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畢業生孟偉不幸患上淋巴癌症,手術治療之前,他特意冷凍了五份精子,因為女友劉雨陽曾與他約定過:如果他有意外,他要留下精子,讓她為他生個孩子。誰想,孟偉住院後,劉雨陽卻提出分手了。                


       


       

在孟偉傷心難受之際,他的高中同學趙晶晶向他表白了暗戀,陪伴他完成一個個願望。在孟偉病情惡化時,趙晶晶深情告白:她隻有一個願望,就是用他冷凍的精子生下一個孩子。面對趙晶晶這熱切的請求,孟偉會給出什麼回答?        


       

2015年元月,在大連古玩城舉行了一場名為《深情》的畫展,講述了她與孟偉之間的故事。        


       

2011年5月,一個噩耗襲擊了孟偉:他被查出患上淋巴癌。同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還有孟偉的女友劉雨陽——他們本來計劃好當年國慶舉行婚禮的!        


       

31歲的孟偉是遼寧大連人,清華大學電子專業畢業生,和劉雨陽是大學校友。2007年,孟偉大學畢業回到大連當公務員。2008年,劉雨陽追隨愛情,從北京來到大連,在一家國有銀行工作。為了給女友更好的生活,2009年,孟偉辭職下海,與朋友合開了一家立體車庫公司,生意紅火。孟偉便將與劉雨陽的婚事提上日程,經過與雙方父母商議,婚期定在2011年國慶節。可2011年2月,孟偉左大腿上有個腫塊,後來的三個月里,他一直持續低燒,可自信身體很好的孟偉並沒有在意,吃點消炎藥應付了事。直到5月底,他突然在公司昏倒,被同事們送到大連附屬中同醫院檢查,結果竟被確診為淋巴癌。        


       

病情被確診時,劉雨陽正在北京看父母。當她從北京匆匆趕回大連,孟偉剛剛剃光了頭發,準備接受化療。分開才幾天,生活就換了顏色,孟偉和劉雨陽都心傷不已。但兩人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情緒平靜下來後,兩人開始面對現實。        


       

經過反複考慮,孟偉和劉雨陽製定了兩個措施:一是請最好的醫生治療;二是把孟偉的精子冷凍五份。在讀清華大學時,劉雨陽曾看到過一篇外國人生育方面的報道,深有感觸,就與孟偉開玩笑:“孟偉,你也要冷凍幾份精子,萬一你出了意外,我還能生下你的孩子!”當時,這本是一個玩笑,沒想到,孟偉現在真的出了意外。        


       

在悲痛中,孟偉在劉雨陽的陪同下,到大連婦幼保健院的生殖健康中心辦理了冷凍精子的手續,並在該院取精成功。把這些都安排好之後,孟偉回到中山醫院一心一意接受治療。性格開朗、堅定的他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病魔嚇倒,由於淋巴癌患者的生存期相對其他癌症更長,他相信他能好好生活下去,而且生活質量不會受損,就如同他冷凍了精子,就肯定能生下健康的孩子一樣。        


       

在7月,孟偉接受了三輪放療,病情得到控製,出院之時,劉雨陽卻流著淚告訴男友,父親已經給她聯系好了北京的工作,要她回北京。        


       

“回北京?”孟偉目瞪口呆之後,很快明白過來:這就是分手呀!天底下哪個父母願意女兒跟一個癌症患者在一起呢?何況劉雨陽的父親還是公司老總,劉雨陽自小都是嬌養長大!雖然心中千般疼痛,孟偉再一次接受了現實。他親自幫劉雨陽收拾行李,親自把她送到北京,然後祝她幸福。        


       

一份甜蜜了5年的感情就這樣畫上了句號,而且是在他的人生最低落的時候。孟偉苦笑許久,回到大連,繼續工作、生活。在經曆過癌症洗禮後,孟偉的心似乎已經沒有悲傷,隻剩下接受生活所有變故的平靜和淡然。        


       

