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趙元任《施氏食獅史》                    

  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施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市。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石室。石室濕,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試食是十獅。食時,始識是十獅,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白話譯文:            

 

  有個住在石屋子里的姓施的詩人,特別喜歡獅子,發誓要吃十隻獅子。施詩人常常到市場上看獅子,十點,正好有十隻獅子到了市場。這時,正好趕上施詩人到市場。施詩人看了這十隻獅子,倚仗弓箭的力量,使這十隻獅子死去。施詩人撿起這十隻獅子,到了石屋子,石屋子濕了,施詩人派仆人擦拭石屋。石屋子擦干了,施詩人才試吃這十隻獅子。吃的時候,才發現這十隻獅子,其實是十隻石獅子的屍體。試著解釋這件事!            

 

                       
 
 楊富森《於瑜與餘欲漁遇雨》                
 

 

  於瑜欲漁,遇餘於寓。語餘:“餘欲漁於渝淤,與餘漁渝歟?”                            

 

  餘語於瑜:“餘欲鬻玉,俞禹欲玉,餘欲遇俞於俞寓。”        

 

  餘與於瑜遇俞禹於俞寓,逾俞隅,欲鬻玉於俞,遇雨,雨逾俞宇。餘語於瑜:“餘欲漁於渝淤,遇雨俞寓,雨逾俞宇,欲漁歟?鬻玉歟?”        

 

  於瑜與餘禦雨於俞寓,俞鬻玉於餘禹,雨愈,餘與於瑜踽踽逾俞宇,漁於渝淤。        

 

  白話譯文:            

 

  於瑜想去釣魚,到我家找我,對我說:“我想去渝水的灘塗上釣魚,你和我去嗎?”            

 

  我說:“我打算賣玉,俞禹想買我的玉,我得去他家。”            

 

  於是我同於瑜一同來到了俞禹家,見到了俞禹,想要把玉賣給他。這時天下起了雨,大雨漫過了禹家的房子。我對俞禹說:“我本來打算去渝水的灘塗上釣魚,現在在你家遇上大雨,是該釣魚呢?還是賣玉呢?”            

 

  於瑜和我在一起在俞家避雨,我把玉賣給了禹禹。等雨停了,我和於瑜慢慢走出俞禹的家,去渝水的灘塗上釣魚。            

 

                       
 
《季姬擊雞記》                
 

 

  季姬寂,集雞,雞即棘雞。棘雞饑嘰,季姬及箕稷濟雞。雞既濟,躋姬笈,季姬忌,急咭雞,雞急,繼圾幾,季姬急,即籍箕擊雞,箕疾擊幾伎,伎即齏,雞嘰集幾基,季姬急極屐擊雞,雞既殛,季姬激,即記《季姬擊雞記》。                        

 

  白話譯文:                            

 

  季姬感到寂寞,羅集了一些雞來養,是那種出自荊棘叢中的野雞。野雞餓了叫嘰嘰,季姬就拿竹箕中的小米喂它們。雞吃飽了,跳到季姬的書箱上,季姬怕髒,忙叱趕雞,雞嚇急了,就接著跳到幾桌上,季姬更著急了,就借竹箕為趕雞的工具,投擊野雞,竹箕的投速很快,卻打中了幾桌上的陶伎俑,那陶伎俑掉到地下,竟粉碎了。季姬爭眼一瞧,雞躲在幾桌下亂叫,季姬一怒之下,脫下木屐鞋來打雞,把雞打死了。想著養雞的經過,季姬激動起來,就寫了這篇《季姬擊雞記》。                            

 

                       
 
《遺鎰疑醫》                
 

 

  伊姨殪,遺億鎰。伊詣邑,意醫姨疫,一醫醫伊姨。翌,億鎰遺,疑醫,以議醫。醫以伊疑,縊,以移伊疑。伊倚椅以憶,憶以億鎰遺,以議伊醫,亦縊。噫!亦異矣!        

 

  白話譯文:            

 

  伊的姨母死了,留下億萬財產。伊趕到城里,讓醫生(重新)檢驗姨母的病,有一個醫生檢驗伊的姨母(驗屍?!)。但是第二天,(姨母的)億萬家產卻遺失了,(伊)懷疑醫生有問題,拿這件事告了(議:議罪)醫生。醫生因為伊的懷疑,懸梁自盡了,用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回應(移:改變)伊的懷疑。伊靠著椅子回憶,想起了因為億萬財產的遺失,並拿這件事狀告自己請的醫生(的事兒),也懸梁自盡了。哀!(這事)也真是太奇怪了!            

 

                       
 
 江濤《易姨醫胰》                
 

 

  易姨悒悒,依議詣夷醫。醫疑胰疫,遺意易姨倚椅,以異儀移姨胰,弋異蟻一億,胰液溢,蟻殪,胰以醫。易胰怡怡,貽醫一夷衣。醫衣夷衣,怡怡奕奕。噫!以蟻醫胰,異矣!以夷衣貽夷醫亦宜矣!                        

 

  白話譯文:                            

 

  易阿姨悶悶不樂,大家叫她去看洋人醫生。醫生懷疑她胰髒有毛病,叫她靠在椅子上,用特殊的儀器移動他的胰髒,並設法取來一億隻特殊的螞蟻配合治療。結果胰髒的液汁流出來,螞蟻死去,胰病得到醫治。易阿姨非常高興,送給醫生一套洋裝。醫生穿上洋裝,十分高興,非常精神。啊!用螞蟻來醫治胰髒的疾病,多麼奇特嗬!把洋裝送給洋醫生,又多麼適宜啊!            

