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兩個人自己都不想要那張“老臉”,你再嘚吧嘚吧講什麼理性,也是枉然。                


       

小崔的憂慮,舟子如何能懂                


       

文 | 曾煒            


           

           

崔永元和方舟子的官司,源自兩人關於轉基因問題的爭議。不過很奇怪的是,如果仔細分析兩個人關於轉基因問題的基本看法,會發現,除開那些細節上的不同觀點外,兩人在轉基因問題上的基本看法,並非是“針鋒相對”或“水火不容”的。崔永元的基本看法是,轉基因是無害的這個結論,在科學界都還“存有爭議”;方舟子的看法是,轉基因已經得到大量權威科學機構的證明,也得到了實踐的證明,它是無害的、環保的。

崔永元說“存有爭議”,也就是有些科學家說轉基因有危險,有些科學家說轉基因沒有危險。方舟子說,已經得到“大量權威科學機構”或者“主流科學界”的證明,也就是說並非所有科學家都說轉基因沒危險,而轉基因作為一門技術和任何一門技術一樣存在風險,也是他承認的。他們兩個人都不是相關領域的專家,都沒有相關科學研究的經驗,關於轉基因的看法,都隻能是轉述或推廣其他科學家的結論。

那麼,他們之間的掐架到底源自哪里呢?缺乏一個良好的公共辯論的環境,以及兩個人不夠理性和寬容,當然與他們的掐架有關系。不過在我看來,這可能不是問題的核心之處。講再多公共辯論的技巧、素質要求,以及這對他們兩個人的辯論有多少好處,仍像是隔靴搔癢。兩個人都是聰明人,而且都是在公共舞台上活躍了多年的“老臉”。怎麼展開公共辯論,根本不需要別人教。如果兩個人自己都不想要那張“老臉”,你再嘚吧嘚吧講什麼理性,也是枉然。且看兩個人在這次法院的判決下來之後的態度:兩個人都表示要上訴,一個說“方是民是網絡流氓和騙子是客觀描述、證據充足”,一個說法院的判決是“和稀泥判決”。

兩個人關於轉基因的基本看法沒有本質上的對立,造成他們掐架的,不是他們得出的結論不同,而是兩人結論的“氣質和性質”不一樣。崔永元說轉基因“存有爭議”,是一個主持人或者平常的老百姓的常識憂慮。而方舟子說“轉基因是安全的”,是一個科普作家提供的結論,它具有可證偽性。本質而言,經驗科學的結論都不可能100%絕對準確,隻是依據概率大小作出的判斷,所以任何科學結論都存在爭議的可能性。可以說,“存有爭議”作為一個結論,是一個無法辯駁的結論。如果說那些專業研究人員也無法告訴你“轉基因是絕對安全的”,那無數無法掌握轉基因知識的人就更是隻能“存有爭議”了。

問題是,崔永元有沒有表達這種憂慮的權利呢?顯然是有的。這跟他是不是一個名人無關。“存有爭議”表達的其實就是一部分人、甚至相當大一部分人的憂慮。目前,公眾對轉基因還沒有那個接受能力,科學界內部也對其存在相當激烈的爭議。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以一個“獨裁者”的姿態說,你給我閉嘴,你沒資格表達憂慮,都是很讓人討厭的。如果真有心做轉基因知識的普及,就一定會發現,這種姿態反而會起到相反的效果。正確的做法,不是阻止人們表達憂慮,而是反複地提供調查數據,消除人們的憂慮。不過很可惜,作為科普作家,方舟子在一些無謂的事情上浪費了大量時間,他的急躁和傲慢引起相當多的人的反感,影響了科普的效果。當然反過來說,如果不引起這樣的爭議,不借助與崔永元的爭論,方舟子的科普又很可能沒多少人關注——這還真是一道科普的成本算術題。

說到底,崔、方之爭不僅是一個如何展開公共辯論的問題,而是這個大問題的一個“分支”,即科學普及該如何面對常識憂慮。崔永元和方舟子,因為一個公共科學議題,不惜相互貶損對方的人格和名譽,以至於最終鬧上了法庭。你可能會覺得可笑、無聊,甚至是咄咄怪事。但面對這件事的正確姿勢,其實並不用那麼悲觀和失望。實際上,曆史上因為科學議題的爭論,發生打官司、打嘴仗、筆戰的事情數不勝數,甚至殺頭的都有。相反,如果有人願意為一件本與個人私利沒有直接關聯的議題發表看法,也不是為了爭奪輿論地位,那你就應該感謝這些人為了公共議題“撕X”的勇氣。我甚至覺得,即使其間夾雜了點個人私利,也沒多大關系,爭議、吵鬧遠比死寂和沉默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