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我接到一張邀請函,打開一看,樂了:素顏派對。        

唯一的要求是,所有參加活動的來賓必須不化妝,除了防曬或者不帶粉質的隔離,不能使用任何彩妝。        

雖然我不是不化妝不出門星人,但是心底人類的小陰暗還是讓我猶豫:第一,萬一全場隻有我沒化妝,其他來賓都捯飭了“自然妝”那可有點吃虧;第二,有人漂了唇有人紋了眉,一下子就贏在起跑線上,即便“素顏”,大家的底子還是不一樣,無法達到絕對的公平;第三,這會不會是個玩笑,看看哪些傻孩子遵守紀律的那種。        

但是,我很好奇,小心髒撲騰撲騰地準備去,並且打算嚴格遵守遊戲規則——這種事,犯規就不好玩了,甚至,心里還有點小期盼,猜測那天會遇見哪些人,她們不化妝是什麼樣子。        

在準備的過程中,我很懊惱地發現,“素顏”與“化妝”都是一項系統工程,要求每個細節都與選擇的風格相匹配,比如素顏之後,再去穿恨天高和blingbling的衣服顯然不合適,既然“素”,就得“素”到底,搭配自然風格的棉或者麻類舒適放鬆的服裝,整個人情不自禁地“鬆”下來,沒有了往日風風火火來去匆匆的迅疾,雖然離開神器高跟鞋之後,我的個子立馬矮半截,但是身心舒展。        

而“化妝”則不同,化的不僅是眼睛眉毛,精細的妝面離不開得體有度的舉止,精心搭配的服飾,甚至連情緒都啟動了“正式”模式,並非刻意要端著裝著,隻是相由心生,心由相表,外表武裝到位,內心戲總得跟得上節奏,不自覺地希望展示比較美觀的那一面,即便有一點“假”或者“演”,但這種“假”和“演”又是必須為之的狀態。        

          

終於,派對的日子到了。        

現場很熱鬧,我睜大眼睛四處打量,仔細尋找那些平時的熟人:        

A是我一直仰視的高個子摩登女郎,有一雙讓我眼冒紅心的美腿,脫了高跟鞋,她素顏的樣子像個淘氣的小男孩,五官雖然不如平時完美得挑不出毛病,卻顯出一股天然的俏皮,再也不高冷了;        

B是大家公認的女強人,但是現在,我開始懷疑她所謂的“強”不過是平時把眉毛畫得有點兒近,妝面有點硬,以至於必須提著一口氣不鬆勁兒,防止整個人塌下來,要不然,眼前的她怎麼一副隨和好說話的樣子呢;        

C是很多人羨慕的著名主播,我隻見過她電視上的樣子,沒什麼表情,就算有,也和播報的新聞情緒同步,此時她安靜地坐著,認真地聽身邊朋友說話,一點都沒有職業病帶來的話癆。        

我正在探視別人,很久沒見的一個朋友笑嘻嘻走過來:“認識這麼久,都沒發現你嘴唇上居然有幾顆小痣。”我也自嘲:“是呀,平時覺得不夠好看,用遮蓋力很強的唇膏藏住了。”        

總之,我看見了一群和平時完全不同的人,他們絕大多數不再有通俗理解中的“光彩照人”,卻平靜愜意。        

我忍不住問活動策劃人小Q,怎麼想起來做一場這樣有趣的派對。        

小姑娘狡猾地擠擠眼睛,說結束的時候一定真相大起底。        

          

自然風的“素顏派對”10:30便健康收尾,小Q走上台,感謝每一位來賓的參與,她在例行公事的感謝語之後,稍作停頓,微笑著說:        

“在生活的舞台上很多完美閃亮的人,從某種意義上都是‘化過妝’的——或者被他們自己,或者被關注他們的人,優點被化好妝、打上光,缺點卻被有意或無意地遮蔽,於是,我們心里‘別人家的孩子’璀璨優秀閃瞎人眼。而真實的‘素顏’,會讓你發現完全不同的他們,有自己的瑕疵和苦惱,努力和頹廢,並非完人,那些花在無謂的羨慕上的力氣,其實可以用在自己身上,讓自己過得過得更加平和自如。        

有些時候,我們和他人的區別和距離,不過是因為她化了妝,你卻是素顏,希望大家看見真實的自己和他人,這也是舉辦派對的初衷。”        

每個人都為小Q鼓掌,也為當晚自己和別人的素顏鼓掌。        

          

有人問我25歲和35歲心理的變化,我想,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我不再輕易羨慕“化了妝的別人家的孩子”,不再對別人的生活過度關心,我的關注點更多回到自己身上,我在意自己舒適不舒適,遠遠超過好看不好看,帶來的良性結果就是,人舒服之後才會自如,自如之後自然好看,好看之後往往自信而待人友善,於是形成人際關系的優良循環。        

放下同別人的比較心之後,我發現,原先生活的很多苦惱,都來自沒有意義的羨慕和攀比。        

於是,我不再膜拜股市上一日掙千金的人,因為我喜歡看書遠超盯K線圖,所以得不到那個收益;不再豔羨身材比我瘦而且緊實的人,因為我在健身的單項上付不出那麼多時間,現在的樣貌已經是厚待;不再傾慕干得好又嫁得好的人,因為我沒有超級瑪麗的無敵精力,我隻搞得定自己面前的小攤子。        

我不再拿“化妝”的別人,去比“素顏”的自己,因為我不知道別人的“妝面”掩蓋了哪些背後的努力和不被外人了解的瑕疵,也不確定所有閃耀的人,都有傳說中那麼好。        

          

曾經有姑娘對我說特別欣賞郭晶晶式的“人生贏家”,可是,這個“人生贏家”7歲開始學跳水,十多年地獄式訓練,為了在空中翻騰動作美妙,要求一直保持雙眼張開,眼睛跳水時長期受到猛烈撞擊,導致右眼視網膜破裂,視力隻有常人的兩成。        

我相信絕大多數人羨慕的都是“化過妝”的嫁入豪門的冠軍,而不是“素顏的”視力極弱的拚命女郎,可兩者疊加,才是所謂“贏家”相對真實的狀態。        

豁達的姑娘,會把生活中無意義的參照物降到最少,不再輕易羨慕別人——羨慕本身,就是一種不太有價值的情緒,距離“嫉妒”很近,距離“改善”很遠,把人的腳摁在原地,心卻飄往蒼茫的遠方,徒增煩惱。        

甚至,你怎麼知道,自己和別人最大的差距和區別,不過在於她化了妝,而你卻是素顏呢?