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心是一條大河,人生的疆域就是五湖四海;如果你的心是地球,人生的疆域就是整個宇宙。當然,你的心若隻有針眼那麼小,人生的疆域絕不會超過一根針長。有多寬廣的心,就有多遼遙的人生疆域。        


       

  覺得壞人與小人太多,是你容下的人太少;覺得肮髒與齷齪太多,是你收納得不夠。每一個人想要的世界,一定不是全部的世界,加上你不想要的,這個世界才完整。而人生的修行,最終,是和你不想要的妥協,甚而,握手言和。        


       

  人生差不多就是這樣一個飯局,你既要跟相悅的人推杯,也要和厭見的人換盞。一頓飯吃下去,你可以領受一顆心,也可以見識一副嘴臉。吃到最後,你還能在這個言不由衷的筵席上熱鬧和歡笑,就是你承載世界的能力。        


       

  生活總是比我們所希望的差一點。        


       

  比如所期待的一個目標,等你抵達後,發現也不過如此。比如所愛慕的一個人,等你得到後,發現毛病很多。其實,目標還是那個目標,人還是那個人,隔著遙遠的時空看,一如最初的炫目和瑰麗。        


       

  問題在於,人在擁有之後,就容易居高臨下。一旦擁有了,往往不是用來珍惜,而是用來挑剔,不是用來嗬護,而是用來苛責。擁有,成了割傷心底那份美好的銳器。人的失望在於得不到,而更深的失望,卻在於得到了。        


       

  生活中,哪有那麼多敵人。更多的人,是自己跟自己干一輩子仗。        


       

  糟糕的人生就像睡覺,該睡的時候不睡,該起的時候不起。若把睡之前的揮霍和糟蹋,換成將起未起床之間的貪婪和珍惜,生命的價值,自會變得與眾不同。        


       

  有的人一輩子在改變上掙紮著。這種掙紮,就像起床前的難受,畢竟被窩里太溫暖了,畢竟眯著眼窩著的姿勢太舒服了。明明知道,人生的希望在未來,但未來太遙遠,當下太值得迷戀。        


       

  好多人平庸,不是眼光不夠長,而是眼光永遠在遠方,人始終在近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