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已不再是當年的你了        


       

文 / 老醜        


       

他和初戀女神,分手六年多,卻突然某天在某微信群再次相遇。        

在群里潛水的這些日子,他得知女神如今有了家,也有了娃,而自己仍舊單身一枚,所以一直沒敢勾搭。        

直到有天,女神在群里甩了一個鏈接,鏈接是一個萌娃大賽的投票地址,她拜托大夥,一定要幫她孩子投一票。        

一分鍾,十分鍾,一個小時過去了,群里也沒人吱聲,投票帖里,女神小孩的票數仍然沒動。        

終於,他按耐不住了,再次點開鏈接,直接授權登錄,迅速投票,截圖,把截圖放到群里,跟著說了句:已投!        

他又把這個鏈接複製下來,分別用兩個小號幫女神投了票,跟著又敲了句:我讓其他朋友也幫投了。        

沒過一分鍾,群里的其他人也紛紛截圖,說幫投了。        

沒過十分鍾,女神從同學的微信群里加了他,連連道謝,說自己第一次發這種投票鏈接,多虧他幫忙圓場。        

他故作鎮定,連說沒事。        

幾輪寒暄之後,女神率先打破尷尬的局面,開始問他現在的情感生活,再追憶當年的蹉跎歲月。        

他淡淡一笑,一邊嘲笑自己當年不懂事,一邊不經意間透露了自己單身的現實。        

女神故意順著他的話茬,一邊安慰他將來一定可以找一個更好的,一邊抱怨自己的婚姻也並不算順利。        

簡單的幾句安慰和抱怨,使他內心不斷翻騰。當晚他一夜未眠,靜坐在十多平米的小單間里,順著她的朋友圈一條一條翻看。        

三十多歲了,怎麼一點也沒變,他不由得感歎。        

要是能重新再來一次,該多好啊,他繼續感歎。        

一張一張的照片,一點一滴的回憶,他的心理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接下去的日子,但凡女神在群里發什麼活動,不管活動是要注冊,填資料,還是索要電話和地址,他都幫著完成,也幫著聲援。        

然而幾個月過去了,女神除了在群里說聲“謝謝”之外,並沒有過多的表現,有時連一句單獨的感謝也沒有。        

於是他給我留言,問我今後是否還要耗費精力,繼續幫她。        

另一位讀者的經曆,似乎和他驚人得相似。        

隻不過這次故事的主角顛倒過來,變成一個已婚男士和他的未婚舊愛。        

分手三年多,有次前女友主動過來約他吃飯,找他借錢。他答應了,看在前緣舊情的份兒上。        

沒過一個禮拜,前女友把錢還回來了。        

但一個多月後,她再次找他借錢,這次的金額卻遠比上次要多。        

他手頭其實沒有那麼多錢,但懷揣著對舊愛的眷戀,又夾雜著曖昧的幻想,他仍舊奮不顧身,東補西借,最終把錢湊齊借給她。        

畢竟這次借錢的數目有些大,日子一天天過去,他整日憂心忡忡,不得安寧。因為他沒打借條,沒約定歸還時間,他既瞞著妻子,也騙著舊愛。        

幸好,半年多時間,她把錢還給他了。        

但半年多以來,她一次都沒有主動找過他,他打電話過去也不敢多聊,怕對方多想。所以那些時日,推測與懷疑常與他相伴。        

他不曉得下次舊愛借錢,自己應該怎麼辦,也不知道自己的舉動,是否值得,所以他也過來問我。        

是啊,即便舊情人們年近三十,仍可憑借猶存的風韻,或者當年的倩影,讓這些男生神魂顛倒,常常轉身的一個微笑,一聲呢喃,也可以讓他們奮不顧身地上路。        

可回頭想想,這些舊愛們並沒有做錯什麼。美麗無罪,尋求幫助也沒有錯,這些毋庸置疑。        

其實困惑的根源,真就是男人自己。        

想當年,小到幫女友寫作業打午飯,大到替她們拋頭露面甚至大打出手,那時男生們的動機,通常是得到女友的眷顧,希望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幫助,可以換回對方的下半身或者下半生。        

長大後,當男生變成男人,非分之想卻一直都在,這種以小換大,以低成本的投入換取高收益的回報的屌絲心態,也一直都在。        

比如投票的男生,想用自己額外的精力,去和女神再敘舊情。        

比如借錢的男生,想的則是用借錢的恩情,換取婚姻之外的偷腥。        

相比於這些慣於曖昧的男生,專一和長久卻始終是女生的天性,無論前前後後換了幾任,她們的心卻始終渴望安穩和平靜。        

況且經曆了渣男無數過後,她們的智慧以及所見過的世面,也是這些乳臭未干的小子們始料未及的。所以能讓她們心動的,又怎麼可能是這幾張小小的選票,或者是終要歸還的借款呢?        

所以對於那些心懷不軌,想占人家便宜卻干著急占不到的男生而言,趁早死了與舊愛再續前緣這條心,才是成熟之選。        

你們就單純地做朋友不好嗎?        

有時間,我可以幫你投票,沒時間你也不要怪我。        

有閑錢,我可以借錢給你,但你也必須打上借條按上手印才行。        

你過來找我,我以朋友的準則待你,不夾雜別的感情,不懷揣其他目的。        

並不是我不留戀那段歲月,而是如今站在我面前的這個人,已經不再是當年的你了。        

如此的距離和感覺,難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