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518_medium.jpg

           一個朋友的孩子大學畢業半年了,沒有去找事,窩在家裡,白天睡覺,晚上上網。       

           最近跟他父母要錢,想去美國遊學,朋友來問我該不該讓他去,我望著他蒼蒼的白髮說:「你如果真的要為孩子好,讓他去,但是不要給他錢。」      

           我想到了我妹婿的故事。        

           我妹婿是美國人,從小就想作水手,嚮往外面的世界,想先環遊世界再回學校唸書。        

           雖然他父親是醫生,家庭經濟環境許可,但是父母並不給他錢,他也沒向家裡要,高中一畢業就先去阿拉斯加伐木存錢。        

           因為阿拉斯加夏天日照很長,太陽到午夜才落下,三點多又升上來了,他一天如果工作十六小時,伐一季木的工資可以讓他環遊世界三季。        

           他在走遍世界兩年之後才回大學去唸書。因為他是在自己深思熟慮之下才決定念的科系,所以三年就把四年的學分修完,出來就業。他工作得很順利,可以說平步青雲,一直做到總工程師。        

           有一次,他告訴我一個小故事,說這件事影響了他一生。        

           他在阿拉斯加打工時,曾與一個朋友在山上聽到狼的嗥叫聲,他們很緊張的四處搜尋,結果發現是一隻母狼腳被捕獸器夾住,正在號嚎,他一看到那個奇特的捕獸器,就知道是一名老工人的,他業餘捕獸,賣毛皮補貼家用,但是這名老人因心髒病已被直升機送到安克瑞契醫院去急救了,這隻母狼會因為沒有人處理而餓死。        

           他想釋放母狼,但母狼很兇,他無法靠近,他又發現母狼在滴乳,表示狼穴中還有小狼,所以他與同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狼穴,將四隻小狼抱來母狼處吃奶,以免餓死。        

           他把自己的食物分給母狼吃,以維持母狼的生命,晚上還得在母狼附近露營,保護這個狼家庭,因為母狼被夾住了,無法自衛。        

           一直到第五天,他去餵食時,發現母狼的尾巴有稍微搖一搖,他知道他已開始獲得母狼的信任了,又過了三天,母狼才讓他靠近到可以把獸夾鬆開,把母狼釋放出來。        

           母狼自由後,舐了他的手,讓他替牠的腳上藥後,才帶著小狼走開,一路還頻頻回頭望他。        

           他坐在大石頭上想,如果人類可以讓兇猛的野狼來舐他的手,成為朋友,難道人類不能讓另一個人放下武器成為朋友嗎?        

           他決定以後先對別人表現誠意,因為從這件事中看到,先釋放出誠意,對方一定會以誠相報。                   (他開玩笑說,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是禽獸不如。)        

           因此,他在公司中以誠待人,先假設別人都是善意,再解釋他的行為,常常幫助別人,不計較小事。所以他每年都升一級,爬得很快。        

           最重要的是,他每天過得很愉快,助人的人是比被助的人快樂得多,他對我說,他一直很感謝阿拉斯加的經驗,因為這使他一生受用不盡。        

           的確,隻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才會珍惜,下過霜的柿子才會甜,人也是經過磨煉了才會成熟。        

           如果一個人大學畢業了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那麼應該要讓他去外面磨煉一下,不要給他錢,讓他自食其力。        

           重要的是父母要捨得放下! 悟到對孩子最好的保護就是給他一個機會去證明自己、體驗人生,相信他也能從中得到一個對他一生受用不盡的經驗。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