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鋪天蓋地的劉翔葛天刷了屏,那顆藏在褲襠里的手榴彈終於還是爆炸了。從一塊紅燒肉引發的血案到一場離奇的假孕騙婚,中間還穿插著疑似小三的狗血,比八點檔的肥皂劇還精彩。

       


       

細細推敲,每個理由都站不住腳。兒媳婦多吃了一塊紅燒肉,婆婆便勃然大怒還要強調這塊肉有多大,嗯,也許這肉比碗還大吧,誰吃了都會消化不良。


       

再來說說騙婚吧,甚囂塵上的一個說法是葛天假懷孕騙了劉翔一家人,活脫脫一個心機婊。可是隱隱覺得哪里不對,懷孕什麼時候變成結婚必要條件的?一個男人若是愛你,還會管你是不是懷孕了?不愛你,可是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卻一早都發生了,隻是沒想到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個炮約的代價有點大,於是就委屈了,像個孩子一樣到處喊冤。


       

當然,這都是從七姑八大姨嘴里跑出來的小道消息,男主自己可什麼都沒說,一句“性格不合”就全打發了,據說發微博的時候連民政局大廳都還沒出呢。還有人扒出了種種證據表明劉翔葛天隻是“形婚”,若真如此,還扯什麼性格不合呢,連性別都不和。


       

一段愛情走到這個地步,不管這個愛人有沒有被“搶走”,都沒什麼值得留戀的了。        


       

認識一對情侶,曾經的情侶。與其說是情侶,不如說是怨侶。女生為了男生割腕、墮胎、離家出走,愛得死去活來。每每鬧分手,必來我這里哭訴男生對自己有多糟糕。第一次聽我還報以滿滿的同情,勸她立即分手,她深以為然。誰知過不了兩個月,兩人再一次如膠似漆。如此反複了幾次,我對他們的故事徹底失去了興趣。兩年後他們終於還是分手了,男生做了別人的老公,女生說:我覺得自己不會再愛了。“活該”兩個字從我的嘴里呼之欲出,但最終還是咽了回去。


       

中國傳統觀點其實不乏糟粕,比較毀人的一個觀點就是“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親”,不知道荼毒了多少對男女。戀愛時還好些,若不合適忍痛也就分了,一旦結了婚再苦都要死撐。不止旁的人怕惹是非不敢勸分,當事人也是能忍則忍,明明知道對方根本不適合自己,還是要在錯的路上義無反顧走下去。

       


       

常聽女人們抱怨自己的男人不養家不上進不關心自己,連口吻都那麼一致“談戀愛那會兒,以為結了婚他會變,結果沒有,結了婚以為有了孩子會變,結果還是那副死樣子,現在後悔也晚了。”


       

我曾勸一位女性勇敢結束一段痛苦的婚姻,她有點感動地說:“這麼多人里,隻有你一個人這麼對我說,別人都努力勸我,既然結了婚,那就好好過吧。”


       

我說,鞋子合不合適,隻有自己的腳知道,非要把38碼的腳塞到36碼的鞋子里,最後就隻能磨出血泡。你就是學灰姑娘的兩個姐姐削足適履,王子最後愛的那個也不是你。一個人在最艱難的時刻需要的不是那些無關緊要的安慰,而是有個人幫她堅定決心,給她勇氣,扔掉那雙根本不屬於自己的鞋子,哪怕是一雙水晶鞋。連梁洛施都有勇氣離開李澤楷,你怕什麼呢?


       

經常有人勸那些動了離婚念頭的女人:和男人比,女人更脆弱,更容易衰老,更經不起婚姻失敗的打擊。是的,就因為這樣,所以才更加耗不起,更要及時抽離。別像《金鎖記》里的曹七巧,忍著過了一輩子,從天真少女到陰毒怨婦,連愛的能力都沒有了。


       

所謂的流言蜚語不過都是一陣子,一個不幸的婚姻才是你的一輩子。不是對的人,離婚要趁早。        


       

離婚,不是簡簡單單的扯一張證,和原本就貌合神離的那個人說句“再也不見”,而是告別過去那個自己,那個為了愛委曲求全到連自尊都失去的自己。


       

對於前半生都活在丈夫庇蔭下的挪拉而言,離開玩偶之家隻是一個開始,如何給自己新生,才是真正要面對的話題,否則隻會陷入魯迅預測的三種結局:淪落、死亡和回去。


       

揮別錯的,未必就能和對的相逢,不要把重獲幸福的希望寄托在一個還未出現的人身上。如果你終於鼓起勇氣走出了一段絕望的婚姻,再沒有下一個人來愛你之前,先學會愛自己。隻有不依賴他人而活,你的人生才會真的重新開始。


       

失戀、失婚,這些統統沒有什麼大不了,重要的是,別失去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