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夏果果        


       

有句話,叫作在愛情里,誰先認真,誰先主動,誰就輸了。        


       

我卻不這麼看,因為當我經曆過你的時候,你告訴我一個道理,一段感情,如果你連認真都不敢,連主動都要猶豫,那麼你早就已經輸掉了它。        


       

許是因為做女子的天性,我的方向感尤其差勁,他第一次見我的時候,皺著眉頭說:“你真是個路癡。”        


       

正是大好年華,我精心描的妝,特意選的裳,為的隻是聽他口里說出一句“漂亮”,或者隻是他眼里的一絲欣賞。暗戀了多年,初次約會,怎能不小心翼翼?我特意買了昂貴的腕表,為的是不遲到,能從容地坐等他的到來,然後對他淡淡一笑,那該是淑女的迷人吧。        


       

那是一隻多麼漂亮的腕表啊,用了指南針的原理,我想,自己就是那根針,就那樣一直看著時間流過,等著他的到來。        


       

然而,我卻迷路了,他說的那個地方太大,我就隨便找了一處地方坐下,想著他應該還沒到,就一直靜坐。許久,他來了電,言辭間有不悅,我伸胳膊看了時間,紅色的針直直顯示他遲到了半個小時。        


       

他說,他已經到了,找不到我。        

我說自己早就到了,在等他,正準備說出自己具體位置時,他說,我過來找        

他吧,他在什麼什麼地方。        


       

我就一直找啊,至少電話了他有十多次,見到他時,他正優雅地背對著我在一處偏僻的地方抽煙,而這個地方實際上我竟然路過了五次以上。他不站在路邊,站在小角落里自己悠閑,卻來怪我路癡。        


       

我是有些委屈的,汗水早花了臉,淚水在眼里卻不敢落,怕了他黑著的臉。        

終究是自己愛著的人,受了委屈也是歡喜,我疲憊不堪,仍是陪著他轉完了他所喜歡的勝地。        


       

我給他看那昂貴的腕表,他隻輕輕一眼,便否定了我:“手表本來就是三根針的跑步,如果沒了針,就是時間在找你了。”        


       

我微笑:“你就是那根針,我願意找你。”        

他皺著眉:“你是個路癡,找你的話,你說不清楚地方,讓人會滿世界地浪費時間,讓你找更是煩惱,你根本找不到地方,讓人傻等浪費時間。”        


       

回家,我便卸了妝,換了裳,褪了表。他不喜歡的,我亦不能喜歡。半年,他便厭了,指著我的鼻尖吼:“你真的是個笨到極點的路癡,天天讓我等你,太累了。”        


       

我第一次無法控製自己爆發了:“那一次我不是提前一個小時到達地點了嘛,是你自己每次總是找一個偏僻的地方讓我四處找你,既然知道我是個路癡,為什麼不找個好找的地方讓我找呢?就算是一根針,它也知道把自己標成紅顏色的。可你呢,你寧可閑死也要讓我累死,也從來不會問我一句:‘你在哪里?’”        


       

我賴著他許我一個責任,他無奈。終是沒名沒分,就那樣拖著。我不是不舍,隻是不甘,拚了命地去愛一個人,為何落得如此下場?        


       

某個淩晨,我借著惺忪的眼看他著急地看我的腕表,聽他對電話那頭說:“乖,你站在那里別動,我過去找你。”        


       

一時間,淚如雨下,愛情也是兩個人的賽跑,如果選擇了讓一個人永遠在那里等,那麼必定是要有一個人在那里找,找的人一定是深愛的。        


       

原來,他一直是不愛的,他隻有愛了一個女子,才會著急地說:“別動,我去找你。”而不是淡定地說:“我在這里,你找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