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跌倒了,家長要不要把他扶起來?                


           

這是近些年來輿論界經常談論的一個話題,而且觀點驚人的一致:孩子跌倒了,家長“不要心太軟”,不要管他,要他自己爬起來。還引用“證據”來印證自己的觀點:“人家外國的父母都是這樣。”


       

年輕的父母聽了,也有人對此深信不疑。理由是:這樣做可以養孩子經受挫折的能力。如果父母把孩子扶起來,就是強行剝奪了孩子經受挫折教育的“機會”,是不能扶。


       

這種觀點究竟對不對呢?我以為,這種觀點有點兒偏頗。        


       

要區別情況,分別對待,不能一概而論。        


       

應當承認,從培養孩子經受挫折的能力的角度來說,這種觀點有一定的合理性。從小讓孩子經受一些摔打,不要太嬌生慣養,是有遠見的,這點應當給予肯定。


       

但是,不對具體情況做具體分析,對於不同情況不區別對待,不管是什麼情形,不管孩子年齡大小,身體強弱,也不管跌倒後被摔傷沒摔傷,受傷的嚴重程度等等,主張“絕對”不能去“扶”,恐怕這種主張有點兒太片面,太絕對化,也過於武斷了。


       

如果孩子摔得不重,或衣服穿得很厚,毫發未損,看樣子他能夠自己爬起來,家長就不要去“扶”他,是應當設法鼓勵他自己爬起來。這樣做,不僅可以鍛煉、培養孩子經受挫折的能力,也會增強孩子的自信心,使孩子在挫折面前,意志變得更加堅強起來。


       

       


       

但是,假如孩子正是蹣跚學步的時侯,年齡太小,身體很弱,或是摔得很猛、很重,摔了個“滿臉花”,頭破血流,慘不忍睹,難道這種情形也不扶助孩子一下嗎?若是這種情形,家長視而不見,熟視無睹,也不伸手扶助,那是不是也有點兒太“殘忍”了吧?


       

應力避早期教育觀點的片面性        


       

在孩子遇到困難,受到挫折,需要幫助、渴望扶助的時侯,沒有人去熱情地幫助、扶助,他會感到人與人之間太“冷酷無情”,太沒有同情心了。這不僅會給作為弱者的孩子在心靈上造成極大的傷害,而且當他在看到比他更弱的弱者,諸如遇到比他更小的孩子,老弱病殘者等,受到挫折、遇到困難時,他也會“漠然置之”、“袖手旁觀”,不會伸出熱情的手去愛幼、扶老、幫弱、助殘,最後會成為缺乏同情心、冷酷無情的人。假如社會上沒有同情憐憫、互幫互助、扶老攜幼、扶危濟困的良好風尚,社會將會是什麼樣子呢?


       

孩子是未成年人,是弱者,他們需要得到成年人的關心、愛護、幫助、保護,成年人也都有這種責任。小孩子在受到挫折,遇到危難時,比如不慎跌倒了,實在是爬不起來的時侯,家長就不能“心太硬”,要熱情地關懷、愛護,主動地幫助、保護。這不僅使孩子獲得了必要的關愛,體會到了人間的溫暖,有安全感;也會使他們在家長扶助、保護幼小的行為中,學會同情、關愛、幫助別人。


       

有一位幼兒園老師,在教孩子們跳舞時,不慎把腳腕給扭傷了,一屁股就坐在地上,怎麼也站不起來,疼痛難忍,腦門上直冒汗。面對摔倒在地的老師,卻沒有一個孩子上前扶助她站起來。老師聽到的則是:“老師,你要勇敢,要堅強,自己站起來!自己站起來!”弄得老師哭笑不得。


       

我們知道,孩子小時侯所獲得的教育和影響,印象是非常深刻的。孔子說:“少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小孩子對事物的人生,往往是“先入為主”,小時侯受到的教育,獲得的影響是片面的,長大以後的思想和行為也會出現偏差。


       

教育實際工作者和理論工作者必須注意到這樣一種情況:一種傾向往往會掩蓋著另外一種傾向。提出一個教育主張,應當慎而又慎,不能太片面,太絕對化,太武斷。要辯證地、全面地看問題,要堅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對於不同情況要區別對待。


