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豐一死,正青春的慈禧耐不得寂寞,時常讓身邊的太監給自己找年輕身體強壯的小夥享用。宮中許多人都知道這個秘密,但是誰人都不敢說。哪知這般長久了,雖然有藥物保護,但總有意外中槍的時候,更何況慈禧老妖婆成天吃好的喝好的,身體好的不得了,正是嬰兒孕育的溫床,浪久了,不出問題都難。        

光緒八年,時年四十八歲的慈禧,突然渾身不適,懶散犯困,而且茶飯不思,噁心嘔吐,儘管禦膳房的禦廚們使出渾身的解數,變著花樣為太後備膳,卻總也吊不起這位老佛爺的食慾,好幾位禦廚為此挨了板子,急的都快要上吊自殺了。慈禧暗中掐指一段,突然靈光一閃,冷汗直流,心想:莫不是那日真中槍了?這可咋辦!        

宮中禦醫盡數都給慈禧瞧過,雖然個個都是心中有數,但都知此事一旦說出口,必遭殺身之禍,所以都以太後操勞過度,氣血不順為由搪塞,於此矇混過關。        

看到皇額娘久治不癒,光緒就頒下密詔,暗令各省舉薦名醫進宮為皇太後診治。雖然前來的名醫不在少數,但都不敢說出慈禧「病情」。正在光緒一愁莫的時候,直隸總督李鴻章舉薦無錫名醫薛福辰前來為慈禧太後診治。光緒立即下了一道聖旨,派欽差八百里加急送到無錫西漳寺,召薛福辰火速進京為皇太後診治。        

薛福辰見到聖旨,不敢抗旨不尊,便把家中大小事仔細安排了一番,即隨欽差日夜兼程地來到了京城。見薛福辰進了紫禁城,光緒十分重視,親自陪同薛福辰來到了長春宮,覲見慈禧太後,手脈一搭,薛福辰當即冷汗嘩嘩直流,雖然號了半個時辰,其實他早就看出慈溪懷孕,他隻是在那裡思考該怎麼說才好。

這薛福辰醫道高深,思維更是敏捷,此時,薛福辰心想,慈禧的丈夫鹹豐皇帝早已死了,怎能說她有喜呢,肯定是她亂搞,把肚子搞大了,說就死。於是,他斟酌再三,編了一套說辭:「太後為國操勞,心力交瘁,氣血阻滯,積於腹中,治宜行氣通絡,清瘀活血。氣血一旦通順,鳳體自然會康健無恙。」看看人著自保智慧,望而驚嘆啊。        

慈禧一聽,心想:小子,會做人,有前途。心里美滋滋的慈禧道:那你可有法子治癒?薛福辰道:臣祖傳秘方,一劑見效,保您安然無恙。慈禧道:那哀家身子可就託付薛神醫了。薛福辰一聽,立馬雙膝跪地:「啟稟皇上、太後,臣有個不情之請。薛家祖上曾傳下規矩,凡為王公大臣診病,一律隻配藥不留方。太後老佛爺當然例外,但藥方也隻能太後親覽。太後此病當用臣祖傳秘方,待臣回去親自配藥煎熬,六六三十六個時辰之後再親自奉上。」接著寫了一張紙條親自上前呈給慈禧太後。薛福辰一席話正好說到了慈禧的心坎上,再看所開「藥方」,更不由得暗自誇獎薛福辰的良苦用心,覺得他很會辦事。        

不等光緒皇帝開口,慈禧就發了話:「準奏!跪安吧!」薛福辰隨光緒退了出來,獨自回館驛為慈禧太後準備治病湯藥。慈禧太後立即吩咐心腹太監,按著紙條所述,如此這般好好準備。

經過一番「瀉淤」折騰之後,慈禧渾身上下雖是香汗淋淋,心裡卻彷彿是一塊石頭落了地,頓時覺得神清氣爽。於是,懿旨傳下:「太後瘀血已下,薛愛卿可以出宮了。」薛福辰這才鬆了一口氣。出了宮門,他也不敢再回寓所,就到驛站借了一匹快馬,一路飛馳,星夜趕回無錫老家。        

慈禧本來生性多疑,過了幾日,緩過神來,才開始擔心薛福辰會把自己的醜事給傳出去,讓天下人恥笑。薛福辰隻要還活在民間一天,就是一塊心病。為了徹底封住薛福辰的嘴,慈禧太後一咬牙,狠下心來,欲殺之以永絕後患。事不宜遲,慈禧太後立刻下密詔,派大內侍衛到無錫追殺薛福辰。        

薛福辰已然料到此番下場,就命家人大辦喪事,待侍衛來,隻帶他們於他墳頭。侍衛回去覆命,慈禧詭笑一番道:罷了罷了。從此再無薛福辰蹤跡,卻似人間蒸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