論最終的結果如何,都讓我們看到了一項貴族運動在中國起步的希望。

不過,中國的馬術要想強大起來,則有賴於中國的富豪們從暴發戶氣質向貴族氣質的轉變。現在,正是這樣的一個時機。西方流行的諺語是“三代出貴族”,而中國有一句俗話則是“富不過三代”。拜中國30年改革開放所賜,我們正處在財富接力的第二棒。盡管,“富二代”能否接好富爸爸的班還是一個問題,但是,培養“富三代”的計劃也應當以戰略眼光啟動。這個時候做個馬主或者把自己的千金、公子培養成馬術高手,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這不隻是件巨有面子的事情,而且能把孩子培養成紳士。這樣就能夠在更大程度上避免他們成為敗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