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簡直比老婆還親密……

鱷魚是非常兇猛的生物之一,看到牠佈滿尖牙的大嘴就會讓人感到害怕。儘管鱷魚並不是跟我們一樣恆溫的哺乳類,而是向來都被視為「冷血動物」的爬蟲類,令人驚訝的是牠其實也懂感情!哥斯大黎加的這位男子奇托(Chito)在20年前救了一隻鱷魚,而這也是他們20年友誼的起點。

 

▼鱷魚是水中的霸主,有力的嘴可以直接把人給咬死,過去鱷魚被認為是不懂得情感的生物,牠所有的行動都是為了生存及掠食。

                                   

 

▼在中美洲生活的美洲鱷目前大概隻剩兩千頭,當地的居民希望能讓大家瞭解鱷魚並不是攻擊性強的生物,它也可以被訓練,和人類培養出情誼。為了證明這點,他在鱷魚的嘴上落下一吻。

                                   

 

▼為了更了解人類跟鱷魚的關係,身為動物學家的採訪者被建議去找一位叫「奇托」的傳奇人物,他橫越了整個哥斯大黎加,先找到這名跟奇托有關係的女性。她曾經在河邊被鱷魚攻擊,而「奇托」當時就在旁邊捕魚,並把她從鱷魚嘴邊救下。

                                   

                                                                                                                                                          

 

▼見到奇托後採訪者感到很驚訝,因為比起想像中的狂野泰山形象,奇托更像是個有禮的人。他帶採訪者走到水邊,並用手拍擊水麵,採訪者非常緊張,但他發覺奇托完全不害怕,而奇托的傳奇之處也將慢慢被揭開…

                                   

 

▼一隻巨鱷緩緩現身,身長接近兩公尺,看起來非常兇悍,而奇托竟然就赤著上身跳下水,還跟牠玩在一起!原來這隻鱷魚就是奇托成為傳奇人物的原因,牠的名字是波裘(Pocho)。

                                   

 

▼這一人一鱷是怎麼認識的?這要追溯到好幾年前,當時波裘還是隻小鱷魚,牠受到了槍傷倒在河岸邊,奇托覺得牠很可憐,便把牠帶回去照顧。在波裘無法進食的時候,奇托甚至會自己把魚咬碎餵牠吃,這樣無微不至的關懷持續了整整三年。

                                   

                                                                                                                                                          

 

▼奇托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跟波裘建立起深厚的關係,他應該是世界上唯一能在水裡跟鱷魚嬉玩,卻不會被咬死的人。他從小就常常收留野生的動物,治療牠們再放生。他對動物有種很敏銳的感知,或許這也是他能跟波裘交流的原因,他知道波裘不會傷害他。

                                   

 

▼有些人會想把波裘帶走,所以奇托都會把牠帶到叢林深處的一個隱密地點,在那裡跟牠玩耍。他的第一任太太很不能諒解他的行為,無法接受他要跟一個「冷血動物」廝混。儘管奇托非常愛他的老婆,但他無法割捨波裘,波裘是萬中無一的,牠是上帝賜給奇托的珍貴禮物。

                                   

 

▼幸好奇托找到了第二任太太,他們有了一個女兒。第二任太太說她不會排斥波裘,奇托和波裘之間是另外一種愛的表現,波裘對她而言就像是她的兒子一樣。

                                   

                                                                                                                                                          

 

▼奇托常常在夜晚時溜出去跟波裘玩,隻要他拍擊水麵,波裘就會懂,而且遊玩回去之後他可以更安詳地入睡。他們兩個常在月光下遊泳,奇托把波裘翻來翻去,或是乘在牠的背上,他們就像是在跳一場最美麗的雙人舞。對於奇托而言,波裘就是神祇般的存在。

                                   

 

▼在當年波裘康復後,奇托曾經把牠放生回野外,但沒想隔天早上一起來,波裘已經又躺在他家的庭院了!奇托後來又試了好幾次,但波裘總是會回來找他。奇托認為跟牠相處的秘訣就是不要把自己當人,要把自己當作動物,這樣才能夠去理解波裘,而且不會傷害牠。

                                   

 

▼他的女兒就是跟這樣巨大的鱷魚一起長大,儘管父母親都反對,但她非常喜歡跟波裘玩。

                                   

                                                                                                                                                          

 

▼奇托說他一開始不知道跟波裘可以有多近的距離,但相處的期間波裘從來沒有試圖咬他。奇托對於波裘就像是對待朋友一樣尊重,波裘有時候會非常生氣,但這是牠的情緒。在經年累月的相處中,奇托已經學會從眼睛判斷波裘的心情,同樣的,波裘也會凝視奇托的眼睛。

                                   

 

▼當他們久沒相見時,會緊緊依偎,傳遞體溫。奇托甚至學會了說「鱷魚話」,他們完全能夠交流,並感受到心靈的連結。在水中他們配合彼此,不會強迫對方做不喜歡的動作,他們是兩名舞者。

                                   

 

▼在當地,奇托也會在觀光客麵前表演,但這並不像是馬戲團秀,他們之間的關係讓人感到非常舒服。這就像是夜晚跟波裘排練的雙人舞,如今在舞台上發光。

                                   

                                                                                                                                                          

 

▼採訪者完全對奇托和波裘的關係折服,他沒有見過鱷魚有這樣的行為。奇托告訴他因為波裘已經比較習慣他了,所以他可以近距離去接觸波裘,重點就是要友善,然後不要害怕,完全信任奇托,當他說停的時候不要轉身拔腿就跑。

                                   

 

▼這是一個令人緊張的時刻,奇托事前多次跟波裘溝通,在波裘幾次的拒絕後,採訪者決定要採用奇托說的方法:完全自在。他碰觸到了這隻快兩公尺的巨獸尾巴,但波裘很快就離開。奇托說牠不在狀況內,牠並沒有要咬人,隻是想要防衛。

                                   

 

▼採訪者再度體會到了奇托跟波裘多年的情誼,但當奇托過世時,波裘應該怎麼辦呢?他的女兒或許是照料牠的不二人選,她的生命都一直擁有波裘相伴,她愛牠。

                                   


















<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