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樂園前晚發生粉塵爆炸意外,大量傷患送往雙北各大醫院救治,有醫師在臉書寫下塵爆急診的那一夜,文章短短6小時吸引上千人轉發分享,讓不少網友心疼醫護,直說辛苦了。



醫師Lin Yu-Chien在臉書寫下「那一夜,我們在急診第一線」,當晚9點多主治醫師接到電話,說八仙樂園發生爆炸有上百人受傷,病患將陸續外送到各院區,這時大家開始挪床空出空間準備接收傷患,此時急診主接也接到電話,詢問可否納否10幾個15%燒燙傷病患,正才講完,就有家屬自送灼傷患者進入急診。

Lin Yu-Chien回想當時,門外傳來病人的尖叫聲,護理師拚命把生理食鹽水倒在傷者患部,地板淹起了水,現場充滿各種不同的大喊聲「氧氣、潮濕瓶、燙 膏」,隨著傷患陸續到院,一次3床3床的推進來,急診人力完全不夠,這時開始全院廣播請所有值班醫師、護理師下來支持,醫院還派遊覽車去宿舍載人來幫忙。

隨著傷患陸續送達,支援人手也開始加入救護,就在大家忙的人仰馬翻的時候,卻有家屬走來大聲質問主治醫師,「你到底要我們等多久,剛剛你給我媽的瀉藥他吃 了沒用啊,還是大不出來,你們就這樣把他丟著!」醫師告知因大量傷患,等一下就會去看她,但家屬卻回應「他們燒傷干我什麼事啊」,讓護理人員不滿回應「就 跟你說現在大量傷患,你在那裏等我就會去處理」。

急診那一夜混亂了3個多小時,在病人陸續送進加護病房後開始平靜,Lin Yu-Chien指出當時門外塞滿了焦急哭泣的家屬,門內是醫師、護理師不停在處理傷患,她想到這一夜餘悸猶存,不知不覺天已亮,開車回家時才忽然覺得這一晚好漫長。

Lin Yu-Chien醫師用文字紀錄下這一夜,文章短短6小時感動不少網友,破千人轉發分享,有網友感動流淚,心疼第一線人員的辛苦,也感謝他們的付出。

Lin Yu-Chien醫生臉書全文:

