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在極度恐懼時候,你會有什麼反應呢?大罵髒話、身體發麻、還是腿軟尿褲子呢?一位從電梯哭吼著爬出來的女領隊開始了這個故事。
  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多,飯店大廳就隻剩下櫃台的一位夜班小姐,和七八個在飯店大廳等著開會的領隊,或許是帶了一天的團講解了一天的行程,大家坐在椅子上,兩眼無神誰也不願意說話,整個大廳靜的出奇。這時飯店的自動門打開了,走進來的正是領團的經理,他打破了這個寧靜:嘿~醒醒!開會了開會了,都到齊了沒!

一位資深的領隊「小強」很不耐煩的說:新來的還沒下來啦!

經理:打電話給她!叫她房間巡好趕快下來開會了!

正當小強百般不情願的從口袋掏出手機,突然電梯門打開了,從裡面傳來哭吼聲,隨著電梯門越開越大,哭聲越來越淒厲,伴隨著大廳的回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一個穿著領隊製服的女生爬了出來,「咦~這不是那個新來的領隊嗎」小強說。大夥人跑了過去把她攙扶起來,櫃台的小姐也跑了過來:怎麼了!怎麼了!
這時的我們,已經把這位女領隊"拖"到沙發上了,說"拖"一點也不為過,因為她早就全身癱軟了。旁邊的領隊七嘴八舌的說「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叫救護車」「還好嗎」⋯,在一片混亂當中,隻見領團經理拿了杯水,默默遞給了臉色發白雙唇還微微顫抖的她,緩緩的說:發生了什麼事?
一時間還沒恢復情緒的她,很艱難的用氣音勉強說出了幾個字:鬼⋯鬼⋯房間⋯鬼⋯ ,雖然不是很清楚她到底要說什麼,但大家都明白她遇到什麼了;瞬間一夥人又恢復到剛剛的寂靜了,隻剩下她微微的啜泣聲。
  一群人或坐或站,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個顫抖的聲音開始說:剛剛⋯巡完房間後,我打算把隨身行李先放回房間再下來開會,到了領隊房,我按了很久的電鈴都沒人開門,心裡想說可能大家都還沒上來,正轉身準備要按電梯下樓,房門就打開了,隻開了一個縫,我還想說可能在換衣服吧!不好意思把門全部打開,我就推了門進去,推到門半開的時候,我傻掉了,因為裡面全是黑的,磁卡也沒有插,我停了一下,很快的告訴自己,一定是大家想要整我,那我還要傻傻的進去嗎,先下去開會算了,又轉身去按了電梯,後面的房間突然有一個女生的聲音說:進來啊~怎麼不進來!我整個背脊發涼,因為這個聲音很尖銳,尖銳到好像用指甲在刮黑板,但卻是講話的聲音,我不敢回頭,電梯門一開我就衝進了電梯,進了電梯後我逼不得已要轉身按關門,這時候我看見房間的門已經是全開了(備註:房間是正對著電梯),我被眼前的畫面嚇到癱軟在地上,明明走廊上有燈,房間卻暗的出奇,感覺走廊上的燈都被吸了進去,但是隱約看到房間裡面有東西在動,我也不管裡面到底是什麼,隻希望電梯門趕快關起來,但是卻感覺電梯怎麼也關不上,房間裡的東西感覺越來越靠近房門口,直到我看見一團黑影一直在晃動,越晃越快、越晃越接近房門,是一個人⋯一個人吊在天花板上,一張臉完全潰爛,伸著很長的舌頭,也是潰爛的⋯一直向房門晃出來⋯一邊晃一邊喊著:來~快點進~不來我要出去了(講到這裡這位女領又大哭了起來)接著電梯門終於慢慢的關了起來,但是在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剎那,電梯門傳來「咚咚咚的拍打聲」感覺整個電梯都在震動,我癱在地上看著上面數字從四樓慢慢的下到一樓。
  講到這裡,旁邊的櫃檯小姐驚訝的問:「妳說從幾樓下來!」女領隊無力的說:「四樓」,當下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這時櫃檯小姐用顫抖的聲慢慢說:「我·們·飯·店·沒·有·四·樓」

P.S當下她在說這件事的時後,並不是這麼的流利,因為她哭的非常厲害,整理完她說的話後,事情大致就是這樣。後來這位新來的女領,當天就請家人接回家,之後就也沒在公司看到她了。至於當天所有的領隊和經理,全部都去遊覽車上睡了!
這真實故事發生在南投的一個知名飯店,怕影響到飯店營業,所以並沒有指出名字。

                 http://www05.eyny.com:88/thread-10384304-1-2LFNW6OU.html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