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一則長約5分鍾的永新初中生打人視頻在網絡流傳。視頻中一名女孩被逼下跪,周圍數名女孩不停扇其耳光,甚至踹其頭部,暴行令人發指。被害女生一言不發,未曾反抗,隻是用手護住臉部。在視頻的最後,打累了的女生要求受害者自扇耳光。永新初中生打人引發公眾憤怒,施暴者面容姣好,十四五歲的花季下手卻如此狠毒。
           

這是最近比較火的一則新聞,尤其引人關注的是其中一個打人的女生,網友們叫她白衣32號文雯,打人視頻流傳開來以後,憤怒的網友對她進行了人肉,並成功扒出其裸照以及被輪奸的視頻。        

一般來說聽到“輪奸”這種事情,網友們一般都是強烈憤慨,怒斥施暴者禽獸不如。        

然而這次卻大不相同,網友們一致稱快,說輪得好、輪得妙、輪得大快人心。        

這種輿論當然不可取,一個女生即使再十惡不赦也不該被輪奸。        

這個話題就此打住,這並不是我要討論的重點。我是想奉勸少年少女們幾句話,我不知道簡書的讀者群里18歲以下的有多少,也許不多,但我還是不吐不快。        

先從我的經曆說起。        

我小學班里有一個女霸王,她並不是班干部,家里也不是很有錢,但是在班里樹立起了很高的威信,怎麼樹起來的我也不清楚,那時候我才一二年級,什麼都不懂,等到三年級的時候,她已經坐穩了霸主的地位,可以指使班里的任何一個同學做任何事:幫她買東西、幫她寫作業、給同桌文具盒里放蜘蛛、趕集的時候偷東西、男生脫女生褲子、女生自己脫褲子...        

那麼問題來了:干嗎要聽她的呢?        

不敢不聽啊,如果我膽敢不聽,她立馬會傳話給班里的每個同學,從那個時刻開始誰也不準理我,直到她解除禁令為止。        

班里沒有一個人跟自己說話的滋味是很難受的,孤獨、被冷落,而且不僅如此,班里的每個同學都會想法設法難為我、欺負我,不管他之前跟我有多麼要好。找課代表交作業會被撕掉,找組長背課文永遠都別想通過,選三好學生的時候哪怕我是班里第一名都不會得到1票。因為他們如果膽敢跟我說一句話、投給我一票,那麼他們也會被孤立。        

整個小學,我被孤立了三次,那種滋味真的難受,在心里把她恨得牙癢癢的,然而也別無他法。我還算被孤立次數少的,有兩個同學小學五年基本天天都在被孤立,能跟同學玩的時間就那麼幾天。        

小學畢業之後,我們到鎮里上初中,原來的班級被徹底打亂。        

就是從知道分班情況的那天開始,沒有一個人聽她的話了,也沒有一個人理她了。她從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帝變成了一個孤家寡人:吃飯一個人、上下學一個人、上廁所一個人,沒有朋友、沒有玩伴。        

十年以後,她召集同學聚會,然而沒有一個人參加。        


       

接著講我初中的故事,那時候學校有個校霸,他爸是殺豬的,性格粗魯、蠻不講理、行為出格、動不動就說要殺人放火的,而且年輕的時候也確實坐過牢,所以鎮里沒有一個人想去招惹他。        

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優良作風,在學校里拉幫結派、打人紮胎,專門挑性格比較溫和的男生欺負、挑性格比較開朗的女生亂搞。        

隔三差五就有個男生被他打成重傷,也偶爾會聽到傳言說有女生被他強上了,流了血,輟學回家了。        

初中畢業之後,他沒有什麼好的出路,留在了鎮里瞎混。        

兩年前他想開個網吧,去公安局辦許可證,沒想到經手審批手續的警察是當年他欺負過的一個同學的叔叔,於是卡在了那里。他賭氣湊了錢悄悄把網吧開了,他同學知道以後告訴他叔叔派人把他的家當全部查封了。        

半年前他總算緩過勁兒來,手里的錢隻夠擺個小攤兒,於是他搞了個三輪出來賣雞蛋灌餅。        

某天突然被另一個同學看到了,給他當城管的朋友打了個電話,沒過一會兒車就來了,連人帶三輪一鍋端了。        


       

故事講到這里,我想說什麼你們大概清楚了。        

我懶得去講“你們是學生,主要任務是學習,不要做這些與學習無關的事”這樣的鬼話。        

我用親身經曆告訴你們:        

像下跪、扇耳光、撒尿、脫褲子這種事情,會被別人記一輩子,並且永遠不可原諒。        

你們現在是學校里的霸王,好像很牛逼的樣子,然而一旦畢了業,你們什麼都不是,而你們曾經做下的這些事情,會成為一個個炸彈,在你們終於醒悟了準備追求進步和成功的路途中讓你們寸步難行,遍體鱗傷。        

給別人留下的傷痛會一滴不落甚至加倍得在你們以及你們的後代身上得到報應。        

願你們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