那一夜,我們在急診第一線。
(以下文字來自於本人混亂中薄弱的記憶力,若與事實有些許出入,煩請不吝指正)
今晚值夜班,
晚上八點開始上班後,
病人斷斷續續地來,
噁心嘔吐、頭暈、發燒、肚子痛、車禍...
約莫九點多時,
看診區電話廣播...
「診間醫師請接四線。」
主治醫師接起電話,
數分鐘後掛了電話,
對我們說...
「八里八仙樂園發生爆炸,
聽說有上百人受傷,
現在病患陸陸續續往外送,
院長打來說可能會送到我們這邊來。」
大家開始嘰嘰喳喳地討論起來...
「爆炸?什麼東西爆炸啊?」
「八里?八里離這裡有點遠欸,真的會送來嗎?」
「為什麼是送我們這啊?沿路還有好多醫院吧?」
「真的會送來嗎?每次說有大量傷患後來都沒來...」
大約半小時後,
檢傷護理師走進看診區...
「大家注意!大家注意!
八里發生爆炸案!
傷患正在送往這裏!
請先挪床空出空間準備接收大量傷患!」
我趁空line了今晚也在另一間醫院急診上班的老公...
「八仙樂園爆炸的要送來我們這了,你們那裏呢?」
「不知道,還沒有消息。」
護理師們迅速動作把來診B區的病人挪去別區,
此時看診區的電話響起...
「等ㄧ下會有一床八里燒燙傷家屬自送過來!
急救區準備!」
和EMT聯繫專用的急救電話也在此刻響起...
今天正好上班的急診主任接起...
「我們可以容納幾個?」
「我們沒有燒燙傷中心,
所以嚴重燒燙傷的我們可能不行,
但輕度燒燙傷的我們可以。」
「10幾個15%左右的?可以,就直接送過來!」
掛了電話,
主任對大家說...
「等等會有10幾個燒燙傷面積15%左右的送過來,
大家準備!」
話音剛落,
大門那傳來尖叫...
「急救區有病人!!!
剛剛有打電話來家屬自送的!!!」
主治醫師和護理師衝進急救區,
從門外仍清楚聽見病人的尖叫聲...
護理師拚命地拿生理食鹽水澆滿燒燙傷的部位,
一大罐一大罐地倒,
急救室的地板淹起了水...
「氧氣!潮濕瓶!給我潮濕瓶!」
「燙膏!燙膏不夠!」
大家都在瘋狂地奔跑,
然後後續的傷患也接著到了,
一次3床3床的推進來,
急救室滿床,
只能塞到來診B區...
到處充斥著不同的大喊...
EMT大哥們不斷大叫讓開好推病人進來,
護理師到處大喊確認病患身份、到處需要支援,
主治醫師們到處大聲地下order,
以及病人們的慘叫聲...
主任開始打電話請整型外科的主治醫師來幫忙,
督導護理長開始協調其他樓層的護理人員下樓支援...
但傷患越來越多,
光憑急診的人力根本完全不夠,
於是開始全院廣播大量傷患請所有值班醫師護理師下來支援,
醫院也派遊覽車去醫護宿舍載人來幫忙...
此時急救電話又響起,
我立刻接了起來...
「學姊!我們新北消防局!
等等我們會用巴士載20-30個燒傷面積15%左右的到你們醫院可以嗎?」
「主任!2、30個15%上下的等一下送來可以嗎?!」
「可以!全部留下來!」
眼看檢傷一、二級的病人越來越多,
所有的主治醫師都在忙...
「主任!一、二級的我們可以幫忙接嗎?!」
「接!接完跟我們討論!」
於是我跟intern學弟倆人抽了病歷就往病人堆中跑去。
「XXX!XXX在哪裏?!」
「這邊!在這邊!」護理師大叫。
我走到床邊...
這怎麼會是15%?!
臉、頸、雙手、胸、背、雙腿淺二到深二度灼傷,
唯一看的到完好的皮膚只有腹部和會陰部,
頭髮、眉毛、眼睫毛都燒焦捲曲...
「XXX!你是XXX嗎?」
病人睜開眼睛,點了點頭。
意識清楚。
呼吸還算平穩。
迅速跟主任報完,
開好order,
支援的人手陸陸續續到達...
我看到了樓上值班的同事,
看到了內科的主治醫師們,
看到了麻醉科的學姊,
看到了神經科的主治醫師,
看到了整型外科的老師們,
看到了沒值班卻特地趕來的急診學長,
看到了好多從醫護宿舍來的護理師、護生、clerk和intern學弟...
此時急救電話又響起,
主任接起...
「還要送20個過來?剛剛才說要送20-30個!
是同一批嗎?
不同批的話我們容納不下!
我們這邊滿了!」
忽然間...
「這床休克了!」
「插管!這床要插管!」
「哪一床要插管?!」
「快!備endo!」
就在大家忙得人仰馬翻的時候,
一位家屬走來大聲質問主治醫師...
「你到底要我們等多久?!
剛剛你給我媽的瀉藥他吃了沒用啊!
還是大不出來!
你們就這樣把他丟著!」
「你先等一下!
等一下我們就會去看他!
現在大量傷患!燒燙傷的病人很多!」
「他們燒傷干我什麼事啊!」
「就跟你說現在大量傷患!
我們照順序處理!
你在那裏等我就會去處理!」
整個急診被塞的水瀉不通,
主任聯絡了樓上之後...
「全部送加護病房!
內I外I輪流送!
整型外科三個主治醫師輪流簽床!」
於是,
在混亂的三個多小時後,
病人陸續被送上加護病房,
急診陸續恢復了平靜...
督導護理長走來詢問主任...
「你們家今天有住院醫師嗎?」
我舉手。
「跟你外借她去外I幫忙可以嗎?」
「可以,我就把她借給你,學妹妳記得要下班喔。」
我走到外科加護病房,
門外塞滿了焦急哭泣的家屬。
走進門內,
護理師們拚命地清理傷口,
外科學長們不斷地on CVC、endo...
輸液不夠、紗布不夠、燙傷藥膏也不夠。
打電話去急診藥局外借輸液,
他們的庫存也只剩下一箱。
手機響了。
「喂?妳那邊還在忙嗎?」
「嗯,我被借到外I來幫忙,台大那邊還好嗎?」
「還好,送來的不多,都處理完了,妳要記得找時間休息。」
「嗯。」
忙到一個段落,
回到急診,
繼續接發燒、感冒、拉肚子、頭痛來急診的病人。
卻還餘悸猶存。
想到這些年輕妹妹們的未來,
想到剛剛家屬們衝進急診尋找孩子的畫面,
想到輕症病患在急救時仍來大吵大鬧,
想到還太young的我們剛剛幾乎幫不上什麼忙...
不知不覺,天亮了。
當開車回家時,那刺眼的陽光,
忽然讓我覺得這一晚好漫長...
---------------------------------------------------------
而我所能做的,
也只能是用文字記錄,這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