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老公騎摩托車到地鐵口來接我,我故意問:“師傅,到花園小區多少錢?”老公說:“不要錢,隻要親我一下就好了。”於是我親了他一下,上了他的車。旁邊一個“摩的”師傅傻了眼,好心地提醒我:“姑娘,不要上當啊!”        


       


       

結婚那天,我先到理發店做頭發,後來看到老公來了,故意對他說:“啊,你也來弄頭發啊?好久不見了哦。”老公也很配合的說:“是啊,今天我結婚。”我說:“哎呀,好巧啊,我也是今天結婚。”一旁的發型師驚訝的說:“你們倆認識啊!        


       


       

老公給我買了部手機,在回來的公交車上,我突發奇想的問他:“這讓你老婆知道了,你可要吃不了兜著走了吧?”誰知道老公接過我的話頭說:“誰叫你不做大房,非要做二房?”這時旁邊的人斜著眼看我們。我不甘示弱的說:“你不知道做小的受寵啊?        


       


       

某天,老公在前面走得很快,我在後面喊:“前面的大哥給我一塊零錢吧。我要坐車回家。”這一喊,旁邊的一位大叔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老公很有腔調地轉過身,掏出兩枚硬幣放在我手里,說了句:“爺賞的。”旁邊的大叔徹底蒙了,一直目送我上車。        


       

一天,我跟老公約好在公園門口碰頭,我到時,看見他已經在等我了,我故作意外的說:“咦,你老婆呢?出差了啊?剛好今天我老公也不在,走,今天晚上到我那里!”這時,旁邊一個老太太皺著眉死盯我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