       

若是針對我們有些做父母的對孩子過於“嗬護”、過度保護,而有意識地強調一下“跌倒了要他自己爬起來”,“矯枉”必須“過正”,還是可以的。但不能把它作為一個適用於所有情況的普遍的教育“原則”和行為規範。


       

在教育孩子時,一定要講究“辯證法”,不能搞“形而上學”。


       

注重經受挫折能力的培養,但不能把孩子培養成為“冷血動物”。        


       

其實,我國古代的家庭,既重視對孩子進行同情憐憫、互幫互助、扶老攜幼、扶危濟困等道德品質的教育,也有嚴格要求孩子,從小注意培養孩子經受挫折能力的優良傳統。


       

比如,北宋時期著名的哲學家程顥、程頤的母親侯氏,她生過六個男孩子,由於當時醫療條件太差,四個孩子很小的時候就病死了,隻剩下程顥、程頤兄弟二人。侯氏自然非常疼愛程顥、程頤這僅存的兩個兒子,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他哥倆身上。但是她深深懂得“慈母敗子”的道理,從不嬌慣溺愛。


       

程顥、程頤兄弟二人隻相差一歲多。在他們蹣跚學步的時侯,常常摔倒在地,家里的傭人要上前扶抱,侯氏立刻勸阻說:“不要管他們,讓他們自己站起來。”然後,又對兩個孩子說:“你們走路時,慢一點就不會摔跟頭了。你們試試看,試試看。”在侯氏的嚴格要求和循循善誘之下,程顥、程頤小哥倆一點兒也不嬌氣。


       

人們傳說外國的父母在孩子跌倒了的時候,“從來是不扶起來”的說法,也隻是一種臆說、誤傳。


       

       


       

前些年,一位哈佛大學學教育的博士生到我這里來訪學,要了解中國的傳統家庭教育文化。我給那位博士上完課後,出於好奇,我借機會特意詢問了一下這個問題。


       

我說:“我們這里,有人說人家美國的家長,孩子跌倒了,從來不扶不管,都是讓孩子自己爬起來。我沒去過美國,不了解美國的實際情況。你們美國是這樣嗎?”


       

那個留學生聽我這麼說,哈哈大笑起來。她說:


       

“哪里有這種事?美國人是從小重視培養孩子經受挫折的能力,要讓孩子適當吃些苦;但也不是把孩子培養成為冷酷無情的‘冷血動物’。孩子跌倒了,該扶則扶;該讓他自己爬起來,就鼓勵自己爬起來。要看具體情況,不能一概而論。”


       

原來如此。看來,大眾傳媒上有很多以訛傳訛的東西,不要輕信。


       

其實,孩子哭往往是大人驚慌失措、大呼小叫給嚇的。        


       

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我們的先賢所提出的挫折教育的思想,早已深入人心。


       

中國古人教育孩子很早就懂得“嚴是愛,慣是害”的道理,嚴格要求、嚴格訓練孩子,不嬌慣溺愛,讓孩子在實踐中經受摔打、磨練。那時候,每個家庭的孩子都比較多,就是想嬌慣溺愛也沒有那個條件。


       

現在,整個社會進入“少子時代”,每個家庭的孩子越來越少。特別是獨生子女家庭,隻有絕無僅有的一個,把孩子看得比眼珠子還珍貴,嬌慣溺愛的現象比較普遍,是該提醒年輕的父母別太“過度嗬護”。


       

其實,小孩子跌倒在地哭起來,不見得是摔得有多麼疼痛,而許多情況是,在沒有絲毫的心理準備的時候,被突然的跌倒給嚇哭了。再加上家長突如其來地令人心驚肉跳的驚慌失措,大呼小叫,孩子本來沒打算哭,也會在家長的一驚一炸之下,情不自禁地哭起來沒完沒了。


       

如果家長不大驚小怪的,雖然有點兒疼痛,其實孩子也能忍受。家長不要低估孩子的忍受能力,經過鼓勵,也就自己爬起來了。


       

要緊的是,家長要把心態放平和,不要那麼邪乎、誇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