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告史」,已經成為中國當代醫學史的一部分。        


       

1986 年 10 月 30 日,衛生部和公安部聯合發布《關於維護醫院秩序的聯合通告》。        


       

當時的印發通知中寫道:        

近幾個月來,一些地方連續發生打砸醫院,毆打和汙辱醫務人員的事件,嚴重干擾了醫院的正常工作秩序,損害了廣大患者和群眾防病的利益。為維護醫院的醫療秩序,保障醫療預防工作正常進行,現將衛生部、公安部《關於維護醫院秩序的聯合通告》發給你們,請廣泛宣傳張貼,認真貫徹執行。共同維護好醫院正常工作秩序。            


       

但是,十多年之後,形勢愈發嚴峻了起來。於是衛生部和公安部又出手了。        


       

2001 年 8 月 7 日,衛生部和公安部聯合發布《通告》,同時配發的《關於加強醫療機構治安管理維護正常診療秩序的通知》中寫道:        

近年來, 個別患者及其家屬打砸醫療機構、毆打甚至殺害醫務人員的現象時有發生, 嚴重干擾了醫療機構正常的工作、醫療秩序, 直接影響了廣大群眾就醫。            


       

這次《通告》里明確提出:        

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予以處罰;構成犯罪的, 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那時,全國醫療機構看到這樣《通告》,都表示熱烈歡迎;而且國內很多行政檢查考評,都要求「製度上牆」。所以,各家醫療機構忙不迭地把《通告》貼上了牆,奉若門神。但是之後,各地醫務工作者就在這張「門神」的眼皮底下又被打了十年。        


       

2012 年 3 月 23 日,哈醫大王浩醫生被殺。4 月 30 日,衛生部與公安部聯合印發《衛生部公安部關於維護醫療機構秩序的通告》。5 月 3 日,衛生部辦公廳關於貫徹執行《衛生部公安部關於維護醫療機構秩序的通告》的「緊急通知」中要求:「醫療機構應當在本單位顯著位置及醫務、保衛等相關部門辦公場所廣泛張貼。」        


       

當時,我看到這份通知後,跳著腳對同事說:「趕快貼起來!多印幾份貼起來!這是保護我們的新門神啊!」然而,「新門神」上牆之後,同道們似乎被打得更頻繁了。        


       

同道們湊在一起,盯著牆上的《通告》,看看有哪里不對。「要麼,是因為衛生部排在了第一位,所以就不管用了?」大家夥在心里嘀咕著。        


       

2014 年 5 月 12 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聯合印發《關於依法懲處涉醫違法犯罪維護正常醫療秩序的意見》。衛生計生委終於排在了最後。        


       

之後,傷醫形勢確實有所緩和。        


       

2015 年 5 月 25 日,溫嶺殺醫案罪犯連恩青被執行死刑。5 月 26 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溫嶺殺醫案」等 4 起涉醫犯罪典型案例。熟料,從 5 月底開始,又出現一波密集的「傷醫潮」。廣西發生「燒醫案」之後,6 月 17 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有關負責人表示,最高檢對近期頻繁發生的惡性暴力傷醫事件高度重視,對檢察機關依法嚴懲涉醫犯罪提出要求。        


       

看來,如今的節奏,是由最高法和最高檢出面。衛生部和公安部聯合發通告的曆史已經過去了。        


       

我們共同經曆著這一段曆史,我們需要直面這一段曆史。        


       

這些年,出了那麼多《通告》。客觀地說,很多人、很多部門都是在努力了,大家的努力也是起了那麼一些作用的。但是,單純的「通告上牆」,沒能、也不可能起到根本的作用。        


       

很多時候,我們並不缺「法律」,而是缺「法治」。        


       

很多時候,當我們開始嚴肅地談論「法治」,卻仍然缺乏威懾力的時候,那病根就一定在「體製」了。        


       

所以,在「通告」的曆史結束之後,注定,我們還要努力相當漫長的一段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