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李筱懿


       

前些日子和女兒玩拚圖,這是她最喜歡的遊戲之一,對我卻是挑戰,當了媽媽之後,我發現很多孩子玩得很好的項目,成人卻未必更強,拚圖就是其中之一。


       

亂糟糟的幾百塊,形狀顏色大同小異,根本看不清楚端倪,卻偏偏考驗人的耐心,要把它們合乎邏輯地拚成一幅完整的圖畫,小朋友沉浸其中,大人卻難免焦躁。


       

我看著她不慌不忙地挑選、比對、安放,每每成功一次,嘴角便情不自禁欣喜上揚,這個遊戲她玩得段位漸高,從原來拚幾十塊都會著急,到現在心平氣和拚完幾百塊,循序漸進每天完成一點,不躁不慌。


       

我曾經想在這個過程中幫助她,自告奮勇地幫忙,可是,經曆了幾次越幫越忙之後我決定還是讓她獨立完成——再小的孩子也有自己的邏輯和觀察,除非她求助,否則,我的幫助更像打擾,擾亂了她原先的選擇,一塊不慎,全圖進展緩慢。

於是,她拚圖的時候我往往拿本書坐在她身邊,她需要時,我放下書和她一起尋找最合適的那塊;她進展順利時,自由沉浸在她的拚圖世界,我不聲不響在我的書本里散步,彼此陪伴卻不干擾。


       

有人問我完善的感情是什麼樣子?以往我總覺得形容起來有點困難,和孩子一起拚了很多次圖之後,我慢慢理解,完滿的感情就像一場拚圖。


       

觀念、思想、背景、條件都差不多的男女,一次次地接觸、溝通、對比、衡量、拿捏、衝突、困惑、輾轉、騰挪、修正、改變,隻為找到某一塊可以嚴絲合縫的積木,彼此嵌入,拚出完整的生活。


       

可是,這並不容易。


       

有的時候,無論從哪方面說,初看都很合適,仔細觀察卻偏偏不是你想要的那一塊,不是轉角缺了點,就是斜坡太長,總之,不合適也不能硬來,勉強放到一起,不僅站錯了眼前的位置,還影響全局的服帖與平順。


       

就像愛情里那個完全不能將就的人,湊合了眼下這一會兒,往往付出未來若干年,甚至一輩子的代價收拾錯局,與其將來勞心費力,不如現在不落那招謬棋。


       

有的時候,當局者迷,總是出錯,總是看到相似形,拿來一試才發現不對,根本拚不到一起,再換一張就是,不至於急得滿頭大汗硬把不合適的往一塊兒湊,拿錯的東西趁早換掉,未到時機急也急不來。


       

這一點,孩子常常比大人做得好,他們心底沒有固定答案,心無預設就不會固執,不會把一塊不合適的拚圖強行擺到不對的地方,他們很快發覺手上的拚圖不是最恰當的那塊,迅速放下,繼續尋找,直至找到真正匹配的那個。


       

就像愛情中,會失去的都是不對的人,對的人你不會失去他。


       

正確的事情往往比較簡單,隻有錯誤,才會折騰出百轉千回的糾結。什麼是好的感情?至少,好的感情是讓人愉快的感情,那種死去活來彼此折磨的所謂愛情,或者是沒有找對對象,或者是沒有找對相處模式。


       

對的愛情,通常都不會太辛苦;讓人欲罷不能的痛苦,大多是美麗的錯誤。


       

就像天空、氧氣和水,生活的必需品哪里需要跋山涉水去尋覓,隻要抬起頭,放開眼,揮揮手,就能欣賞和得到。猶如拚圖時得來全不費工夫的那塊碎片,沒有上下求索的吃力,圖案、鋸齒、邊角都那麼適合,輕輕一放,嚴絲合縫,立即完整。


       

拚圖的時候需要別人的幫助嗎?未必。


       

你有你的邏輯和步驟,別人有別人的章法與方式,兩兩疊加並不總是撥雲見霧一派澄明,也可能猶如同時演奏兩種不同的樂器,絲竹諳啞雜音交錯,再也聽不清來路和去路。


       

那麼,愛情里別人的意見重要嗎?真的不一定。


       

別人不是你自己,未必了解你的需求和思索,那些點點滴滴最真實狀況,隻有自己了然於心,那些勾勾措措不能說的秘密,隻有自己才能找得到答案。


       

別人的意見,有時愛極生亂,有時隔靴搔癢,所謂的指路明燈通常隻在自己心里。

拚圖有完成的時間限製嗎?今天拚不完明天再拚,明天拚不完還有後天,甚至,卡殼的時候放一放,前幾天山窮水盡,隔幾日卻柳暗花明的事情太多,不鑽牛角尖就是最好的心態。


       

愛情有最好的時間嗎?20、30、40、50的愛情哪有什麼本質區別,最多是不同年齡段對生活與對方的要求差異,本質都是找到合適的人一起往前走。


       

那麼,何必拘泥那個對的人是出現在20歲、30歲還是40歲或者50歲呢,何必給愛情設定一個必須完成的時間段呢?


       

她是張愛玲的姑姑,張茂淵。


       

起初知道她是在張愛玲的文字里,姑姑智慧清冽,清高的民國女作家在她面前,也常常自愧生活上的愚鈍,從姑侄兩人的合影,可以看出這是個身材高大的女子,樣貌清秀,出身名門,是中國第一代職業女性,她有自己的工作,在電台講新聞,每天一兩個小時,換取不錯的報酬,還會說一些“冬之夜,視睡如歸”之類的俏皮話。


       

時光退回張茂淵25歲那年,在開往英國的輪船上,她與26歲風華正茂的李開弟相遇。漫長的旅途兩人幾乎聊遍了所有話題,相見恨晚彼此難忘,無奈李開弟已有婚約在身,隻能分手作別。


       

後來,他結婚,夫妻據說也恩愛,張茂淵與他偶爾聯系,也曾托他照顧在香港的張愛玲,直到李開弟的老伴去世,張茂淵才在78歲的高齡嫁給他。


       

假如這場感情是一次拚圖,為了尋到合適自己的那塊,張茂淵等了足足53年。


       

我不太敢設想,有多少人願意用53年的光陰完成一幅極品拚圖,但是我相信,太急沒有故事,太快成了事故,寧願慢一點,緩一點,克製一點,耐心一點,才能在生活的長局里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那塊拚圖。


       

孩子的手在拚圖間靈活觸碰,不嗔不怒不貪不倦,或許,這才是愛情與生活本身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