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張敏已經被人遺忘了,沒想到,網友發出一組她的近照,一天之內,卻有將近兩萬條回複。照片上的她,短髮、墨鏡、瘦削,照舊美麗,和所有愛美的女人,照片加了一點效果,可以看出,她的輪廓有點變化,比以前柔和,畢竟年齡和心境都變了,但她依舊是多少人的夢中情人,而且現在更是夢中夢,因為人們熱愛的,是韶華正盛時候的她,那個她,已經不可能重來了。

張敏其實是上海人,在上海長大,少女時代跟家人去了香港。在上海時,她已經初涉影視圈,在“青春寶”口服液的廣告中亮相,經歷過八十年代的人們,或許還能記得這則廣告,她穿著網球服,頭上戴著彩色的髮帶,對著鏡頭明媚一笑,旁邊配的旁白是:“踏著輕盈的腳步,和著青春的旋律”。廣告還在內地播出,廣告中人卻去了香港,考入亞視藝員訓練班,後來,亞視舉辦的“香港小姐”開始招募選手,她負責在街頭派發宣傳單,被永盛影業的老闆娘陳嵐相中,隨即成為永盛力捧的演員,第一部片子就是和劉德華合作的《魔翡翠》。

那個屬於香港電影的“張敏”從此橫空出世,她的形象成了九十年代香港電影的一個符號,濃眉,大眼,隱隱有殺氣,雪白的面皮緊緊地包在骨骼上,懸膽鼻勾著一個最天然的弧線,很少笑,但凡笑,就帶著幾分勾魂攝魄的妖氣,“艷若桃李,冷若冰霜”正可以形容當年的她。她演的多半是帶點神秘感的女人,九十年代初,賭片興盛,電影裡的她,是大哥身邊的女人,是江湖中人心目裡的“綺夢”,隨後,古裝片大行其道,她是任盈盈、青兒、是《鹿鼎記》裡的太後,是《絕代雙驕》裡的移花宮宮主,是《倚天屠龍記》裡的趙敏,是《新碧血劍》裡的阿九,《飛狐外傳》裡的袁紫衣。

這個時代的她,還曾嘗試走打女路線,武俠電影裡的公主郡主,亦正亦邪的邪魅女子,槍戰片裡的殺手間諜,一律歸她。她也很知道自己的特質在那裡,那種同時代女星身上少見的英氣殺氣邪氣,是她的slogan,她也努力沉澱這種氣質,從不拍攝性感照片,不接受媒體採訪,理想是做武術指導,拍攝武打場面,別的女星躲得老遠,她在一邊細心揣摩。

不拍性感照,不接受媒體採訪,在八年時間裡,接拍了七十多部電影,最多的一年,拍了十幾部電影,她堅信這個記錄無人能夠打破,尤其是周星馳在永盛時期的作品裡,她幾乎都是女主角。這固然是因為她的相貌演技,也是因為她是向華勝的紅顏知己。蕭若元曾這樣評價向華勝:“他(向華勝)真是一個多情的人,我沒見過一個人對女人這麼好,有一次我過去對劇本,有個女人日日來喝湯,我問他怎麼回事,原來是他初戀情人,所有前女友前妻他都照顧。”儘管這段感情並沒修成正果,但多年後,向華勝患病,張敏還在佛前給他誦經,還到西藏祈福。

“三更開門去,始知子夜變”,九十年代中,她在永盛的地位有了變化,她也知道自己的境遇隱隱生變,決心投身商界,做女強人,她回到上海老家,一口氣開了連鎖美容店、時裝店、明星照片轉印T卹店,甚至進軍上海香港兩地的房地產業,炒樓、炒股,卻沒料到六間時裝店和兩間美容店都虧損嚴重,終於停業,別處的生意也一律失利,又被朋友訛去巨額金錢,她甚至打算做傳銷,因為內地的政策不允許,隻好作罷。

2000年,她重出江湖,簽下長約,從前的風光卻已難再,電影市道又不好,隻有轉戰內地拍攝電視劇,生活日漸窘迫之際,拋出原先高價位購置的房產,損失了許多金錢,她隨後放棄“惜肉如金”的原則,拍攝纖體廣告,並憑藉出演電視劇再度贏回生活。塵埃落定後,她與相識多年的經紀人劉永輝結婚。

她之所以直到今天還被人銘記,是因為她那些經典角色,她能獲得這些角色,並將這些角色演成絕色,有各種原因,但最重要的原因是,那時的香港和香港電影都正處於黃金時代,隻要稍稍堆積一點資源在某個人身上,就能成就一段傳奇。也正是香港的自信,讓她那些霸氣英氣的角色有了可信度,而九十年代後期,香港傳奇難續,她的傳奇也隨之暗淡。

更有意思的是,她本是上海人,卻去了香港,而香港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是另一個上海,甚至是上海的鏡像,在上海再度崛起後,她又回到上海,她的奔赴和離開,也是兩座城的糾葛和起落。大時代裡的人,都像候鳥,比任何人都能覺察出城市的榮衰,所以,如果要寫一部上海和香港的雙城傳奇,最好的方法,就是書寫張敏或者劉嘉玲的故事,她們的南下和北上里,都有時代作為底色。

而要重述香港傳奇,最好的方法,也是重溫那些影像,那些濃到化不開的故事,那些美艷不可方物的角色,是傳奇的最佳紀念品。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赞.gif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