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寫著:ZZ,我喜歡你                            男孩生前短信:同甘共苦的才會一起真心到最後

  這是一起令人很心疼的悲劇!

  6月23日,仁壽縣寶飛鎮與彰加鎮交界處的灘子口,[email protected],據當地知情人稱,死亡男女或因男方被要求出高額聘金,男方經濟條件有限,結果兩人選擇跳河自盡。

  28日,華西都市報記者從仁壽警方證實,這對男女生前確為情侶關系,兩人均出生於1990年以後。通過調查,已排除他殺。兩人死亡原因系溺水身亡。

  男方父親表示,今年6月初,女方母親曾帶著女兒造訪他家,並提出如結婚,需買一套房。見男方家提出財力有限買不起,女方母親當場帶走女兒,有阻止這對情侶繼續交往之意。

  河中發現兩具遺體        

       

  系一對90後情侶        

  從仁壽驅車前往寶飛鎮,有成自瀘赤高速路,很快。不過,要抵達灘子口,走10多公里通村公路,還要走一段土路,才能抵達悲劇事發地灘子口。

  河中有兩具屍體的發現時間,是6月23日下午。發現者名叫宋通河(音),他的家距離灘子口大概有200米左右。當天下午,宋先生到灘子口洗菜,他發現河中漂著兩具屍體,遂趕緊報了警。“我發現時,兩人匍匐著漂在水面上。”宋先生說。

  消息迅急傳開,當地村民從四面八方趕來。仁壽縣公安局寶飛派出所民警接警後,也趕到現場,並組織村民展開打撈工作。派出所所長向志宇回憶說,在現場河岸,他們發現了一雙女士涼鞋。以及啤酒、花生等食物。同時,在不遠處,民警還發現一輛兩輪摩托車。兩位死者被打撈上岸後,民警發現,兩人不僅穿著非常整齊,身體各部位均無任何異常痕跡。後經法醫鑒定,兩人死因系溺水身亡。“通過現場查勘,以及周圍走訪,他殺可能被排除。”

  通過摩托車查詢,以及其他相關證據,警方很快確定了兩位死者身份。男子名叫李斌(化名),家住促進鄉黃桷村,距事發地20公里左右。女子名叫林筱(化名),家住彰加鎮。兩人年齡均出生於1990年以後。生前兩人系情侶關系。

  跳河殉情?        

       

  村民稱:事涉高額聘禮        

  6月28日中午12點左右,[email protected],“有知情人稱,死亡男女可能是由於女方父母要求男方出20萬元聘金,男方經濟條件有限,結果兩人選擇跳河自盡。”

  微博發出後,立即引來網友跟帖。大家在惋惜這對情侶的同時,有網友稱“還真有愛情”。不過,當晚7點,華西都市報記者登錄新浪微博發現,該微博已被刪除。

  28日下午,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灘子口。這是一處藏在深丘地帶的小河道。提及這對情侶被發現溺亡灘子口一事,多位村民表示,兩人系殉情而死,原因是女方母親要求男方出高額聘禮。不過,男方家條件有限,根本拿不出來。女方母親見狀,便要求兩人斷絕來往。被發現死亡的前一天,女孩丟給母親一句“永生不見”後,憤然離了家。

  當地村民介紹,灘子口山清水秀,往日里,有很多情侶會帶著干糧,來這里遊玩。在岸邊多個石頭上,留寫有表白愛情的字樣。如“一直不變”、“永遠在一起”、“我好愛你”、“我好喜歡你”等等。這對情侶被打撈上岸後,村民們通過分析發現,兩人應是從東岸石頭跳下河的。而在東岸的一塊石頭,留有兩處字樣,一處上書“ZZ我好喜歡你”、一處上書“ZZ我愛你”。有村民稱,這兩處字樣,系這對男女中一人留下的。警方沒法證實是否是這對男女中一人所留。但男孩姐姐稱,這行字不是她弟弟所寫,“我弟弟隻有小學文化,他的字我認得出來。”

