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於1996年12月20日在“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中國的股票市場在新中國成立前就有,那時上海的股票市場比香港地區的發達得多。新中國成立後,把它關閉了,成為禁區。社會主義國家能不能搞股票?鄧小平同志說,可以試。1990年12月,在上海成立證券交易所,當時我在上海當市,大家都認為這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重要標志。這實際上是一個最有效的直接融資方式,同時又成為企業效益的一個晴雨表,誰的效益好,誰的股票價格就高。特別是老百姓手里的錢越來越多,不滿足於存在銀行里,總是要尋找出路。不搞股票,照樣會出現“地下錢莊”、買彩票、賭博,什麼都有。買股票是一個正確的投資方式,有好處。現在外國的股市對社會穩定沒有什麼影響,通過基金的管理方式,把社會上的遊資都吸引過來。


       

但是,股票也是有風險的,特別是在不成熟階段。這幾年我們發展股票的曆程是三起三落,一下子上去,一會兒下來。股民沒有風險意識,政府對股票的監管力度也不夠。鄧小平同志當初就講過,股票可以試,不行就關。現在關是關不了啦,城市人口差不多40%都進入股市去了,怎麼關呢?今年4月份之前,股市比較平穩,4月份開始升溫,9月份後暴漲。香港股市排在世界前幾位,一天的成交額也就是108億港元;它的股票流通市值相當於我們現在的10倍,也就是說,它有4萬億港元,我們的股票流通市場值隻有4000億元,但今年12月份我們一天的成交量最高峰達到350億元,相當於香港的3倍以上。這說明股市投機性很大,一些“垃圾股”,根本沒有什麼效益,都炒成七八元一股。為什麼暴漲?大家都認為,香港“九七”回歸之前,政府絕對不會讓股市掉下去;否則,政府的面子不好看。以為買股票就必賺,因此今年9月份後新的股民進入得比較多,幾個月的時間增加了800萬戶,現在有2200萬戶人了。大概有近40%的城市人口與股票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股市牽動人心啊。


       

股市要是出問題不得了,因為世界股票市場是有規律的,有漲就有跌,暴漲就暴跌。我們也擔心在什麼時候跌。我們本來是采取不加干預的態度,但這幾個月以來,看到這種危險趨勢,大戶操縱,銀行資金違規進入股市,股民們盲目地跟風,新聞媒介推波助瀾。因此,這幾個月我們做了一些工作,香港報紙說是下了“十二道金牌”。我們撤掉了兩個銀行的行長,因為他們拿信貸資金炒股票。我們在《人民日報》發表了幾篇文章,目的就是提醒股民現在股市過熱,風險很大,但毫無效果。香港報紙說,股民隻看到“九七”香港回歸的利好消息,別的不管了,無論怎麼警告,他們都無動於衷。這樣發展下去不得了。


       

這時候,我們不能不講話了,於是發表了一篇《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文章,是讓中國證監會同志起草的,實際上是講了三個道理:        


       

第一,這個股市現在是非理性的。


       

第二,股票市場是有漲必有落,落的時候,政府不會托市,也托不起這個市。曆史經驗證明,沒有一個人能把股市托起來。


       

第三,股市風險自負。賺了錢你多得,賠了錢你自賠,政府管不了。


       

現在股民的風險意識不如新中國成立前,那時的上海股民賠了錢就往黃浦江一跳了事。現在賺了錢的一聲不吭;賠了錢的找市政府,砸市政府的玻璃。現在不警告他,將來出了事怎麼辦?因此,我們認為《人民日報》這篇特約評論員文章發表的正是時候。


       

當然,我們估計這篇文章一登,股市也可能全面崩潰,一落到底,那也是不好辦的事。因此,我們在此之前先建立了一個漲跌停板製度,這是國際慣例,但並不是每個國家都有。


       

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股票一天上漲或下跌的製度不能超過10%。現在看來,這個製度提前建立是有好處的,要不然這個星期一就是“黑色星期一”,一跨到底了。


       

當時,沒有想到這篇《人民日報》特許評論員文章的作用有這麼大。“十二道金牌”股民都不理啊!這篇文章一登出,星期一早上一開盤,股票一下下跌10%。要是沒有這個10%的限製,就全部掉到底了,這種情況我們預料到了。但是我們也沒有考慮到,股民很多是新股民,拿的是退休金,保命錢炒股票,這樣一下化為灰燼,也不太好。


       

因此我們決定在星期一晚上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上發表中國證監會發言人的談話,做了些解釋工作。我們發現所有的外國評論都是正面的,還有香港報紙的評論都是正面的,認為中國政府的做法用心良苦,無可厚非,不可責權求備,采取這個措施是必要的。


       

第一天跌了百分之九點幾,第二天又跌了百分之九點幾,但第一天的成交額是20億元,第二天的成交額達到了80億元,成交額上去了,我們就放心了。既有人拋,又有人接,還有人進來。第三天的情況就更好了,股市反彈了,成交額是180億元。直到第三天晚上,我才睡著覺。


       

以後幾天,股市有升有降。我估計問題不大,有驚無險。今後股市再漲再跌,不能怪我。我已經把股市的道理講得清清楚楚,賺錢不來找我,賠錢來找我,這有道理麼?現在外邊又在謠傳,政府會托市。香港《明報》記者寫了一篇文章,我看寫得很好,題目是《謠言止於智者》。這篇文章說,《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剛說政府不會托市,現在又開始托市?朱鎔基不會笨到這個程度,自已打自己的嘴巴。我宣布不托市,還托什麼市?政府不會管,股民自己投資,自已承擔風險。我們采取一些措施後,各種信息反映上來,根本沒有跳樓、打碎玻璃的事,沒有激烈行為出現,說明中國的股民也在成長之中。對這件事中央政治局討論過,中央也作過決策,當然要關心人民的利益。這不能叫行政干預。總之,這件事情,我們是做得對的,對今後股市的正常發展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