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紅樓        


       

在別的地方講過,看到有人又問,就再分享一遍吧。        

因為是外文閱覽室,人很少,我又愛宅圖書館,所以基本上我能認出哪些人是新來的哪些人又是考研的。        

然後我遇到了她:        

長長的頭發,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高鼻梁,一身綠色的裙子,皮膚很白,美得不可方物(抱歉我真的不會形容美女....)        

我其實一直都在暗中留意她,這個女孩子出奇的安靜,在圖書館能從早上8點坐到晚上9點再離開,一點都不像那些浮躁的女孩子。        

然後兩個星期之後,我決定出擊。        

趁她起身去打水的時候,在她的書旁留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經常能看到你來圖書館,能認識你嗎?我不想錯過你。        

最後一行當然是我的電話號碼了。        

然後我又裝得很淡定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生怕被旁邊的人留意到。        

她打完水回來,坐下來,看到了那張紙條,2秒後,抬起頭,四處張望。        

當時我就坐她右邊那張桌子,中間沒有任何東西隔著,那個緊張,手心都是汗,一直在低頭,筆假裝在寫寫畫畫,其實我的餘光都在她身上。        

然後她又低下頭,淡定的繼續看書了。        

我意識到我可能沒戲,既失落又高興。        

失落原因當然是她不搭理我了,高興的是再次印證她不是那種浮躁的女生。        

晚上9點,她要起身離開圖書館了,臨走前拿出手機一邊笑一邊打字。        

這次真沒戲了,大概是意識到她有男朋友了。我的心情失落之極,跌倒冰點。        

2秒後,        

桌子上的手機拚命的震動起來。        

我嚇了一大跳,        

她也嚇了一大跳,        

四目對望        

時間好像凝滯一樣,我永遠都忘記不了她那雙大眼睛,驚訝又疑惑,好奇又帶有點害羞。        

然後她笑了一下,拿起手機對我調皮的搖了搖。        

我當時緊張的臉都綠了,尷尬的吐了一下舌頭。        

她撲哧的一下,笑出聲來。        

你們是不是覺得下一句是:現在我和她結婚8年了,還有了一個1歲的鼻涕蟲。        

沒有,並不是每一段搭訕都能修成正果的。        

但是,        

命運就是那麼奇怪,不是嗎?        

你隻要起了頭,後面就會有無限可能。你不知道下一秒是得到還是失去,心情起起伏伏,讓人欲罷不能。人生精彩不過如此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