因為人緣好,孟偉生病後,小學、中學、大學的許多同學都去看望過他。很快,他失戀的消息也在同學中傳開。2011年8月8日,孟偉正在家里上網,他的高中同學趙晶晶突然在網上問他一個問題:“孟偉,你如果暗戀一個女孩許久,在女孩不幸身患重病、可能時日不多又很孤單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我會向她表白,然後會陪伴她。”孟偉想了之後回答。        


       

“如果女孩不接受呢?”趙晶晶又加了一句。        


       

“不表白,就永遠不知道……再說,讓一個人知道被暗戀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而你,感情表達了也就沒有遺憾了。”孟偉非常認真地回答著。        


       

“那好吧,我也不想讓自己遺憾:我暗戀了你11年。”趙晶晶寫道,“我希望你能讓我陪你走以後的路。”趙晶晶打過來的短短兩句話讓孟偉驚呆了。        


       

       


       

趙晶晶和孟偉是大連24中的高中同班同學,是班上極少數的農民工的孩子。高中時的趙晶晶樸素、好強、沉默,非常用功,但成績並不突出。趙晶晶的刻苦讓孟偉感動,作為班長的他經常主動輔導她學習、拉她參加班級活動,知道她家生活困難,還經常帶水果、甜點。兩人很快成了很好的朋友,趙晶晶有什麼苦惱常常會告訴孟偉。高中畢業後,因為家貧,趙晶晶沒有繼續上大學,進入紡織廠打工,供兩個弟妹讀書。在清華上學的孟偉一直鼓勵她不要放棄自己。於是,喜歡美術的趙晶晶拿起了畫筆,工作之餘就在網上學習畫畫。當弟妹都進大學後,2009年,她自己也去了東北師範大學美術系進修。從學校回來後,就當了專職畫師,兼做一些網上編輯的零活。 
       


       

因為高中時關系要好,孟偉與趙晶晶每年都會見一次,聊聊各自的變化和想法。孟偉有時候遇到問題,還會打電話向趙晶晶請教。在孟偉患癌住院期間,趙晶晶曾去看過好幾次,鼓勵他戰勝病魔。在孟偉的心里,趙晶晶是一個用力生活的倔強女孩,自立、努力得讓他佩服、有時甚至心疼的女孩,彼此的真誠都是友誼,從未想過她會愛上自己……        


       

孟偉知道趙晶晶不是開玩笑。沉吟良久,他回複:“晶晶,謝謝你。但我現在的樣子,還能活幾年,誰都不知道,我更祝福你找到真正的幸福!”        


       

“正因為你的身體狀況,我才會向你表白。我從沒對別的男子動心過,我不想自己留下遺憾,我希望你能給我機會,隻讓我走近你。”孟偉被深深感動了,但他依舊拒絕趙晶晶。最後,趙晶晶笑道:“那我們繼續做朋友吧。” 
       


       

繼續做了朋友的趙晶晶對孟偉更加關心。趙晶晶告訴孟偉,她正在籌劃一個大型的西部采風,走雲南、青海和新疆,她希望采風時,孟偉能與她同行,幫她拍照。那些地方也是孟偉一直想遊走的去處,因為學習和工作,一直耽誤了,沒想到生病了反倒有了機會。        


       

2012年1月,趙晶晶與孟偉踏上了采風之旅。在那種大自然的懷抱里,孟偉的心情極度放鬆,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個病人。曆時三個月,兩人結束了采風,回到大連。在回程的飛機上,趙晶晶笑著問孟偉:“你還記得嗎?你高中地理課時說過,你最喜歡西部,有機會時想在那里遊曆一年……雖然沒有一年,但遊曆西部的夢想可是實現了。”        


       

孟偉一驚,趙晶晶的暗戀自己的問題又湧上心頭。雖然,在三個月的相處中,兩人都沒有涉及感情,但多年的相知、朝夕的相處讓兩人彼此越來越習慣和默契,這種變化讓他舒服,又讓他擔心:他真的能與趙晶晶墜入愛情嗎,在他患上絕症的時候?        