 

                       
 
 趙元任《熙戲犀》                
 

 

  西溪犀,喜嬉戲。席熙夕夕攜犀徙,席熙細細習洗犀。犀吸溪,戲襲熙。席熙嘻嘻希息戲。惜犀嘶嘶喜襲熙。                        

 

  白話譯文:                            

 

  西溪的犀牛,喜歡玩耍,席熙每天帶犀出去,席熙忙著細心幫犀牛洗澡,犀牛吸著溪水噴向席熙逗他,席熙笑嘻嘻讓犀牛不要鬧,可是犀牛樂此不疲,就愛嬉戲。            

 

                       
 
 趙元任《饑雞集磯記》                
 

 

  唧唧雞,雞唧唧。幾雞擠擠集磯脊。機極疾,雞饑極,雞冀己技擊及鯽。機既濟薊畿,雞計疾機激幾鯽。機疾極,鯽極悸,急急擠集磯級際。繼即鯽跡極寂寂,繼即幾雞既饑,即唧唧。                        

 

  白話譯文:                            

 

  叫著的雞,雞不停的叫,幾隻雞在擁擠的籠里找吃的,運雞的車子走得極快,雞也餓極了,它們的翅膀已經如同拚死一搏般堅硬如魚鱗。終於,運雞的車子到達了薊。突然,有幾隻雞撞開了籠子,所有的雞都極快地想要衝下車來。可是車子還在極快的走著,那幾隻翅膀已經硬朗的雞看見飛馳的輪子便害怕了,趕忙退了回去,也不顧籠子里有多麼擁擠。最後,籠子里安靜了下來,雞即使再餓,也隻敢唧唧的叫。            

 

                       
 

《侄治痔》                    

 

  芝之稚侄郅,至智,知製紙,知織幟,芝痔炙痔,侄至芝址,知之知芷汁治痔,至芷址,執芷枝,蜘至,躑侄,執直枝擲之,蜘止,侄執芷枝至芝,芝執芷治痔,痔止。                        

 

  白話譯文:                            

 

  芝有個年幼的侄子叫大郅人,很聰明會造紙會織布,有一天阿芝長了痔瘡,用火燎燒了一下,結果反而越來越嚴重了,大郅到阿芝家里去,知道了這件事,大郅知道芷的汁液可以治痔瘡,就到長著芷的地方去采摘,突然來了一隻大蜘蛛,大蜘蛛繞著大郅來回走,大郅拿起一根筆直的枝條扔了過去,砸到了蜘蛛的腳,蜘蛛停住不敢向前,大郅拿著芷的枝條給阿芝,阿芝用芷的枝條治好了痔瘡。            

 

                       
 
《羿裔熠邑彝》                
 

 

  羿裔熠,邑彝,義醫,藝詣。                            

  熠姨遺一裔伊,伊儀迤,衣旖,異奕矣。        

  熠意伊矣,易衣以貽伊,伊遺衣,衣異衣以意異熠,熠抑矣。        

  伊驛邑,弋一翳,弈毅。毅儀奕,詣弈,衣異,意逸。毅詣伊,益伊,伊怡,已臆毅矣,毅亦怡伊。        

  翌,伊亦弈毅。毅以蜴貽伊,伊亦貽衣以毅。        

  伊疫,囈毅,癔異矣,倚椅咿咿,毅亦咿咿。        

  毅詣熠,意以熠,議熠醫伊,熠懿毅,意役毅逸。毅以熠宜伊,翼逸。        

  熠驛邑以醫伊,疑伊胰痍,以蟻醫伊,伊遺異,溢,伊咦。熠移伊,刈薏以醫,伊益矣。        

  伊憶毅,亦囈毅矣,熠意伊毅已逸,熠意役伊。伊異,噫,縊。        

  熠癔,亦縊。        

 

  白話譯文:            

 

  後羿的後裔中有個叫熠的人,居住在少數民族彝族地區。熠是個義醫,經常為百姓免費看病,醫術精湛。            

 

  熠的姨媽死後留有一個女兒名叫伊,伊長得很漂亮,神態可人,穿上漂亮的衣服,簡直就是天上的仙女,人間的凡夫俗子根本沒法比。            

 

  熠喜歡上了表妹伊,他給伊買漂亮的衣服,可是伊並不領情,拋掉了表哥給他的衣服,穿上怪異的衣服以表示示不喜歡熠,熠感覺很鬱悶。            

 

  為躲避表哥的糾纏,伊離開家鄉,躲到一偏僻的地方,找一叫毅的人下棋,毅長得很帥,像貌堂堂,精通下棋,很有造詣。毅穿著不同尋常,看上去意氣風發。毅開導伊,使伊受益匪淺,伊很高興,偷偷喜歡上了毅,毅也喜歡上了伊。            

 

  第二天,伊繼續和毅下棋,毅送給伊一隻蜥蜴作為禮物,伊則把自己的衣服回贈給毅。            

 

  伊病了,夢中喊著毅的名字。精神也不正常了,靠著椅子咿咿細語,毅陪著她,也跟著她咿咿細語。            

 

  毅早就聽說過熠的大名,於是找到他,說明來意,求熠救救伊。熠要挾毅,提出條件,要求毅在治好伊的病後離開。毅思量著隻有熠可以治好伊,答應了熠的要求。            

 

  熠來到了邑,經過初步診斷伊是胰髒出現了瘡痍,熠馬上給伊服用了用螞蟻製成的獨門秘方,伊服用之後立即出現腹瀉,將肚中的毒素排除了體外,並且開始神志清醒發出了咦咦的聲音。緊接著熠割下了薏米製藥,給伊服用,很快伊就康複了。            

 

  伊想起了毅,又在夢中叫者毅的名字,熠暗示伊毅已經離開了,自己很喜歡她。伊想到再也見不到毅了,生活得沒意思,於是就上吊自殺了。            

 

  熠精神也恍惚了,也自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