  “6月22日下午,我們有老鄉就看見過這對年輕人。”在距離灘子口500米的一處村民聚集點,一位村民說,發現他倆的,是幾個前往灘子口扯草藥的人。當時,這對情侶還帶著花生、啤酒等干糧,坐在河邊吃喝著。“那里常有類似年輕人出沒,所以大家沒有在意。”另據多外村民證實,兩人生前系騎著一輛摩托車來到灘子口的。

  男方父母        

       

  女方確有提買房要求        

  28日下午,李斌父親把兒子骨灰帶回了家。因悲劇來得太突然,將骨灰盒擱在屋後臨時搭設的靈堂里後,父親這才趕緊招呼鄰居幫忙,給兒子做棺材。

  父親說,他見到兒子最後一面,是22日上午。當時,兒子說想吃魚。於是,一家三口便去鳳陵場鎮買魚。抵達場鎮後,兒子與他們分開了,並稱去姐姐干媽家魚塘釣魚。

  姐姐干媽證實了這一點。當天中午,李斌來到她家。釣了一會魚,一條也沒釣起來。“當時,我還和他聊起女朋友的事,他說已經分了,並稱心里很難受,很憋屈。”

  吃過午飯,姐姐干媽讓自己兒子陪著李斌,又準備釣魚。剛喂好窩子,挖來蚯蚓。“他接了一個電話後,便騎著摩托車,匆匆離開了。我問他去干什麼?他說去接一個人。走之後,他便再也沒有回來。再後來,也就是第二天下午,我便接到了他已經去了另外一個世界的消息……”姐姐干媽哭著說。

  李斌父親說,兒子與這位女孩交往,他家是滿心歡喜的。畢竟,兒子已到結婚成家年齡了。6月初,兒子用摩托車,載著女孩和女孩母親,造訪過他們家。期間,女孩母親提出,兩個年輕人要結婚可以,不過,李斌家要買一套房才行。購買地,仁壽縣城或彰加鎮上都可以。“她要求我家一次性付清。房子我家買,裝修的事,她家來。”李斌父親說,在縣城或場鎮買房,這筆開銷如要一次性付清,這對於他家來說,簡直是一件很難的事。因為,李斌的母親才大病痊愈。盡管報了賬,但都用於還賬了。後來,見買房未能達成一致意見,女孩母親便拉起女兒,匆匆離開了李斌家。“我想到娘倆走路離開,不太好,便讓兒子騎摩托車送一送。不過,兒子當時也在氣頭上,便沒去送。”

  女方母親        

       

  女兒不在了 什麼都不想說了        

  28日下午5點左右,華西都市報致電女孩母親。這位母親仍處於悲痛中。

  這位母親說,微博上“20萬聘金”說,完全是謠言,因為她從來沒有向男方家提過。至於婚前買房一事,以及是否阻止兩位年輕來往,這位母親沒有正面回應,隻說了一句“女兒現在已經不在了,我什麼都不想說了……”,便掛斷了電話。

  最後短信        

       

  這對情侶提及過物質        

  李斌被發現溺水身亡後,家人從警方拿到了遺物之一,生前所使用手機。28日下午,在李斌家,華西都市報記者見到了這部手機。手機短信中,還存有兩人互發的幾條短信,具體時間為6月20日晚8點30分左右,互發短信中兩人言辭激烈。女孩在短信中這樣寫道:“你說我沒有付出真心,你又何曾付出真心。”15分鍾後,男孩回複寫道:“現在沒有太多現實的物質,並不代表以後沒什麼,別人的始終是別個的,兩個同甘共苦的才會一起真心到最後……”

  同時,在李斌的手機相冊里,還存有大量照片。其中有6月21日前往灘子口河邊的照片。還有於6月22日拍攝的兩張照片,場景同樣是灘子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