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26 日,有傳言四川省教育廳宣布瀘醫改名「四川醫科大學」無效,將會將其改名為「四川第二醫科大學」。盡管事後教育廳發言人出面否認,但馬蜂窩已捅破。塵煙喧囂中,瀘醫與華西紛爭又起。        


       

微博上掀起了瀘醫與華西學子的新一輪罵戰,同時,瀘醫學子也在校園內拉出橫幅表示誓死捍衛「四川醫科大學」之名。轟轟烈烈的更名大戰打響了第二回合。        


       

       


       

網上對於雙方的評價都已甚多,無非是瀘醫指責華西以大欺小,自己不用的校名縮寫也不讓別人用;華西指責瀘醫李鬼裝李逵,擺明了想揩自己的油,山中老虎還在猴子就想稱大王。        


       

這些陳詞濫調估計大家早已進入不應期,因此,我們談些其他的東西。        

       

華西                    
龍遊淺底                    

世紀之交,院系合並大潮洶湧而至。其時,全國各大王牌醫學院中,除了大哥大協和靠著自己無比深厚的高層背景死死抗住了清華的壓力,其他大多被迫嫁入了當地的綜合大學。
       


       

然而,雖然都是逼婚,婚後生活卻千差萬別。北大北醫那是相濡以沫,複旦上醫就有點哀怨情愁,浙大浙醫則是日子越來越紅火。與之相比,華西可謂是落差最大的一個。        


       

盡管川大心知肚明華西是自己最大的王牌,當寶貝般伺候著,但畢竟華西隻是川大中的幾個學院,隨時會受校一級掣肘,川大的不給力也限製了其更高的發展,看看當年不如自己的上二醫、浙醫抱著交大浙大的大腿一路騰飛,心中難免有怨氣。這股無名之火憋了數年,終於逮到了個送上門來作死的,難免要往死里揍。        

       

瀘醫                    
築巢引鳳                    

而瀘醫自然也不是什麼純良之輩,可謂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當然,改名之後無論是對於生源、就業、省內支持都會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先搭台好方便日後唱戲,這也不難理解。
       


       

但是這種偷偷往四川省老大的位置上挪兩步,企圖先占個名分順手占華西便宜的小動作,明顯觸碰到了華西的逆鱗。華西仍然懷揣爭霸全國之心,哪能想到後院起火,自然也會給予狂風暴雨般的反擊。        

       

政府                    
沉默觀戰                    

此事發酵了近兩周,雙方都早已撕破臉皮,乃至於華西教授紛紛喊出了「以後看到瀘醫的報考一律不收」的狠話,甚至連遠在北京的教育部都站出來為瀘醫站台表示改名合乎程序,可是作為當地的直接領導機構,四川省教育廳和省衛計委除了出來否認了一下瀘醫再次更名的傳聞,其餘時間保持了不變的沉默。
       


       

川大是教育部直屬,華西各附屬醫院是衛計委直屬,都不聽省里的話。毫無疑問,站在四川省的角度,必定希望能夠有一所自己的「四川醫科大學」,因此,2 年前瀘州醫學院改名工程啟動時,即是副省長黃彥蓉召集的各部門共同推動。        


       

政府此時的心態,大約也是和瀘州醫學院的領導們一樣,不想直接得罪華西,悶聲發大財,反正生米已煮成熟飯,教育部出面背書,華西還能翻了天不成?等這波聲討過去,也就自然被迫接受事實了。        

       

老川醫校友與瀘醫學生                    
潛在受害者                    

改名過後,唯二可能的受害者,就是老川醫校友與瀘醫學生。但畢竟那些老校友們大多也都快進入了退休的年紀,所謂「在美國行醫受影響」的人數也不會多。所以,這次事情中損失最大的,反而可能是瀘醫的學生。
       


       

固然如前述,「四川醫科大學」的名頭對於其省外就業有一定的促進作用,但可以想見,雖然概率較小,然則若華西的教授們真能夠狠下心來,斬斷了瀘醫學子去華西讀研讀博這條路,那絕對是得不償失的。        


       

另一方面,在如今華西已經噴到臉上,瀘醫領導不便出面正面對抗之時,拿學生當槍使製造出「民意」倒逼上層這一經久不衰的手段又被再次拿上台面。特別是拉橫幅這種行為,背後沒有領導的默許乃至暗示是不可能的。一旦事有不協,隨時可以以「學生自發」為借口,把自己摘得干干淨淨。最終苦了的還是那些學生,尤其是低年級熱血而單純的學生。        


       

最後,作為曾經經曆過類似而更加浩大事件的過來人,隻想跟現在義憤填膺的兩校學生、醫生們說一句:改名最終成功與否,與民意、曆史、校友、名聲都無關,隻在於看雙方誰能找到更有分量的領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