       

趙晶晶仿佛看出了孟偉的心思,笑道:“不要去界定一些感覺,感覺讓你舒服,就學會享受。”孟偉笑了。回到大連,趙晶晶就開始畫畫,孟偉繼續經營公司,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聯系,像是普通朋友。        


       

此後,每隔一段時間,趙晶晶都帶孟偉做一件隻有兩個人參與的事情,兩人到鄉下當過農夫,兩人去福利院照顧過老人,兩人還當過自媒體的記者撰寫文章。讓孟偉奇怪的是,她建議的每件事情都曾是他的願望,但被他被生活擱淺了。孟偉越來越喜歡和趙晶晶在一起,但他不會主動找她,更沒有表白這種感受。        


       

時間在悄悄流逝,2014年3月,孟偉的淋巴癌卻毫無征兆地複發了,他有無奈有不甘,但似乎並沒有太多遺憾。仔細回想,他才意識到,這三年來,趙晶晶帶他做了許多他想做而沒做的事情,正是這些經曆,讓他的遺憾少,欣慰多了。        


       

在趙晶晶一次來醫院看他的時候,孟偉笑著說道:“你知道嗎,你帶我做的許多事情,都曾是我的願望呢。”趙晶晶沉默良久後,歎息道:“你想過為什麼會這樣嗎?因為我記住了你的願望。”孟偉沉默了,時間仿佛凝滯。最後,孟偉打破沉默,含淚問趙晶晶:“你的願望是什麼,也讓我幫你實現一次。”        


       

“孩子。”趙晶晶眼睛亮了起來,一字一句地強調:“一個你的孩子。我知道你冷凍了精子,我希望為你生個孩子。”        


       

孟偉卻低頭,沉默了,好久之後回答:“對不起。” 
       


       

趙晶晶知道孟偉的病情不容樂觀,她找到孟偉的母親莊海麗,希望她能勸說孟偉答應自己。在老人面前,趙晶晶像卸下鎧甲的孩子,將內心所有的痛苦都表現了出來。她哭泣著說道:“我真的隻喜歡過孟偉這一個人,我真的是心甘情願想為他生個孩子。他那麼優秀,怎麼能什麼都不留下……”老人也傷感不已:她也多麼希望兒子能留下個血脈呀!可是當她給兒子做工作時,孟偉一口回拒了。        


       


       

2014年12月,孟偉萬分不舍地閉上了雙眼。這個優秀的男孩,始終還是未能邁過這一關!趙晶晶嚎啕大哭。        


       

孟偉的葬禮結束之後,趙晶晶又來到了孟家。這一次,她非常鄭重地再次表達了要為孟偉生孩子的想法。“孟偉是擔心我,所以不同意;現在他走了,請你們成全我。”倔強的趙晶晶淚如雨下,幾乎要給老人下跪。老人緊緊地把趙晶晶抱在懷里,表明他們會好好考慮趙晶晶的想法。        


       

第二天,趙晶晶意外接到了莊海麗的短信:“這是孟偉走前對我說的話,我現在轉述給你:晶晶一路走來太過艱辛,她還有夢想,她以後的路還很長,孩子隻會成為她的負累……她那樣真誠對待我,我們相處那麼快樂,這一切,都足夠了,也圓滿了。”同時,老人表示:他們遵從孟偉的願望,決定到醫院申請銷毀精子,希望趙晶晶忘記孟偉,好好生活。        


       

2014年12月13日,莊海麗夫婦到婦幼保健站申請銷毀孟偉的精子。一個男人在世間最後的傳承消失了!        


       

2015年元月,趙晶晶在大連古玩市場展出了一組畫《深情》,都是她與孟偉走過的地方。她動情地寫道:“像晴朗的天空和晴空下掠過的浮雲,像秋天的原野和原野上飄動著的一團團輕柔的柳絮,像潺潺的溪水和溪水上順風即下的一葉輕萍,有一種深情無需言說,卻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