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她16歲,他成績好,體育強,是他們班的班長,她卻隻是班裡文文靜靜的一個小姑娘,她默默喜歡他。

示意圖非本人

那年她18歲,優秀的他考進一所名牌大學,她報了一所和他同城的普通大學。因是在同城讀大學,他們關係近了許多。他笑稱她是「哥們」,她經常去學校看他。

  高中同學會,大家叫他帶女友,他說好。她精心打扮參加,讓所有同學眼前一亮,大家都讚她好漂亮,她卻見他拉著一個漂亮女孩的手進來。他看到她後一愣,頓了幾秒才笑著說:「怎麼那麼漂亮?帶男朋友來了?那小子有福啊!」她笑著說沒有,心裡卻很痛……

  那年她19歲,他得到了交換生的名額,和女朋友了分手,去了美國。她開始拚命讀書,她想到他身邊去。她越來越漂亮,成績越來越優秀,學校裡很多男同學追求她,她卻都拒絕了。她隻想讓自己足夠優秀,優秀到能到他身邊,與他相配。

  那年她22歲,他回國了,以海歸精英的身份開了自己的公司。她因為特別優秀,一家與學校合作的知名企業準備等她畢業就內招她入職。老同學為他歸國洗塵,那個飯局她當然也去了。

  同學們都誇他們倆厲害,一個年輕才俊,一個美麗優秀。他笑稱自己不算什麼,說她才是難得的好女孩,又漂亮又優秀,誰娶到就賺了。他不再稱呼她為「哥們」而是名字,她大概是喝了些酒,臉粉粉的泛著紅暈,很好看。

  那年她23歲,他管理公司太忙,她怕他不會照顧自己,工作之餘經常去照顧他的生活。他說她讓這個房子有家的味道,沒有她真不知道日子會多遭,但他卻從來沒說她是他女朋友。她想有些事情不需要說的太明白,感情要的不是名分而是默契。

  那年她24歲,公 司財務總監很賞識她,把自己老戰友的兒子介紹給她。她不好推脫的去了,這個叫宇的男人確實很不錯也表現的很喜歡她,可她心裡已經有「他」了,隻好對他說抱 歉。「沒事,就先做朋友相處吧。」宇很紳士,和他相處她感覺很舒服,他們成為了不錯的朋友,他常約她吃飯看電影,卻順她的心意保持朋友的距離,從不給她壓 力。

  那年她25歲,他 結婚了,娶的不是她,是他公司股東的女兒。是她自作多情?他本就沒有說過她是他女朋友。她的世界崩塌了,一病不起,照顧她的卻是宇。宇什麼都沒問她,但他 似乎又什麼都懂:「我知道你還不愛我,但請讓我愛你。」宇一字一句鄭重的對她說,他誠懇的看著她,似乎想看到她心裡去,「嫁給我好嗎,我不願讓你難過,我 想親手給你幸福!」

  她嫁給了宇,婚禮隆重,親友祝賀。她藉口有些醉了,躲進洗手間,在裡面哭到淚流滿面。她嫁了,她終是沒有能夠嫁給她愛了9年的那個男人。

  那年她26歲,她做飯時他就搶著洗碗,他說女人手嫩,不要碰那些洗潔劑,傷手。她不想那麼早要孩子,偷偷在吃藥,他察覺後買回一盒套,「別吃藥,傷身。」父母催問他們怎麼還不要孩子,他隻說是他太忙沒顧上。她心裡軟軟的,她知道宇真的愛她,她從心裡感激他。

  那年她27歲,她 聽說他事業倒了,老婆跟別人跑了。她找到一蹶不振的他,把一張銀行卡給了他,密碼是他生日,那是她這些年的積蓄,她讓他從頭來過。他一把拉住她:「你為什 麼要對我這麼好?為什麼這種時候還來幫我?」她沒說話,慌忙甩開他離去。愛他?不,她已經嫁為他人婦。同學情誼?為了一個同學就拿出自己積攢的幾十萬?她 不知道怎麼說,她隻是第一時間想到一定要幫他。

  她回到家,不知該怎麼解釋就這樣把幾十萬給了人。宇卻微微一笑說:「老同學有困難,我們能幫還是要幫的。」宇不是傻子,但他願為她裝傻,隻要能讓她高興。

  那年她28歲, 他的事業重整旗鼓,公司比以前更大。他約她出來,把她帶到一棟漂亮的別墅前。「這是你當年給我的銀行卡,裡面有200萬,如果沒有你就沒有今天的我。我知 道你是愛我的,隻是我以前一直沒有好好珍惜你。直到我失去了一切才知道誰對我最好,誰對我最重要。這棟房子是為你買的,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他把銀行 卡和別墅鑰匙放到她手裡,他知道她愛他,他這些年都能感覺到,他隻等她幸福的向他點頭。

  她愣在原地很久,像是在想什麼,「老同學有困難,我老公說我們能幫還是要幫的。」她回過神後釋然一笑,隻收下了銀行卡,遞迴了別墅鑰匙。

  那年她28歲,她第一次拒絕了她愛了12年的那個男人;她發現她真正愛上了一直陪在她身邊寵她愛她的那個丈夫;她終於明白一個女人這輩子最大的幸福是什麼。

  什麼是女人最大的幸福?女人這輩子最大的幸福不是有個讓你不顧一切的愛人,而是一個會為了讓你幸福願意為你做一切的丈夫;女人這輩子最大的幸福不是有男人功成名就後給你一所房子,而是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張開臂膀願意名正言順的給你一個家。

 

  很多男人總說:「等我有房有車了我就風風光光的娶你!」可他們不懂,女人愛的是他這個人,不是他的房和車,他的錢可以慢慢賺,但女人的真心不能總是空等待。

  請好好珍惜你身邊那個愛你的女孩吧,趁現在時光正好,趁愛情尚未變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